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一诺千金?说近期大选也整年了!

国阵,如果你要人民越讨厌你,你就继续你那套自取灭亡的做法吧!
纳吉,如果你想大选,不断说近期会大选,竟然把话说了整整一年了。
请别再车大炮,什么一诺千金?
至少,说近期大选,讲了整年,叫违背承诺!
你说提前大选了一年,还没提前大选。快是如期大选了!!

国阵对于独立最大的讽刺

牌上写什么?在国家独立日,可悲的当政者害怕人民竟然竖立在这广场“不能有什么活动”的牌子!!

一个限制人民庆祝独立的当政者是什么样烂的当政者。无比可悲

(图片摘自网络)

独立需是每个人

如果个人思维不成熟,格局太狭隘;不独立。

国家是依附在每个人的进步,成就与经由懂得包容体恤才有一体感。

经由深邃微妙的人与人,和谐社会,赋予开明与前瞻,带着希望,国家两个字必然是欣欣向荣的!

如果没有公平,陷入只是个别与特定族群,摩擦必然存在,只有不分彼此能够公正公义捍卫普世基本道德,不存在偏见与过于私己,少了那些以权徇私的裙带,反对腐败。

我们需要一场完全干净的选举,不用向抗拒的的那一边,伤害群众必须倒台。

在独立55周年的国度里,我们许下不再容许伤害人民的暴政,不要那些粉饰天平的虚伪政权,我们要的就是无公害,司法得以伸张,行政力得以贯彻,不再有权倾霸道政客,大家把属于自身的权力重新拿回来,务实落实民主自由,还政于民!

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糗在巫统时,大事还是小事?(转载)

糗在巫统时,大事还是小事?你们猜一猜?(图片摘自网络)

明屈你,有人说就等于你说!

一个人被质疑是杀人犯,审判他的人问他在不在现场。

他说不在。

那人问如果有人打你,你不会不会怕?

那人说会。

审犯的再问,如果你害怕下会不会杀人?

那人说害怕下我会杀人。

 审犯的就这么一句,人是你杀的,因为你曾说过害怕下你会杀人。


哈哈哈!!今天说我们没有错,是经过谁谁谁证实的新闻,偏偏就不是被指发言的那个也叫没有错!水啊!如此的新闻实在下水!!

国阵教育部长在1960年的保证

国阵教育部长在1960年的保证

保证什么?保证跳票!(图片摘自网络)

(请记得魏家祥说只要找到证据,他会辞职!)

google翻译下闯祸?(转载)


2012年8月29日星期三

要马华输应鼓励马华继续反回教刑法

马华继续反回教刑法必须看,战场在什么地方。依据策略,原本吉打华社应该是他们主轴!可,国阵的腐败,必然抵消年轻一辈的动向,所以反回教刑法策略说穿的就是针对年长的华裔选票这一环。

民联如果知道 马华攻击的得票处;拆除一下,其实民联要在吉打捍卫政权是很可能的;至少马华在回教徒区得罪回教徒。 

现在这些马华的,惠民党的一些人甚至不懂得什么是回教,却死命批评;尤其在开斋期间没有避嫌,完全是错误的。

依据伊党得票趋向国阵越腐败,说真的回教党越有市场;对于吉打登嘉楼吉兰丹华社来说,选项不多,闹得越凶,说真的回教党越有利。这点,也多亏马华落力与全力,如果你们有出席伊党讲座,依据内同会很有趣。这类的演讲,就恰好针对马华策略来打,不只是马华对于整个国阵选战。

依据这点,我说 伊党是很聪明的。透过马华来动摇国阵,尤其是巫统的地盘。

不过,如果你是巫统领导人,你会很难做。这是为什么巫统到现在仍靠纳吉喷口水;一些人说纳吉对于华社有情意结,他们喜欢纳吉,但是不喜欢巫统;但是我说这不全对,这只针对可以透过马华洗脑害怕回教刑事法的一群年长者,马华的策略显然是针对过去拉伯时代,他们全胜的记录来设计选举策略菜单。

可是马华的策略团队却忘记筛选三大要素,一是拉伯形象牌奏效,且国内没有重大课题;二是老马下台,年长者泄了一口气;三才是回教党的回教刑法策略有效果。

我说, 要马华输应鼓励马华继续反回教刑法,甚至如果有人相信马华,三言两语问他,你满意现在的政府吗?接着理性的说一些时事与案例,鬼才信马华。这不是我说的,是老uncle说的他们还是马华党员呢!

很有趣的,伊党的火力还没全开,他们只针对巫统腐败来打,国阵问题来打!他们不是通俗政党,所以马华应该幸运的仍可以在伊党没推出个人开明牌,一系列来打!

如果真要开打,我也怕这些人由于过去各个曾经发表开明言论,会刺激巫统,把纳吉,慕尤丁还有他们各个种族极端主义的议员给比下去。尤其是伊党的阿布,简直就是没有种族主义思维的圣人。

很可惜的如果华裔肯出席他们的演讲,就明白马华所谓的回教刑法形象贴得不对,甚至依据回教必须很慈爱为基础,悔过为首要精神。也许,这不是集权的法律,反倒是比较因人因情况因整件事情来谈的惩罚。我个人是觉得太仁慈,反倒不如现有的马华人谈的苛刻,所以反对。

马华继续反回教刑法,对于雪州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格局变化不大,各党支持者趋向巩固,谈回教刑法反倒不是关键;华人一般倾向行动党,其他政党各取所需的基础盘,马华吵越凶可以说直接死得很惨。

比较有趣的是非基础盘的彭亨,柔佛;我把东马排除,因为《星洲》市场影响力说真不大,鄭丁贤是谁,没多少人认识。

彭亨正爆炸许多课题,但是恰好没有被马华关注,反倒听马华整天说回教刑法会更反感。不过,说开来,如果不提回教刑法,不能刺激伊党说需要,马华一提,伊党就说需要的例子。反的越多,需求的越大。

柔佛幸只有边佳兰课题,柔北反风很盛;柔南新山趋向保守。所以,我可以预估,马华最终剩下这些版面而已,但是他们却要冲击回教刑法课题。效果只可能赢得来害怕的票来不及补充流失的回教徒票。所以,我预估马华这次的可的国会议席,低于5个。

所以,如果还有人太担心马华继续提出反回教刑法,对于国阵有多有利益。我说安了吧!爱提,就多提,反正说在马华嘴巴,箭中在巫统身上。

只有没有问题的国阵,马华提出这才有效,我也怕 伊党太强,伊党太强的背后原因是巫统太烂。回教刑法越有价值,就因为国阵制造很多问题;要减少回教刑法的价值,首要就要国家当前没有贪污腐败裙带滥权舞弊纵容与效率不彰,只有少了这些,刑案自然少。

如果真换 伊党上去,问题获得解决,他们谈的是福利国,德政。没事情,谁谈刑法?就像没战争,谁谈军火价值?

 要马华输应鼓励马华继续反回教刑法,国阵这次比308更惨,全输在自己身上。

去虎头蜂巢怪放火不人道的反回教刑法逻辑

回教刑事法对于我,从来没有问题。只要不触法,如果那些抗议者还以为自己关心,麻烦了解一些什么是回教法律精神与审判的准绳。

一回教刑事不是既定会发生,二眼前有许多值得关注批评的,为什么某些特定团体会针对,正确说法是马华民政与一些特定政治失意分子针对,说这有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关注的课题,为什么?都是个人议程与某些政党立场的选择。三不支持的人自然有不支持的理由, 不支持的人反倒相信支持的人很多,如此下却不是讨论实际的时候。因为仍没发生,他们说的没有焦点也没说出问题所在。

还有麻烦不要把日趋回教化的说法与回教刑事法讨论混淆。因为这些认知是非常个体,背后是回教徒集体认同。

还有维系现有体系的开阔与活得更好,必须去腐败,反官僚体系,务实的做好每一件影响人民的事情,不要搞瞳孔症,放大一些。

看不到当政者的滥权腐败跋扈,看不到行政体系效率不彰,看不到国有资产分配的私相授受,看不懂政治局势为了维护既得利益苟延残喘;更不应该是维护恶行,立定恶例,修订恶法;你可以看见头上一个极为毒的虎头蜂巢下,不思考去除,却反倒在怪有人用火烧虎头蜂巢是不人道!!

去虎头蜂巢怪放火不人道的反回教刑法逻辑,无比可笑!

无数的历史,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当人需要想做点事情,反倒可能做错了!因为把权力交给不对的对象;可是问题的症结是有问题却用错手段。
因为腐败才需要宗教的慰藉!现在当政者不腐败,宗教主义根本没市场。
 
 

又一强奸未成年少女判守行

上次是所谓“有为”的球类国手;现在是什么理由?

问题出在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吗?

如果认知上可以宽容,强奸的定义下是重罪,绝对不可宽容啊!!

《面對伊斯蘭黨》李练(转载)

不想轉彎抹角,我個人相信伊斯蘭黨,的確希望落實伊斯蘭刑事法;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也是毋庸置疑的。

身為推崇以伊斯蘭精神治國的伊斯蘭黨,難道會主張採取英美基督法則嗎?

就譬如台灣民主黨能和國民黨互鬥,靠的就是《台獨》。又譬如中國共產黨當年能抗衡蔣介石,也是因為當時它以馬克思主義吸引部分國內追隨者。

有怎樣的支持者,有怎樣的市場需求,就有怎樣的供應鏈。伊斯黨在大馬日益強大,就是因為越來越多信徒,而這群信徒,很多是放棄了巫統。伊斯蘭黨整體的路線往後如何走,都是看它如何迎合自己的基本票源。

但是借用以上的兩個例子大概分析一下,陳水扁兩屆連任總統,台灣和大陸,依然還是保持現狀。而在另外一廂,中共和其強國人民早已和資本主義共舞多年,追尋真鈔;毛主席只是昨天的傳說,這個就是理想和現實的差距。

身為非穆斯林,我並不願意看到原本世俗國的大馬變色,這的確會帶來生活上的一些不便,但我也無法預知未來。

民主社會的法制理念,少數需要服從多數,多數也需要尊敬少數;我國穆斯林無疑是在總人口上佔多數,但是反對將大馬這片國土變成伊斯蘭國的,是否只有非穆斯林呢?

我關注的,並非伊斯蘭黨是不是要建立神權回教國,我關注的是,以科學/數據/和現實去考量,到底這種可能性,能不能成為事實?

說真的,身為普通老百姓,身為非穆斯林,我對伊斯蘭黨又愛又恨。一方面,希望借用它的能耐,制衡巫統,另一方面,也擔心它的治國方針。

在大馬,這個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的確時時刻刻充斥著許多錯綜複雜的敏感課題,而每一場的政治博奕,沒有人知道下一步將是什麼?可能讓你陷入深淵,也可能帶領你進入桃花源。

但是,政治不就是這樣的嗎?

我們的先賢不都是一步一步這樣走過來, 透過摸索,實驗,甚至乎出現少許錯誤,然後糾正,才逐漸規劃出清楚的鬥爭輪廓,出現越來越傾向文明和完美的局面

看看現有的華小、獨中、華文報刊、華人廟宇、華人風俗文化等的保留程度,更能清楚明白華人,從來不缺乏具體的智慧,兵來將擋,絕對不是問題。

這是一場持久戰,和你的人生一樣,從來,都不能有掉以輕心的一刻。

(照片取自網絡)

最後補充:身為非穆斯林,我沒有必要替伊斯蘭黨塗脂抹粉,當投它一票的時候,完全是出自政治考量,只想以它來制衡巫統。至於神權國的可能性存在乎,也不是大家作一些模擬推測就能證明的。總而言之,和做人的道理一樣,時常審時度勢,不做溫水裡的青蛙,保持一點危機感,才能看清楚局勢,才能維護自己的利益,就是這樣簡單。

真受不了,又造假!!

问心一句,谁喜欢自己公开被一次又一次的欺骗?知道大家不喜欢,为什么还是一次又一次造假?一次次的当我们是傻瓜?

就像一个人说爱你,但是他不爱你,接触你说爱你一定有目的。

就像一则则新闻原来是假的,写的新闻找谁相信?

不喜欢假的东西,因为非常明白一个浅白的道理,就是充不来!

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不出席炒鱿鱼?纳吉又逼官员出席集会





资料来源:
http://amenoworld.blogspot.com/2012/08/surat-kakitangan-dbkl-wajib-hadir-ke.html

隆市政厅认为纳吉会说你是被精挑细选的。

隆市政厅认为纳吉没必要告诉为什么你需要牺牲假期?

隆市政厅认为纳吉,你出席是你的荣耀,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除非您出席,否则您将被炒鱿鱼?


902劳勿绿色集会已获准

 902劳勿绿色集会已获准,请所有想出席,但是缺乏管道或想安排巴士或交通的朋友们,大家可以共车或结伴。如果你们有面子书,点击抗山埃保家园的网页成为他们一员,得到最即时的讯息,谢谢。
Ban Cyanide in Gold Mining 抗山埃保家園

谁说的?马华从来没有出卖华教?

图片摘自网络。

2012年8月27日星期一

谁敢支持的马华?

不怕明说,马华再无能,角色也只是帮巫统挡子弹!
如果马华不敢再帮巫统挡子弹,马华在政治角力下也没有价值,谈什么与巫统争取上阵的筹码?
不维护巫统,马华根本没有谈判筹码。
看来火攻巫统,马华就自然消失。
如果马华还敢敢维护巫统,全世界看着你,马华你无法脱逃!
维护巫统,马华死得更惨!
这样的政党,谁敢支持?

简单说,你支持马华等于替巫统背书。请问,你想巫统改变,可以支持马华吗?

董总不应气出在魏家祥个人身上

这边厢,彭亨董联会主席林锦志说,已修改的关丹独中批文应已交至教育部,至于批文修改的进展详情,媒体应询问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
那边厢,董总常务委员会首度取得一致议决,要求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须引咎辞职。
其实,如果依据魏家祥必须就“曾在2011年3月24日于国会下议院中表示,根据《1961年教育法令》第151条文阐明,华文独中的数目须维持现状,即只能达60所。事实上,该法令条文只有到第140条文,根本没有所谓的第151条文。这显示魏家祥在国会误导国会议员。”
还有,“魏家祥在“3·25华教救亡抗议大会”中谎称被打,然后改口说没有被打,企图推卸责任给媒体。”
我个人觉得董总常务委员会做法欠周详,时机与立场也很不对。
现在整个华文教育的问题立足点,根本不在魏家祥个人身上,谁也知道如此做,顶多只是平息众怒,还颇有个人恩怨在里头。
既然董总挑起了华文教育的重担,也必须是大是大非的。
这样的文告,就算魏家祥不是厚颜无耻之徒,罪责难逃,最终懂得引咎辞职,这还好!
如果现在变成个人不觉得是错误,反倒觉得个人被针对,魏家祥大可从一场个人在马华的力量,来一场颠覆道理的解释!
谁也知道针对代罪羔羊是没意思的,让代罪羔羊成自己是被针对,进而解释成个人问题从而有所有隐罪议程的可能性。
我个人觉得,大可不必。
重要的就是针对单一语言政策拟定与坚持这来打,要针对的就针对巫统,华文教育的不公对象也是巫统。
空把气出在马华,反而打出马华的发言权与捍卫立场。
这些已经没有声音与代表性的组织;身为华文教育的最高代表,有事情早该找教育部长或首相谈。
透过代理人,骂代理人,甚至撤换代理人,多余,浪费时间与精力。

讨厌的政治文字枪手

无论朝野,那些雇佣来搞政治针对的文字枪手都是要不得的。尤其是执政者,需要动用文字枪手说明了穷途末路!

如果一个执政者可以依据自己政治获得赋权来贯彻自己政治力量,跑出那位文字枪手来粉饰天平,这只证明他们所谓政治成绩是昙花一现,丝毫没有感动人的味道!需要夸大其词与透过文宣来强化印象。

这叫政治表现,不怎么得了!

如果执政的政党还说需要网络枪手大军,雇佣文字来对敌,这证明一件事情;就是该执政政党不讨喜,为什么不讨喜?甚至可以用毫无作为来形容。

既然出现如此的文字枪手,一些潜伏在主流媒体,一些撰稿人显然就是靠政治立场吃饭,更可以说散播谣言,抹黑对手,制造假象,编制谎言,甚至指鹿为马的文章充斥。

我们可以看见许多人写作,如果就事论事,无论是政治立场对立,但是却可以赢得对手的信心的,或许由于一些人碍于政治立场而想法被扭曲,这样要不得的行为说明了文字枪手的破坏力。

不过,既然是就事论事的文章,这类文章通常属于可以传世。所以,得到肯定;一些枪手的文章,不要说得到对手的肯定,甚至连没有政治立场的人都会反感。

就因为反感,所以这些文字枪手很反效果。既然是反效果,所以对手通常不会质疑他们存在的价值,反倒被对手所愚弄!

文字枪手类型有好几种,一是为当朝者讲话,但是却说不出鲜明的道理,反倒用许多小立场,经由他们写论说文方式,得以说服。这些一般存在报章,网络媒体,但是却有一个破绽,就是文章错漏百出或事实证明他们是错误后,他们非但不认错,反倒写别的议题。回避笔锋,非常不负责任。

二,创作型文字枪手,编制故事与假象,经由一些人的怂恿成为舆论,但是却一样被刺破后,再不折手段写别的。

三,断章取义的文字枪手,通常针对一些文章,自己扭曲了别人文章,然后把自己的话塞进别人口,结果一般上被驳斥的不成人样!

四,把他人编制 编制故事与假象当真,继续谴责鼓吹的流派,一般上已经被驳斥与证实虚假的东西,这些家伙仍继续说继续蒙蔽他人,除了事实不符外,他们与时事脱节。

五,只针对对手谩骂。

六, 伪装对手立场却自己的角色是挑拨离间,虚伪中立派。他们的破绽是拥有很多的对手朋友。

------------------------------------------

当然,我可以当他们是一份行业,不过由于太多似是而非的说法,以及他们习惯从来不求证与引证;所以谁是枪手,一目了然!

比较可怕的不是文字枪手,反倒是潜伏在对手里头的反间写手。这些人不过透过巧妙的时机让一些对于自己支持阵线有所不满,企图让对手引火自焚。

比较前六种,后者最可怕。

说话态度

说话除了要精确,也必须养成不要自欺,更不要欺人;否则,自己丢颜面。说话,必须掌握描述对象,也必须就事论事,否则似是而非的认知,是低层次的识别,说出来的只是混淆视线。写的多,只会讨人厌!

亚贵街的《追风少年》也被破坏(转载)

(林季:为什么要破坏艺术品?难道这些马来西亚人吃饱没事情做,转做丢脸的事情?)

《姐弟共骑脚车》壁画的污迹刚清洗完毕没有几天,今天又惊传另外一幅亚贵街的《追风少年》后面捉着恐龙的《小孩》的脸又遭人破坏了!丽香刚拍回来的照片证实了这个小孩的脸遭人破坏了...

这些破坏份子可恶极了!


转载自: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365152806899054&set=a.159607200786950.41865.159267704154233&type=1&ref=nf

2012年8月26日星期日

一时间,水荒水供指责消失了!

最近,曾经红极一时的雪隆地区即将闹水荒的传言,不但没有让国阵批判民联到笑!
我们想也没想到,一场暴风雨过后,所有地区都水满为患。无论是巴生,尤其是吉隆坡中南区还是河流水位高涨,大家希望的反是如何纾导过多的水。
一时间,没有领袖再搞雪水供课题了,各个变哑巴了!
如果有人质问我,这些水可以喝吗?
我会反问他,制造高到30%无效用水的雪水供,如此无能,不该换人了吗?

老蔡硬要华社接受的“与时并进”

“你们要与时并进”,老蔡就关丹独中课题,突然冒出如此的一句。
原来,老蔡的理解,接受他们提出的关丹独中方案,叫“与时并进”!
老蔡应该不懂什么是独中,什么是国中,更无法分辨独中与私立学校的差别。
单凭三点,没有采取独中既定教学方针,华文授课及参与统考,缺一都不是独中!
这不是“与时并进”的问题,现有的私立中学数目比独中还多,如果华社要的是私立中学,谁都知道不用劳动任何政党,私立中学申请就行。
马华因应巫统立场需要,把私立中学“与时并进”抛给华社;其实批文已经明文规定需要考政府考试,必须采取国民学校课程,必须国语教学外,之余,中文已经沦为单一选修,地位何其矮化,只是写明可以传授其他课程,并不包含另存在一体制,何来“双轨制”?
橙就是橙,无论如何造假;柑不是橙。
老蔡中文应该学得不好,搞不好也不懂得什么叫“与时并进”,移花接木的动作不是“与时并进”!

黄集初:第61所独中乎?——论关丹中华中学

摘录:

慕尤丁的“历史协议论”,使得马华公会被董总扣上“典当华教”的罪名。对马华公会来讲,不管有没有这份“协议”,就算有,马华公会也不能承认有这份协议, 不然大选一来,就要死得很难看。但马华公会不管怎样撇清,在叶邹二人死咬不放的情况下,都无法脫身。唯一之途,就是办出一所“独中”出来给大家看。

第61所独中乎?——论关丹中华中学
http://ccw5521.blogspot.com/2012/08/61.html?spref=fb
 
 
 

见不得光的新钞票(转载)

(林季:我没想到我国人民也像外国人那么爱做实验。记得有人说钞票不属于你的,是国家财产,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挨告的是印钞公司还是百姓?)
Only In Malaysia
Money melted under the sun (●′ω`●)

This is what happen if you put 1 ringgit in your car for 8 hours under the sun !!.........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432613270114126&set=a.282706401771481.62165.282693485106106&type=1&theater

2012年8月25日星期六

蔡细历比历届总会长更糟糕!

马华沦为今天如此无能与混乱。开始于李三春出任总会长职位,在巫统党争选边站支持东姑拉沙里,得罪老马!结果续位的梁维泮闹了一场梁陈党争!
整个马华出现的就是毫无一个平息内斗的体系,说穿了就是没有又下而上的选举机制。就因为没有由下而上的选举机制,所以马华已经无法撇开内斗。
但是从马华领导人素质身上,我们更察觉他们的素养特质不足。
说真的,现今的马华领导人蔡细历对于独立中学与董总的概念是模糊的,他们不理解华文教育的背景,甚至对于处理事情过于草率,拿不出诚意。
整个关丹独中课题,为什么会在蔡细历手中变成“热烫芋头”,大可在黄家定与翁诗杰身上找到原因。黄家定对于华文教育课题是非常小心的,小至细节从来没有概念不清楚的问题,他个人除了督导外也十分器重懂得处理华文教育复杂关系的韩春锦;翁诗杰本人非常重视华文教育,所以从来没有这方面的问题。
相对的魏家祥一派官腔,华文教育在马华处理下,可以说并不比李金狮对于恨铁不成钢的云时进时期。李金狮本人为了华文教育甚至被关也在所不辞!
这就是当年马华对于华文教育的气度与态度。
相对而言,现在的华文教育出现改变的契机,却出现现今的马华领导人蔡细历如此对于处理华文教育如此不济,忘记了马华的成就其实“成也华教,败也华教”!当年马华除了被痛批逃离政治,但却未曾牺牲时间华文教育。黄家定甚至还有余力关心新村。
蔡细历现今身为马华领导人,除了炮打行动党,其实政绩还真比历届总会长更糟糕!

杜振耀,你搞清楚什么是董总!

登嘉楼州行政议员杜振耀说,若再争议不休,董总受促自己开办一所“模范独中”,让各界参照。
这话充分显示杜振耀的无知!
杜振耀竟然不知道什么是董总,董总全名叫华文学校董事联合会,也就是所有华文学校包含国民型小学与所有的独中。董总是全国华文学校董事联合会的简称。
隶属华文学校的主权在各个学校的董事会,岂有董总没有“模范独中”的道理?
除非,杜振耀觉得现今60间独中没有一间是模范。
杜振耀要董总自己开办一所“模范独中”简直多此一举,不认识董总与知道什么是独中,才是身为国阵议员的可悲!

只有天使才会让人熟悉

陌生原来比熟悉可怕?就算你是天使,你善良的会被坏魔鬼欺负,他们说没有人认识你,就没有人肯定你。
这话不假;如果你是陌生人,别人对你,一就是冷漠,二就是视若无睹。
既然坏魔鬼可以因为你的出现,假设你具侵犯;说的很对,陌生令天使尴尬,因为人通常是无知的。
无知,让善良的人做善行,也可能被人指有意图,而且必须做到义无反顾与根本不理会这些坏魔鬼。
最终,陌生天使的善良毕竟可以让人熟悉你,信任你。
也只有这样根本不需要魔鬼。
天底下没有熟悉的魔鬼?只有魔鬼的恶行,人人对魔鬼的痛恨。面对魔鬼,只有唾弃与远离,靠近魔鬼,自己就是魔鬼!
只有天使才会让人熟悉。

马哈迪承认民联是“陌生天使”!

原来前首相马哈迪承认民联是“陌生天使”!
但是,我相信只有相信“魔鬼”的才觉得“熟悉的魔鬼比陌生的天使更好”
其实,他的逻辑恰好证明国阵无意改变现状。
但,马哈迪也无法确定“熟悉的魔鬼”给未来带来什么好?至少,没有人敢问。
--------------------
在野党上台不一定变更好
马哈迪重申“熟悉魔鬼”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7072
前首相马哈迪今日坚持“熟悉的魔鬼比陌生的天使更好”,并重申在野党取代国阵上台不一定能带来更好的生活。
他今日在本身的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上,受询及近期受到热论的“熟悉魔鬼”论时表示,“众人提问关于魔鬼,但我们是众人熟悉的魔鬼,而他们是大家陌生的天使”。
受询及他所指的“陌生天使”,马哈迪直接了当的回答说,“(就是)在野党啦!”
他提醒这些“天使”并非像他们外表看来的单纯,“天使有时候可以作很多错事”。

苹果大胜三星!美国专利战获判10.5亿美元赔偿(转载自腾讯网)

(腾讯网)加州圣何塞的美国联邦法院九人陪审团,与苹果站在同一阵线,在具有指标性的手机专利战场上,狠狠地捅了三星一刀。

陪审团裁定三星侵犯苹果专利权,裁决三星必须赔偿苹果高达10.5亿美金的罚款,但与苹果之前要求的27.5亿美金相差甚大。对于三星控告苹果的专利权部分,则没有发现苹果侵害三星的任何权利,因此三星索赔的4.21亿美元,一毛也拿不到。

更详尽新闻全文见:腾讯网



902绿色大集会新地点(转载)


在巫统前蔡细历说的都不是

蔡细历说他认定关丹独中是独中。

问题是关丹独中不是他说是就是,口气好大,果然空桶最大声!

对巫统呛声的过去,从来也不是蔡细历他认定是,就是。

回教国,回教刑事法,回教国的落后,还有许多马华在蔡细历面前摆明的高调,只是在中文媒体面前的两面话,在巫统前蔡细历说的多成“不是”的乱讲话。

大部分马华领袖认定的,从到巫统那边都不是这么一回事。本来,国阵里头他们自动就矮化。就算拉曼大学或拉曼学院,承认统考录取公务员资格等事件,通通都市“死鸡撑饭盖”,巫统人只要一出声,马华立场就是泄气皮球,甚至哑然!

如此下关键是教育部长吗?现在有人问慕尤丁关丹独中,是与所有现有独中办的一模一样的吗?

如果慕尤丁说是,我们也需要他清楚写华社要的模式批文。

在华社立场,不是巫统说了算;我们本来就不用托巫统大腿。要关丹独中是独中,批文清楚完整记录特质才算!

2012年8月24日星期五

當國陣施捨一粒華教政治糖果——李练(转载)

作者:李练

從關丹華裔申辦一所獨中而引起的連串後續爭議事件上,再度證明掌握國家大權,左右教育課題的依然是巫統,官僚和種族主義。

無論是在商的華總老大方天興,在政的馬華總舵主蔡細歷,或者在最靠近教育部長,卻遠如天涯什麼都不清楚的魏家祥,統統都是紙老虎,只能在自己族群中偶爾神氣一下,或者擺個姿態嚇唬人。

當然,我們也不能忘記痛失www15車牌的廖仲萊,史上最沒有實權的交通部長江作漢和什麼都要包,但獨漏勞勿山埃的黃燕燕;這幾位前線將領,都示範了那套被江湖吹捧為經典的參政模式——在朝好辦事,其實只是自圓其說,大家誤信葵花寶典N年,最後淪落到自宮也不能成功的局面。
⋯⋯

一直以來,許多國家政策的決定過程,他們都只是旁觀者。面對本身族群基本的教育要求,他們只能被動地,守候在一株又一株的大樹後面,等待巫統捎來少許的佳音,才迫不及待召開記者會領取功勞,證明自己的能耐。

大家都看厭了這樣的劇情。每屆大選前,國陣會施捨一粒華教政治糖果,然後再等下屆的大選前,華裔部長們頭頂烈陽,手扶著犁為那一間千呼萬喚的華小動土。到校舍成立之時,原該入學的小孩都成了中學生了。

政权轮替是必须的

政权就好比雇佣,在民主国家中没有轮替过,意味没有民主国。

在概念上,我们雇佣一个负责国家的司机,如果把国家当汽车,一些人把属于公共资产的汽车当个人资产,这是错误的。

如果你雇佣的国家管理人这司机,篡改汽车零件改装汽车,好比国营企业私营化或者利益输送,这已经大错特错了!

如果你家的司机,你要求的,他反倒不做,利用一大堆理由阻止你。这是叛逆!

如果你家的司机,把你家的车子,东碰西撞。种族主义的叫嚣就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你家的车子被他改装成危险的车子,然后一次过他把车子撞得毁不成形。

你还觉得汽车交给这样的人可靠吗?

当你的车子不依照你需要到目的地,反倒让司机为所欲为;这叫民主国家吗?

如果你家的汽车已经被这样的家伙搞到如此糟糕,你能不换司机吗?

你还相信他说他多年来车你有感情?你还相信他在违背你后的“一诺千金”?你还相信骗子,相信谎言?你还相信天地下有不换的道理,除非你是傻子。

什么都假的世界!!

要人民接受,身为政治领袖社团最高领导人拍胸膛,承诺与保证!

事情败露,还大言不惭的说:“林伯认为是就是,你要林伯解释,林伯为什么要解释?林伯要你们自己的社团最高领导人解释,因为解释不是林伯的事情!”

死因调查委会负责人:“警察没有尽力调查,所以我们 无法做最正确的判定”,但是国家领导人曾拍胸膛承诺一定水落石出,他们说什么,都是假!

匿名警官:警方为了绩效,竟然修改数据。

难怪治安如此差,治安却不断号称改善!骗肖耶!!

---------------------------------
 匿名警官指控罪案数据被操弄
民联促希山慕丁依德里斯解释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6940

正当我国罪案问题拉响社会警钟之际,政策倡议中心(CPI)昨日刊登一篇据称是匿名警官的来信,指控警方操弄国家关键绩效领域(NKRA)的罪案数据,以符合罪案削减20%的表现指标。

对此,民联表示,这是一项严重的指控,并要求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和负责表现管理与递送单位的首相署部长依德里斯嘉拉解释。

“这是一项严重的指控,因为这将让人质疑官方数据的可信度,进而质疑内政部、表现管理与递送单位和警方的公信力。”

这篇文告是由民联秘书处三名成员努鲁依莎(公正党)、哈达蓝里(伊斯兰党)和刘镇东(行动党)联名发出。

罪案转列“非指数”


Selangor police chief DCP Tun Hisan Tun Hamzah jewellery seized根据政策倡议中心,这封信是由一名自称拥有超过30年服务经验的警官所写的。

这名警官在信中就指控警队内部出现系统性的行动,通过将指数罪案(index crime)转列为非指数罪案(non-index crime),来降低罪案数据。

这名警官声称,这项操弄“是从报案阶段就开始,通过将案件归类为非指数罪案,警察报案系统就会将有关报案记录为‘非指数’,因此不会被记录为用来统计罪案数据的指数罪案”。

“通过降低指数罪案就会显示特定罪案正在下滑。”

冯正仁:警方没做好赵明福案的调查工作(转载)

赵明福皇委会主席冯正仁: 调查工作是警方要做的,但是他们没有彻底做好,我们因此在判决时很困难。

警方没有做好,没有调查清楚,为什么你还可以判决赵明福被自杀?为什么没有退回报告要求警方解释?为什么要急着结案?为什么。。。。为什么。。。。

2012年8月23日星期四

记得留意马华枪手最近在玩什么把戏!

独中批文一出,吵归吵,大家必须认清的就是我们继续要申办名符其实的独中,我们已经知道现在当政者,尤其就算是慕尤丁当首相,他们把华文教育当政治筹码。

 未来如果支持国阵,情况必然一样。

记得留意马华枪手最近在玩什么把戏!这是他们后续动作。 
 

还有一点必须提醒大家,就是马华的批斗对象既然是认定是董总。

为了了解马华,大家不妨积极看看下 马华枪手最近做了什么?

他们忘记这样乱批胡打下去,马华代表华社的形象尽毁,他们其实也在搞破坏华团与华团领袖的做法。只要大家在面子书上写个MCAxxx随便找那些属于马华圈子的,又没有遮盖他们涂鸦墙的家伙,就知道最近老蔡与这些马华所谓枪手在玩什么把戏!谢谢。

真的,假的与你知道的

战地记者新闻,原来是造假的!

关丹独中的批文证实,魏家祥口中的与吉隆坡独中一模一样是百分百假的。

现在假警可能强奸,抢劫,打人或勒索;真警察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样发生过强奸,抢劫,打人或勒索个案。

 现在的 媒体不好当,发布新闻要求证,问题是可靠的证据与证人分分钟变假。例如方天兴拍胸膛的保证,现在真谢谢与多亏是他的保证,否则办理独中后发现是“变种独中”,就不好。

可,一些人会与林放一样说这是你知道的。

真的,假的与你知道的,当然我还必须说有人是“以假乱真的”非常可恶!

嗯!被欺骗那么多次,就知道有欺诈;既然是保证或承诺,身为政府可以假?可以一句话,你知道的吗?

你知道有如此的法律条文,就知道者根本是假的,但是如果要变成真的,只要大家相信拍胸膛与保证的那位就足够了吗?

现在变成砸的是“政府”这招牌,不是国阵,国阵这些家伙可来可去,但政府言而无信,开了先例,就不只是林放说的你知道如此就是了!情况也不是董总出现问题,所以林放说他们一直知道有问题,的确如此。所以,他们不相信;也说服很多不相信,林放立场在报章一写一登。问题本来就不出在董总,而出在魏家祥说的 与吉隆坡独中一模一样与方天兴说的百分百没问题。

现在,发生问题,方天兴说只需要拟定细则。

我的天啊!在国中模式批文下拟定更多的细则是为将来的独中变质埋下伏笔,更是未来如果争取新独中必然牵扯在内,全因为一时错误的妥协,现在昔加末争办独中单位义正言辞的拒绝变种独中,大家应该给他们热烈的掌声!

反倒所谓知道的,原来就是如此,尤其一些看过的人,突然承认看过,却一言不发。表现何其狼狈 !!!

警员强奸法国少女被捕

(图片摘自网络)

拼治安下,这些被解释是特殊案例,个案,个案,害群马还真多耶!

如果有人说他们会在马来西亚强奸法国少女是特殊情况,像共和党众议员参选人一样,很惨!

2012年8月22日星期三

独中必须符合三大基本条件

(独中必须符合三大基本条件,马华与任何还想歪曲事实的人看清楚!!所有 就读过独中的学生都清楚知道这特质是必须的。)
倪可汉指出,一所独中必须符合三个基本的条件,即以董总规定的独中课程教学、教学媒介语以华语为主以及获准参加由董总举办的独中统考文凭。但是,教育部批文却没有一项符合以上的条件,那这所不是“变种独中、私营国中”是什么?

林放先生,教长对于1996年教育法律有豁免与特许。

一,独中存在前,1996年教育修订法律并未全盘纳入整个形态与体系;在法统上独中是承袭旧法案。

二,法理上,独中仍存在;独中形式仍存在。

以上两点,请林放先生搞清楚。
-------------------------

教育法令第17(1)条明文规定:除了新法令下所设立的国民型学校(华、印小学)和被部长所豁免的任何教育机构(学校等)以外,国语必须成为所有的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这就是说,所有的学校(包括独中)都必须以国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除非这些学校已获得部长豁免。

华文独中不属于国民型学校。依照第17条(1)的规定,独中就必须以国语为主要教学媒介,除非获得部长的豁免。到目前为止,独中并没正式获得部长的豁免。
-------------------
看清楚,教育部长是可以豁免的。别自我矮化,既然是新独中,与完整的《1996年教育法令》,独中可继续产生与存在。

除此,例如当初为什么马华国会议员答应昔加末办独中,虽然最终不成事,但形式已经存在;还有宽中古来分校。独中是可以继续产生与存在的。

没有所谓的国语必须成为所有的教育机构的主要教学媒介,因为有所谓的教长豁免与特许。

这点也麻烦林放先生讲话前,想一想。

写在公文,谁说只属于承认的字眼?鬼话连篇


一个连统考也不敢写在批文的国阵教育部,说什么承认统考,个屁!说什么肯定独中的贡献,番鬼话!什么写在批文,就是承认统考,更是鬼话中的鬼话!

方成,你别办教育了!你说错了!你袒护了!你们错误以为错误的想法是对的了!

我简单说,许多政府公文,里头涉及不属于官方承认的字眼的组织全写在政府的公文的,难道政府承认他们?难道当年bersih2.0也写在所有政府公文,难道bersih2.0被指不承认前,已经承认,什么鬼话中的鬼话连篇啦!你们这些身在华教的人士,麻烦醒醒吧!悲哀。。。


方成校长,如果你说你理解,你又期待上诉的批文批成怎样?继续整篇写是符合国民中学,继续写明是国文教学?继续让不合理的部分,让华社承认“民办国中”?

不行的!独中字眼,统考与任何属于即将申办的形态,不是罪犯,是教育,不是理解,是要求,不是个人问题,是华教大事!后续的新独立中学的开端。

又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情,为什么闪闪缩缩?

i voted nobody but 妖 !

老马认为活在地狱比天堂妙?

老马以一句“熟悉的魔鬼比陌生的天使更好”,呼吁民众不要拿政府做实验,轻率选择民联上台执政。

如果身边全是 熟悉的魔鬼,一个天使都靠近不了你,你可以想象情况有多坏,而且是越来越坏!

如此的地狱,你期许有一个天使,即使改变是痛苦的,但是终究活着是有希望的,怎会颠倒是非听信这样的描述?

靠近天堂近一步,这是上帝给人民最大的考验,陌生的天使始终是天使,魔鬼想靠近你,都是企图,你让他靠近将是万伏深渊。

最终,“熟悉的魔鬼比陌生的天使更好”也坦然道出他们已经山穷水尽,黎明不远了!

2012年8月21日星期二

关丹新学校的批文下不利的部分

关丹新学校的批文下不利的部分:
(1)没写明采取双轨制,只是注明可以采取其他教学体系。
(2)考统考是不是受到《1996年教育法令》条文限制,没有交代!
(3)列明KBSM/KSSM的教学媒介语是国语。
(4)只是已经先证明新学校是有名有实的国民中学形态。
(5)没有列明“独中”(Persendirian)字眼。
(6)限制举办任何考试,事先获得考试总监的书面批准。
(7)未经内政部的同意下,不能录取外国学生。
(8)违反1996年教育法令第87(1)(a)至(f)条文,该部将收回该校的注册准证。

批文一出,证明魏家祥与方天兴车大炮!这根本就是国中,毫无根据说是独立中学,只是私立国民中学体系的学校。根本与原本隆中华是有明显出入,是新学校,内容也不一样!明显有许多限制。董事会并没有自主权!

林放:公开关丹中华批文细细看 (转载)

林放:公开关丹中华批文细细看
http://www.limfang.com/2012/08/blog-post_21.html

彭亨劳勿居民求您出席与支持9月2日劳勿绿色集会

为我们下一代, 争取一个【无毒空间】~!!

反山埃委员会顾问陈慧君展望这场集会,将会获得至少2万人参与。

日期:2012年9月2日(星期日)
时间:下午 2pm
地点:Dataran Raub, Pahang (彭亨劳勿大草场)

以下的朋友 ~ 咱们必需《心手相連》, 只因《毒离你不远》~!
【Bentong 文冬】【Mentekab文德甲】【Temerloh淡马鲁】【Benta文打】【Jerantut而连突】【Kula Lipis立卑】【K.Kubu Baharu新古毛】
【Hulu Yam乌鲁音 】【Tanjong Malim丹绒马林】

02/09/2012 [902] Himpunan Hijau Raub
Free bus service Kuantan > Raub provided.
Please register your Name & IC via SMS 016-9432232 ( Connie Chong)
02/09/2012劳勿绿色盛会 - 免费巴士服务往来关丹 > 劳勿。請短讯姓名和身份证号码致016-9432232 (Connie Chong)
彭亨劳勿居民求您出席与支持劳勿绿色集会。

Cyanide Mining - 追踪档案 -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 2

黄燕燕不敢答允前往武吉公满

黄燕燕不懂碳提炼法下逐客令

828爱国印记:一人一手印,同心抗山埃!

我还想活下去Official MV

《抗山埃保家园》抗争史(Part 4)

《抗山埃保家园》抗争史(Part 3)

《抗山埃保家园》抗争史(Part 2)

《抗山埃保家园》抗争史(Part 1)

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

“叫tolong”阵线

一些政治人物很能干,不用宣传,也大把人帮他出CD,宣传他很能“叫床”!我就不知道,有没有人被他高调干到beh tahan,也“叫tolong”!
一些政治人物很窝囊,去到那里演讲都是“叫tolong”!过去一声叫不够!现在是“多隆多隆”(tolong-tolong),然后说你tolong(帮助)他不继续吃“零蛋”,全军覆没。
他说:“不用两个,一个也好!”,好像民主选举的票是被施舍的,肆无忌惮的厚颜无耻!
记得不久以前,甚至贵为国际知名政客的那一位,也是西北“颂”,还发明了政治术语:“saya tolong awak ,awak tolong saya”很奇怪的警察叔叔这样说,人家是yam kopi,也被反贪委会捉的。可是,大尾的可能很power,讲了什么事情也没有。
现在他们喜欢“叫tolong”,我们干脆叫他“叫tolong”政党,他们如果是阵线,我们叫他们“叫tolong”阵线。
外国有眼泪挤票,跪地求票,这些通通是人民不要的政党。现在担心全军覆没,继续吃“零蛋”,“叫tolong”!
这样的政客是没有骨的,吃了你也不吐骨。

老泪纵横:边加兰石化公害系列之5

2012年8月19日星期日

为什么马华代表爱拍马屁?

老实说,老翁老黄时代,马华中央代表甚至州大会,比较少见到如此的场面。甚至媒体也没有如此的新闻!

今天,连拍马屁也成为新闻头条。

但是,连贯抨击民联会得到千呼百唤的效果,果然老蔡非同小可,简直就是丁千秋再世,有如斯的领袖,就有如此的赞美。

还记得老蔡当总会长时候说了一句话,党员对于马华赞美太少,还有一句应该不是老蔡说的是某高层她说:领袖党员爱党爱在心里口难开。

爱老蔡心里,口要开!

加上老蔡最终爱高调,可以“揽膝,揽拥”,现在原来与首相那招大队文化前呼后应。

 为什么马华代表爱拍马屁?因为最高领导爱听啊!

如果要领袖飘飘然,这媒体人真不识趣,区会代表们如果不随着马华总会长去,哪里有前呼后唤被拥戴的感觉。

老翁老黄做不到,老蔡做得到!哈哈哈。。如斯领袖号称代表华社数百万人,呈现的却不是华人优良传统文化,次文化却淋淋尽致。

马华!boleh!

---------------------------
 ps:
很多人对于代表离场,很不谅解。但是,这是权术,这话怎讲?

如果大会是自己无论党内或党外对手主持,你会发现一种文化叫做“离场”。

为什么离场?这是对于一些喜欢搞个人魅力的政客博弈的手段。

他是不是如此喜欢搞个人魅力的领袖,例如他特别喜欢大会进行到一半去喝茶。

结果什么中央代表大会,州联委会或州代表大会全是假的。他去到哪里,会就开到哪里。

这些移动的中央代表投主子所好,只要场内场面难堪,就显现他的威信。

如果场内留下的是州主席,等于向他下马威!

所以,现场留下的最高领袖这人就不好办,未来也不敢野心造反。反而许多领袖不得不跟随。

(凶残歹徒)perompak ganas, bahaya, murder

马来西亚: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

2012年8月18日星期六

通过114A,在场者责无旁贷

114A最大的破绽是如何断定谁是被告,谁是受害者?盖。这放在身份没有倒错的世界可以。可是出现在一共享资源,二身份盗用,三资讯散播前,无从取证。四,转载者不一定就代表是错误所在等许多问题与处理不全。
作为证据法,当时辩论情况是如何?通过内容又是如何,这些全必须由当晚出席的人负责。所以,我不能说之前的法案是如何而是这法律是临时草拟的还是经由多次讨论的?差异很大。
没有仔细听所有会议进程的人,说实在是不知道。
其实,无法让整套法律完整且毫无冲突,草率的通过,责任归咎于通过者。
依据政治判断,立定不符合法律精神的人,自然就失去立法的资格与诚信。
这些人全应该被质疑,而不只是把错推给没有人质疑反对,立法的资格与诚信是所有立法者应该拥有,不是在野党而已,包含执政一方的议员的思维能力与涵养。

华社与第三类接触

不要说我酸你,恭喜华社!贺喜华社!
在国阵与马华努力下,不关你愿意不愿意,也无关他们是不是强奸民意,华社成功与第三类接触。
华社要独中,他们给独中(私立中学),独中(私立中学)需要华社出钱,这次国阵与马华让你一次出个够!
当然你可以不当它是原本的独中,但是他绝对不是国中,马华党要说如果这些华教人士叫它独中(私立中学)是对的,叫他国中是错的。
国阵与马华深知华社爱教育,也知道华社会出钱;现在,华教人士不叫它独中;政府也不当它是国中。
它是第三类,叫采纳政府所有公共考试甚至制度教学内容的“私立国中”。
这一次,政府做了很大的突破,马华逃离政治,国阵政府也逃离政府,尤其是逃离付款。
这次“私立国中”建校,华社是无名有实的政府,实实在在的华社当了政府,国阵在这件事情上有名无实,当了浑球!

一一死A一样不能证明消息真假!

一一死A是真的让我们大大方方的把一些消息转啊转,如果他们说我们无法证明是如此;他们何不是一样不能证明不是,就因为他们不能证明不是,所以就给你们一一死,A都不敢A。。。

要反制如此的一一死A,就什么消息一看到就万万声的传播出去,还玩Tag,分享!几百万相信的不是事实,难道那些否认却不能证明不是的是事实?

保龄球手奸童判免囚,糗事传千里(转载)

(林季:一句需要符合公众利益,竟然可以让罪犯“前途光明”?)
MALAYSIA BOLEH!!!马来西亚的不公司法丑闻再次被外国的报
纸公开报道!

“我国保龄球代表Noor Afizal Azizan,当年他18岁,女方13岁,他们发生了性
关系。今天,他自由了,今年 21 岁的他,法庭判只要交出 RM25,000 的罚款 和维持 5 年的良好行为,案子关闭,理由是他是一个国家代表,富有前途的青年 !”

这是一份你们在马来西亚包买不到,看不到的报道!
一份来自美国纽约的香港《明报》报道,快快share出
去!!!
把真相公布全马!!!

【明報專訊】:

《大馬保齡球手姦童免囚 法院:前途光明 判囚「不符公眾利益」》

大馬一名國家隊級保齡球手因強姦13歲女童而被高等法院
判囚5年,但上訴法院上周推翻裁決,准許他以2.5萬馬幣(6.2萬港元)簽保及守行為5年,毋須監禁,理由是他「前途光明」,判監「不符公眾利益」。有關裁決在大馬引起公憤,全國6個婦權組織組成的平權行動組(JAG),呼籲司法部解釋裁決理據,網民亦在twitter調侃,質疑「前途光明」的罪犯,就可光明正大強姦。

2012年8月17日星期五

改变的临界-国庆前的思考批判

一个完善的体系,必然允许被印证与考核;如果一个不能被质疑的体系,如何号称是完善的体系?

在集权体系,挑战霸权,这叫勇气可嘉。

在民主制度国家,出现不容许批判,甚至政权不可以替代的论调,这无疑是体系的不完善。没有轮替,国家不算民主,政权不能被取代,这不是民主国家!

荒谬的论调,不仅这。

如此的不可替代的政权,有它疏漏的地方,更有不可原谅的错误,警察滥权,政治腐败,裙带风四起,领袖孩子成巨富,执法机构被从政者错用,利用法律对付政治对手,政治领袖财富来历不明等,加上接纳毒荼人民健康的产业。

在人民健康受到威胁,他们说你们无法证明这些污染的来源!

当他们担忧被批判,他们草拟法律,美其名是要言论者负责任,问题是如果冒犯他们,所有的指责必须提出证据;否则,你们反到必须接受审判,甚至必须证明你们无罪!

如斯天方夜谭,他们说错误只需要被原谅,无须被替换!

这是非常要不得的。

他们甚至连认错的精神或态度也没有,没有承认错误就无法纠正问题,没有纠正问题,何来错误值得被原谅?

这样的论调出自一两个政客口中,我们或许可以用特殊例子或这些人不正常;而且必须经由政治道德处理发表如此说法的人,但是他们连党魁言论也少思考,做事毫无认真负责与全盘考量。

写在宪法里头,母语教育是必须被接受与尊重。但是要维持母语教育变成该族群的责任,甚至你的权力被执意与剥夺的。

政府繁文缛节,不改。

当权者种族主义,不变!

一切政治行为依靠媒体聚焦,然后说做事,结果不了了之的下场!

他们的政治作为,只是税收制度,巩固他们在政商的利益,甚至把属于开放经济的商业行为变成垄断的个人事业。权力大得真空,这真空指的是目空一切。

我们需要得到奥运铜牌,努力的创造奇迹!

如果不是夺奖你没资格讲,被告知设备原来是不足,然后训练场地竟然不符合项目改变而改变。如果不是获得奖牌,我们不知道跳水项,我们的双人跳竟然用不符合规格的跳水台。
原来,我们体育事业如此差,或许没有拨款,更或许拨款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

没有人知道,因为根本没有人监督。负责派发钱的政府,没有代替我们监督,否则一切都透明化。

如果不透明,是无能的政府,这句话是蔡细历说的,正因为他说,我们察觉他们当政者多差劲!

每年国家稽查报告出现弊端,他们只一句买贵了。没人需要针对如此的弊端负责,反贪会也当没看到!

我们警方告诉我们,警力不足,例如一个警局有十人只有40%警力负责巡逻。为什么?一人负责文书,一人负责政治部,一人负责刑事调查,两人负责行政工作,一人负责编排工作。
如果你抱怨警察办事不力,身为警察州首长也敢敢说治安比美国好,但是事实上你在美国大部分治安非常好,从来不用担心攫夺犯。

我们活在一个媒体评议失灵的时代,我们看见媒体出现吹捧文化,一大堆似是而非的论调,一些文字强手在粉饰天平,另一些蹂躏民意。他们取巧的断章取义,武断的套入个人观点,他们甚至不敢正视问题,被追问问题,别说他,甚至高居部长的人也大胆说自己很努力了,只是它无能为力!

这是什么世界?这是多荒谬的世界!这是什么道理,霸占政权,不做事,就因为不做事情,仍可以当权!就因为你们需要改变,而忘记改变。

五十多年了!你们如果再不理解,不抗议,不批判,不努力改变,不闻不问。我可以告诉你们,是你们的态度造成“如此!如此!如此!”

好烂的政权,好无能的当政者,好恶劣的环境,好多已经不能不再不改变的险谷,人民已经到自决果断的临界。

只有回头冲,没有退路的整个国家需要彻底改变!

在国庆前,我真苦,真痛,真醒着被真实拷打。但,我仍宁活得认真。

The way to Raub 劳勿路线

政治侩子手

 从政不是保护你祖宗十八代,不是给你荣华富贵,更不是让你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不从政治缺失醒过来,不从公害残害人民角度看;这些政治作为就是
侩子手!

国阵表现红绿灯(转载)

在国阵执政下,领袖就出现“特异功能”叫左手穿右手!

交通灯也叫有装就好,使用不到或看到红灯就好噢!

2012年8月16日星期四

The Wiper Women(Only In Malaysia)

趴车姐的故事(转载)

【趴车姐罔顾自己生命安危】

(吉隆坡15日訊)一場小車禍引發爭端,一名中國籍婦女聲稱車子被一名本地女司機的車子踫撞,擔心對方撞後逃,
居然如女特技人般趴在對方車子引擎蓋上,無論如何都不肯下來,女司機拿她沒辦法,唯有將中國女子載到警局解決問題。

這起事件於今年7月27日發生在蕉賴地區,女司機在車內全程拍下衣著時髦的中國女子趴在引擎蓋上、抱住手提袋、
手機和緊抓掃水器被載到警局的模樣,8月12日放上youtube,至今視頻有近4萬人瀏覽和許多人留言評論。

一名妇女申诉,一位中国籍妇女在吉隆坡开车时,与其车子发生碰撞,但後者不愿赔偿,又担心她逃跑,竟然如女特技
人般硬趴在她的车盖上,还紧抓车子的雨刷,众目睽睽下让车子载到警局报案。

这起事件於今年7月27日发生在蕉赖地区,女司机在车内全程拍下衣着时髦的中国女子趴在引擎盖上丶抱住手提袋丶
手机和紧抓扫水器被载到警局的模样。并在周日(12日)以183clover的名字,把长约3分钟42秒丶主题为《雨刷妇女(The Wiper Women)》的短片上载到YouTube,短短数天已吸引近5万人观赏。许多网友在观看後,都对妇女抓着雨刷“赖死不走"的画面捧腹大笑。

据了解,这起车祸孰对孰错一时尚难以厘清,双方各执一词,皆认为是对方的错。不过最令人意料不到的是,该名中国
籍妇女担心女司机逃跑,居然跳上对方轿车引擎盖上不肯下来。不管路人如何劝告,她还是不愿下车,继续紧抓扫水器

这名头戴帽子丶架上太阳眼镜的长发中国妇女,不断要路过的人士替她报警。她用英语向一名印裔男子大喊求助:“S
he bang me!she bang me!she want to go away!help me to call police!"(她撞我!她撞我!她要离开!帮我召警察!)

该名印裔男子遂询问女司机发生何事,女司机反声称是中国女子的车撞她的车,因此印裔男子便建议中国女子抄下女司
机的车牌号码,然后到警局报案,但中国女子仍然不愿下车,继续趴在车盖上。

在无法可施之下,女司机决定把该名趴在车盖上的中国女子“载”到附近的警局解决问题。临开车前,她还不忘提醒对
方“走!我载你去警察局,不要掉下来!”,并向车内另一个人苦笑说:“笑死人了!”

女司机也在Youtube写下心声,形容对方非常可笑,并希望蕉赖的驾驶人士不会遇上这个人。

她表示,在大马如果发生车祸,一般上都是私底下解决或报案,但遇上固执的中国妇女,令她哭笑不得。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511636462183698

当蔡细历说,欠缺透明度政府无能!

蔡细历说,雪州民主行动党行政议员也没有针对打南课题作出正式回应,只是发文告反驳。
他表示,这显示雪州政府没有公信力及欠缺透明度,是属于无能州政府。
留意他用的形容词,“没有公信力及欠缺透明度,是属于无能政府。”
相对于国阵,雪大臣已经答应公布所有的文件。
当国阵被质疑的时候,施政有透明度?
蔡细历敢如此针对民联,应该有勇气针对国阵才是。
我记得林良实抱怨自贸区弊端,所有问题源自欠缺透明度,所以他必须申请许多文件接冻才能叙述事情来龙去脉。
依据,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说法。他算直接承认没有公信力及欠缺透明度的国阵无能!
当蔡细历说,欠缺透明度政府无能!国阵是无能政府的代表作。

总检察长的蠢话

“如果你要探讨或修改法令,我们必须从2008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或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开始。这两条法令影响更多人。”
 


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中鸟话中的鸟话,他说:“那些投诉114A条文
的人士,声称它打压人权与言论自由,但是这两点是否超越其他权利或法律呢?”

问题是他没有觉察贪污与贩毒是罪行,证据法是罪行吗?现在已经假定上网出现犯罪行为,但是没有关联情况的人如何断定自己没罪,就好比自己店是开放wifi,难道自己同时间不可能上网?别人也同样可在上网。你如何仔细的断定自己的嫌疑程度?

现在指出的是证据法律的思考有没有漏洞或被利用的关键所在,与 错误诠释断章取义毫无关联,反倒形成文字狱。

他如此说,意思就是打压人权与言论自由是委屈在里头
也没有问题的吗?蠢话。

----------------------------------
 辩称遭错误诠释断章取义
内阁会议没检讨114A条

根据《马来邮报》报道,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昨日已表示,虽然受到巨大的反对压力,但是总检察署不会检讨114A条文。

“总检察署不会考虑修改有关条文,我们不认为有此需要。因此,为何我们需要去探讨是否需要修改呢?”

他说,我国还有其他更重要的法令需要检讨。

“如果你要探讨或修改法令,我们必须从2008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或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开始。这两条法令影响更多人。”

“那些投诉114A条文的人士,声称它打压人权与言论自由,但是这两点是否超越其他权利或法律呢?”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6458

大众书局,东方哲学比西方圆?

大众书局竟然沦落到一本社会学理论的书或一本依据西方哲学相关写的中文书籍都没有!什么东西该卖,什么东西不能卖,还是不敢卖,原来很多遐想咧!至少天下出版社很多社会类的书籍,可以过滤到如此干净!

问工作人员,他问我要找的书名;然后我发现比较有深度的书籍全部像发霉的面包丢得一干二净。

大众书局应该会告诉我,现在已经没有人看的;因此我也快飞上天上了!

活出自己

一个要别人完全理解你的一个你,从来不是自己;一个要别人认同你的一个你,从来你就是要别人活出的是你;一个觉得一个陌生人误解你也需要闷闷不乐的你,多了一些傻气,偏执,却少了很多快活。

思考习惯

沉溺思考久了容易僵化,一些脑筋转得特别快的人,总爱在为别人怎么想而自己想该烦什么,如此快人一步去讨人欢心;结果呢?做人很世道,却不太厚道了!

看了一老朋友应该叫他学长如此写“学老子却学得不像”,好像过得太在意太久后反倒忘记洒脱!

学老子的人永远是笨蛋,稍微有些慧根的人都知道,学人是学不来的,为什么需要再找一些高深莫测的人来仿效?

不能活学活用。就像在策略学上谈逻辑,手段再高,也是笨蛋想的;给人看穿是策略,还是策略?哈。。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我不管!我也要找蔡细历辩论!”

看到都几好笑一下,如果他可以,天下的人都可以挑战大臣,喜欢三天一大辩,五天一小辩。

如果蔡志勇觉得他辩论对象不应该是行动党,他以为他是谁?

就像蔡细历以前说欧阳捍华,你以为你是谁一样,当时的欧阳捍华还是雪州行动党主席,但是什么也不是,色情光碟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老蔡竟然问欧阳捍华,你是哪位?竟然需要向你交代。老蔡当时不是马华总会长,只不过是一个与现在林祥才一样,只不过多了一个马华副总会长职位的柔佛马华联委会主席。

说实在的,当时的老蔡很看不起行动党。他在三零八前万般也没想到 欧阳捍华最终与他一般高大,依据老蔡的官职,最后十年之前最高也不过是州行政议员。位子,只是一个州部长大小,后来当了卫生部长,政治生命就像所有马华卫生部长一样,走到终点!

小蔡不一样,现在还是副部长;如果不是依靠父亲的庇佑在父亲的胜算高的拉美士上阵,早就祭旗了!现在,问题打南问题一样,不在总个账目上看,只瞎子摸象,不断的说有问题,等到其他人把话说清楚,小蔡就打了跑,不敢回头看自己惨不忍睹的“质疑”。最终,变成指责数据大缩水,要不就是言有不实的被人拆穿,搞到一个曾经是大公司的总财务长,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如果是事实,找谁辩论还是找人咨询是两回事;你要的是数据证明,事实根据的寻根究底, 打南公司是仍存在的公司,问责制度是要你揪出问题,然后找出弊端在什么地方,至少是一个政治行为。

你蔡志勇搞什么名堂,叫什么“辩论”?而且还说找行动党这些议员没有代表性,必须找雪州大臣?你有没有错位,脑袋不够灵光?你要求知道真相,这动机是国会议员的职责,我给你掌声!但是你却糊涂到说“我不要和拥有第三手消息的行动党党员辩论,所以我要与雪州大臣辩论达南交易。”

天底下,那门的交易可以用辩论两个字来进行,如果你真面对生意人,麻烦你用实际的案例解释一下?

否则,有人针对蔡细历有没有资格当马华总会长,天天挑战;然后说 “我不管!我也要找蔡细历辩论!”,这些富有演戏天分,政治表演伎俩的戏码,天天都有人喜欢在贵党下战书!更有许多马华党员喜欢如此质问,至少政治对手也很想知道。

----------------------------------------------

蔡智勇挑战卡立辩论达南议题
拒与第三手消息行动党员辩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06380

过去紧咬着民联雪州政府重组达南债务议题不放的马华青年专才主任蔡智勇,今日向雪州大臣卡立下战书,要求辩论雪州政府与达南集团的债务重组交易。

“我不要和拥有第三手消息的行动党党员辩论,所以我要与雪州大臣辩论达南交易。”

NONE这名农业部副部长今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希望卡立能在开斋节后回覆其挑战。

他也说,若卡立愿意与他辩论,大可找来一名立场中立的人士,担任辩论主持人。

询及若卡立拒绝这个挑战,蔡智勇就反问,“为什么行动党挑战我,而大臣不愿接受(挑战)?难道行动党比大臣更清楚这笔交易?我感到混淆啦。”

一天不上网你受不了!没有言论自由的每一天,你能接受吗?

一天不上网你受不了!没有言论自由的每一天,你能接受吗?
还有拜托睡觉首相,我们要的是删除!不是修改。你们国阵承诺不干涉网络言论自由,结果干涉;现在说修改,也不知道修改的更不成人样的情况,我们不是更糟糕!?请大家继续抗争!!
(图片取自网络)

国阵快不行了,胜算能有多高?

依据拉京奥津表示,巫统保佛区部35名执委中的18名,已跟随他的脚步辞职,并推动亲民联的沙巴改革联盟(PPS)。

巫统在沙巴势力到底剩下多少?如果根据公正党喉舌《公正报》网站报道,拉京奥津宣称,3人将在未来数个月,逐一宣布退出。

我们可以推断国阵其实已经毫无必胜的把握,依据设立皇家委员会来解决沙巴外移民的问题,但是到底国阵已经把设立这些调查委员会的机制变成太随便。毫无工作目标与成效,试问你看见调查林甘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最终有什么成效? 林甘,大摇大摆的反倒想平反,可单纯从一个决心来看。

大家知道透过这些所谓委员会造成的失望,何其多是失望!失望!失望!

从调查赵明福死因的不了了之与强加政治说法的解释;从林甘,还有调查大马皇家警察的报告书,从调查自贸区丑闻的再回到年年重复买贵了的政府稽核报告。

这些所谓有稽核等同没有监督,那些设立皇家委员会来解决,却没有实权,更没有操作与改善目标。

皇家委员会成立是成立了宗旨也确立,可是就算把这些调查沙巴外移民的目标都依据 皇家委员会做齐全了!我想问的是双重国籍身份的沙巴人,是否被调查?你们有思考过吗?还有这些人拥有投票权的一群,你们国阵需要他们的票吗?

沙巴独立的州属权早就被消遣的坦然无存;仅有的沙巴多元种族面貌早就借由这批被西马政客看做同文同种的回教徒人数涌现,比使原有沙巴原住民本身的地位被践踏。

一个曾经如此对待你的政权会经由他们迟来的做样子改变吗?如果什么也无法改变,仅有的尊严岂有不再次被践踏的道理?

记得,我飞了沙巴数次;他们关心如此的课题,是同样的重复的,发展拨款全被榨干;发展步调只能用天高皇帝远来形容!

由此看,其实国阵已经技穷了!

如果依据民联胜算高不高,我说是25%,换成国阵其实要继续连任,执政中央的机会只有30%,而且是依据他们仍是当政者,我给他多5%机会。

今天,发生在西马是无数的公害,在砂拉越看到悲切的巴贡水坝与毒铝厂;在沙巴问题停留在未获得公平对待,外移民与当初加入这些当政者许给他们特殊地位。今天,整个马来西亚已经弥漫着高达50%的选票不确定感!

我不能用反风很盛来形容,我只能用国阵的烂,让已经 无法补救却想亡羊补牢的朽木,一下就穿了大帮,告诉大家国阵原来快不行了!

由安华的诽谤诉讼案谈到114A条文 ~ 第三眼开讲(转载)

由安华的诽谤诉讼案谈到114A条文 ~ 第三眼开讲

冷静分析此案后,人民不禁有诸多联想关于党报所衍生的课题或案件。頋名思意,党报就是政党利用来教育,宣传,激励,团结及动员人民和党员的强有力政治工具。优秀的宣传团队如果配上完善的宣传机器,足以为该政党帯来许多支持力量,

当然,党报如果没有监督,落在不负责任的分子手上,那么,它将为有关政党帯来灾难性的打击。除了遭惹被群起围攻的局面外,可能会招致官司连连。

在马来西亚,执政党看似无党报,却处处有党报,巫统,或是国阵除了拥有跨国公司规模的‘首要媒体集团’之外,它利用诸多法律来束缚民办媒体,导致它们不敢逾越所谓的‘新闻自由底线’一步。否则,轻则受严厉警告,重则取消出版准证。

在如此环境之下,几乎所有的平面媒体都亲向政府。在野政党幸运的获得一纸具有诸多附加条件的出版准证,人民公正党中文党报准证申请了十多年,至今还不获批准。

在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在野政党的宣传工具只能转移阵地,向无边际的电子媒体发展。可惜好景不常留,如今,国阵政府又通过所谓的《2012年证据法令(第二)修正案》增设的第114A条文来侵蚀网络自由。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祈求关注STOP 114A

http://www.facebook.com/evidenceamendmentact

Netizens in Malaysia and supporters across the world unite in intolerance for the recently Gazetted Amendments to Section 114A of the Evidence Act. The Amendments to the Evidence Act Section 114A are a threat to Internet Freedom in Malaysia and a concern to anyone producing content online.

在“互联网黑屏抗议日”前夕,至少57党团组织、媒体、商业公司和个人已承诺参与这场史无前例的抗议行动,以抗议《2012年证据法令(第二)修正案》增设的第114A条文侵蚀网络自由。

NONE根据主办单位独立新闻中心(CIJ)发表的文告,多个组织响应明日的抗议行动。

律师公会证实将会使用“黑屏”来取代其网站;民主行动党的官网、推特、面子书和部落格账户,将不会更新任何讯息、新闻文告和进行任何网上活动,网络将把所有存取重新定向至登陆页面而已。

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

响应814“网络黑屏抗议日”严正抗议箝制网络自由

响应814“网络黑屏抗议日”严正抗议箝制网络自由,即日起停止发言至8月15日。

为什么新独中需要教育部公开批文?

如果要明白为什么董总很顾忌新独中的定位与问题。

他们弄了一份文件,只要用心全意看,看得懂得人都非常明白与认同董总的做法,而且里头没触及的就是未来统考文凭能否继续受各个原本承认的大专学校继续承认,教学内容是极为关键的,所以董总要求一点也不苛刻,反倒十分小心与用心。

关于关丹申办华文独立中学问题答问录
http://www.djz.edu.my/resource/images/doc/DuZhong/SM%20Chong%20Hwa%20Kuantan-Q&A.PDF
 由此,衍生一个思考问题,也就是方天兴先生说的,为什么董总不与相关当局获得文件后,自己仔细看?

如果要明白这道理,当然获得与阅读此文件的人就是相关的当局,或申办单位,华教单位,更或董总;任何人就算阅读批文得知内容后却没资格公开。任何未经过教育部公开的信函,毕竟可能衍生政治考量,否认说法或不承认有相关条件。当然,所有问题既然教育部与马华有诚意想办理一间与原本现有独中一模一样的学校,自然不会对于公开批文有所顾忌。

如果内容真的有问题,谁是谁非一清二楚;如果觉得没有问题,也只有教育部公开的批文为准,未来也没有任何可以经由公开而质疑的。其他单位诸如接获文件者都是恰当公开的人选。否则,衍生教育部收回成命等因果,没有人承担得起。

除非教育部完整与完全授权媒体公布教育部所批准下的内容,让这内容得以让所有公众详细阅读与质问或提出看法等,只有如此下大家才能没有猜忌或不同意见,开始展开筹款 。

否则,依据《关于关丹申办华文独立中学问题答问录》的内容,或里头所有必然牵扯的独中问题存在,一所关丹华文独立中学的问题,相对需要教育部立即就此事,给予充分诚意,将所有批文公开,自然水到渠成,大家全情投入筹款就好。

最理想公布批文的人,非属教育部本身最具代表地位的资格人士不可。

既然马华与教育部展现了初步的诚意,想必要公开新独中需要教育部批文,一点不困难。

延误了时机与让华社放心,加上受到关丹子民的欢迎;如此的公布最好完整且传播最广,将文件交给所有文件给所有主流媒体与所有相关单位,包含华文教育最高单位董教总。

2012年8月12日星期日

没事,忙的首相

他告诉你,他从不撒谎,谁许下的诺言,沙巴州泊油路全做不到一半。

他告诉你,政权稳固,因为他有余力批评对手不足。

他告诉你,沙巴政局没事,不过是他需要再飞一次!

他 告诉你,他很忙,沙巴政局没事,他倒在为没事忙!

快乐的首相, 过去了!

没事也忙的首相,没多少时间需要再忙了!

自己家也没管,管国家?哎呀我的吗!

如果你与你儿子或你与你父亲或母亲,住在一起两年,他/她不知道你从事什么职业或你不知道他/她最近做什么工作,这是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一个曾经管理一个国家的家庭与妇女部门的部长,从她口中溜出如此不可思议的话;这样的部长本事更不可思议,容许如此情况的国家领导人,是不可思议中的不可思议。在一般人当笑话看,对于国家是丑闻,搬上国际是国际大笑话;充分展现国家如此重要任务所托非人,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丑字,该怎么写?

2012年8月11日星期六

被陷害,你常无从证明你清白!

《1950年证据法令》第114A条文在2012年4月国会会议匆忙通过,并在7月31日正式生效。在新条文下,当局可以对付以匿名方式在网络上撰写或发表不负责任言论的网民。此外,任何人的名字、照片或化名出现在任何刊物,显示他是该刊物的拥有者、编辑、管理人,就自动假定为该刊物的刊登者或转载者,除非他能够提出反驳的证据。
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如果一个银行职员透过伪造用户的邮件内容,说客户曾经指示他把钱存入另一个户口。如此的一个客户还必须透过自己证明自己没有如此的邮件户口,而非要求银行调查如此的职员,道理是非常不通与不合理的;变相就好比大家不敢使用银行机制,没有人敢在网络自由发言。
谁知道自己言论得罪人,谁都会被陷害。
如果法律角度变成你被质疑你涉及或被指拥有,结果就被当真;甚至变成需要你自己提出证据证明你不是来断定你清白。
这已经与原本的法律精神,被判决你有罪前,你仍是无罪的法律逻辑抵触。
例如,如果有人在网络上冒用你名字,你如何证明这户头不是你开的,也是大问题。我们无从经由网站管理人得到自己的清白的证据;在互联网注册一免费帐号,不经由警调单位证明来源,反倒要被冒名顶替者受罪,非常莫名其妙!
大多数情况若你被陷害,你无从证明你清白!
栽赃人很容易且可以做到了无痕迹,被栽赃者如果无权无势甚至没有经济能力证明自己清白,冤狱何其多。
如果一个属于网络或出版行为,我们如何经由自己没有涉及其中而可以得到证明自己的证据呢?
与理不合,也无法有效预防罪犯,倒容易形成文字狱,阻碍言论自由。

哈哈哈,“和美国比,砂州安全!”

(图片摘自网络)

依据警察先生的定义,他应该说与索马里海盗比较,大马皇家警察人道很多?还是与索马里比较,我国是相对安全许多。

如果有命案不代表治安差? 什么情况,能代表治安差劲呢?

我看依据大马皇家警察的罪案率概念,应该不是发生多少宗案件,我建议他们采纳依据2700万,外加300万合法外劳;然后干脆说发生在你们身上的刑事案件,也不到总国家人口的1%;要吹涨!就算恶化到1%人,也就是30万人经常遭受治安问题困扰;他们大可继续WTF的比较说法说,相对99%人是没有面对同样问题的,你吹得他胀啊!

比较说法。。。。。。

批文不敢见人的关丹独中!

昨天所谓的批文发布会突然又取消,建关丹独中为什么不敢见人?

依据董总的说法令人吃惊!

如果真是采取PMR或SPM教科书,这是独中吗?

如果不是独中,我们大可不要,否则导致现有独中变质。

如果真是如此,统考的内容有一定程度的分别。

方天兴说没变质,是从什么角度如此说法,麻烦也解释他理解的独中与我们认识的独中有没落差?还是他根本不了解独中实质情况,又如何说没差别呢?
-----------------------------------------
 新闻来源:

董總:關丹中華中學非獨中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318212?tid=3
(雪蘭莪‧八打靈再也11日訊)董總聲稱,根據所掌握的資訊,董總有理由相信關丹中華中學不是一所華文獨立中學,因為這所學校將根據初中評估考試(PMR)和大馬教育文憑考試(SPM)課程來物色合格教師,而且採用初中評估考試和大馬教育文憑考試的教書。

董總發文告指出,上述規定已經使到關丹中華中學喪失現有華文獨立中學董事部所堅持的主權,以及採用華語華文作為主要教學媒介語的特點,而辦校批文中也闡明是根據申請方的意願批准設立學校。
文告說:“批文中的關丹中華中學看來並不是一所華文獨立中學,非常可能是一所政府國民中學體制 的學校。"“籌建國民學校是政府的責任,因此,如果關丹中華中學確實是一所國民學校,就不應該消耗華社3千萬令吉去替政府解決建校經費。"董總也對7月 27日關丹中華中學的教育部批文的實質內容表示深切關注,並且獲悉,教育部批文說明政府考試雖然沒有“強制"(Wajib)字眼,但政府考試屬於必修和必 考。(星洲網)

2012年8月10日星期五

aiyoyo...大马皇家警察(转载)

这张图已经成为国际笑柄!身材胖,穿拖鞋?大马能!

Gambar ni dah jadi gambar lawak kat dunia, gemuk dan pakai slipper? Malaysia Boleh!

Shame on this police officer,fat and wearing slipper on duty, this picture has become a joke on international website! Malaysia Boleh!

黄明志被中国网友写歌反击(转载)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3717623504777

嘿嘿, 厉害, 中国网友写歌反击黄明志, 歌词情理兼备, 有文化有涵养有深度得多, 黄明志(唉,一点也不“明智”), 好心你那一点三脚猫功夫, 屌自家人还可以, 至于去挑中国人名敏感的神经, 好心就免了, 因为你技不如人, 丢脸的不单是你自己, 还有全体马来西亚的国民! 这次, 我们的脸, 真的被你无端端谩骂式的歌曲, 给丢光了! 收档啦!

社论是报纸的立场

当代人把媒体当第四权,媒体作为揭发者,却必须引导读者深入思考问题,探讨相关议题的迫切程度,社论因而而生。

社论,既是报社对于重大课题陈述利弊公害,让伤害公权力者无所遁形,另一大功能是教育公众,建立更理想的社会远景。

如果社论写得不出色,自然影响力大打折扣;理想的社论除了铿锵有力,也可道尽肺腑之言,透过将心比心,引导读者关注与对于事情分析了解。

一些社会评论(社论)在截取命题,泛泛之谈,乏新可陈;社论的版块的影响力日益消退。

我们不能就此取笑与嘲讽而已,当今报纸数目不多,代表华社的中文报也只有数份,依据读者数量占据领先地位的报纸,其社论必须比一般报纸更严谨,不容抄袭,更必须切题与时事脉搏吻合。

如果社论写作仅以修饰报社门面,报社的影响力,其实不单是以读者数量取胜或决定,更经由报社本身立场可以左右,读者对于社论的批评感受深切,动之以情。

社论除了具有严厉的批判性,还必须具有中流砥柱的作用,如果社论写作者不能坚持为读者利益为首要考量,必然碍于公权力,为五斗米折腰。

或许是一些报社所谓不偏不倚,只不过想 靠一些不得罪当权者的趋向,依靠公共关系取得特别报道或独家访问。但长期如斯,写作与评议的范畴自然缩窄,可以使用的命题自然减少,写作来批判必须左思右想,重复的论调自然变成乏新可陈。

在如此公共关系与畏惧公权力的压力下,有社论与没社论差别不大,社论除了四平八稳,成腔滥调,剩下的就是透过耳熟能详的公共价值观点,如果这些文字工作日以续月,自然论调写无可写。

反观,如果回到 “社论是报纸的立场”来思考,勇气大了,眼光自然敏锐,每天其实有无数新发生的事情,就算重复发生,如何遏阻问题,社论自然有其影响力。就算是平静日子,用心分析,客观聆听,社论仍可以依据做足功课,思考命题下功夫而具有前瞻与爆发力。

记得,在就学时期最喜欢报纸的部分是社论,由于见解精辟,说法独到,不禁剪下来收集。可,现在不仅因为自己阅历多了,也发现今不如古,社论变成“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无限悲凉!

这次社论是自己抄自己(转载)

自己抄自己,左手抄右手。這是否學自周伯通的自搏之術?

<005>立足誠信、讀之含淚的《星洲日報》,抄襲社論面不改色,而且一抄還有一抄高!

除抄海外報章,也自己抄自己。

對比二文,除案例不同,其他約80%是copy & paste,佐證了星洲3年前的觀點,在3年後仍然一致

何為誠信?此為誠信也。情義何隨?此為相隨也。

這篇005號(不包括唐南發揭露的3篇),是2012年07月12日(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4646,從馮俊源命案談公共安全-社論),抄2009年4月26日(http://www.sinchew-i.com/commentary/node/9680?page=104,加強公共安全意識溝-社論)。


转载来源: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17494168376785&set=a.201527569973445.41909.201463753313160&type=1&ref=nf

佳节交通时数降低10km/hour?

(吉隆坡9日讯)交通部长拿督斯里江作汉指出,「安全行
动1」及「联合行动」执法期间,所有使用全国联邦公路的

交通工具最高时速將从原本的每小时90公里降至80公里

另一方面,州际公路的最高时速也將从原本的每小时80公
里降至70公里。

交长说,快速驾驶是导致死亡车祸的主要原因,因此政府希
望透过降低公路最高时速,以减少我国的车祸发生率。

他指出,由警方负责的安全行动及陆路交通局的联合行动,
配合即將到来的开斋节回乡潮,將於本月12日至26日开始执法。「政府也在本月18、19、25及26日制定重型车辆驶入城市及道路时间表。」

江作汉今日在2012年开斋节全国道路安全醒觉运动推介
礼后说,执法单位会在全国32个主要巴士终站检查巴士的剎车器及轮胎。警方肃毒组及国家贩毒机构也將抽样为巴士司机进行尿检。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05730939441804&set=a.209553929059508.65101.155483697799865&type=1&relevant_count=1&ref=nf

(林季:这说法是指比平时的时速减少10km/hour?还是比限制车速减少10km/hour?差别很大,如果交通警察用这招来贪污,我想我宁依据交通指示牌而不是交通部长说法了!恪守原本规定为好。)

2012年8月9日星期四

《1999年大选华团诉求》第二章:过桥抽板,恫言火烧雪华堂(转载)

文章出处: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43784362428746&set=a.105054422968407.5319.105019692971880&type=1&ref=nf

每当全国大选的跫音越来越近的时候,華教問題及董教總的动向都会倍受关注,這除了顯示出董教总对华社的影响力,國陣政府也唯有在此時,才會開始想正視到原來任何教育問題是不能被忽视,尤其是國陣成員黨領袖在這時候,才會假情假意的關心“民意”。

大家應該對不久之前的《325华教救亡大会》記憶猶新。當天,马华副教育部长魏家祥不惜厚着脸皮出席,他當然也是出于选票的考量。当时,他在十多位警察的开路下到达现场,但欢迎他的卻是廣大人民嘘声、下台手势和那传说中的“无影拳”。

后來,為轉移華教問題之視線,他更从第一天发表“被挥拳袭击”“动到!不過,没有动到就不叫打了!所以他在第二天就改口說,“我險些被人打” ,第三天又出來澄清說,“我沒說被打,是媒體說我被打“。就这样沸沸扬扬折腾了好几天,《325救亡大会》所提出的4项诉求的焦点,完全被魏家祥的自导自演给模糊掉,让全体华社蒙羞。

在今天这個关键时刻,讓我們來重温一下,董教总自1980年代以来,在大选前的重要决策,相信這可讓我们更加理解董教总当前的处境和可能存在的"隐议程"。

无可否认,不论是在1982年第六届大选,郭洙镇、许子根等华教"八壮士"加盟民政党,希望从国阵内部寻求突破;还是在1990年第八届大选,前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等人领导27名华教人士参加民主行动党,以"壮大反对党,促成两线制",都在当时掀起过政坛巨浪,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了我国政局的发展。

再加上,发生在1999年第十届大选的"华团大选诉求事件",更引起首相马哈迪"秋后算账",把华团领导人比喻为共产党和回教极端派,指他们在大选前"讹诈"国阵,迫使它支持华团"诉求",因此恫言要以内安法令对付以董总主席敦全强为首的华团领导人。巫青团在民政党领袖更是配合無間的进一步向诉求工委会施压,令它搁置所谓抵触"马来人特权"的各有关条文,但也因為這件事讓反風開始發跡了。

於1999年8月16日诉求工委会公布《诉求》全文后,即在全国争取联署,最后在大选前获得2095个团体签署。不過,當時在吉隆坡,却有数个“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以及“马来西亚中华工商联合会”(商联会)、马来西亚全国小贩总会(贩总)、雪隆华人行团总会等数个大华团拒绝联署。

其中,商联会表示无法赞同該訴求所提出时机与表达方式,认为該會所采取的协商路线与所坚持以国家利益为依归的鲜明立场,经取得良好的效果。华总方面,以署理会长方天兴为首的5人小组在研究《诉求》一周后,认为《诉求》内容需要加强,提出争取华裔出任第二副首相、财政部长、副农业部长、第二国际贸工部长等职位。

不過,这种种族观点并未得到华社舆论与工委会认可,而华总中委会最终在1999年9月2日秘密投票中以24对5通过 “不签署却认同”,并随后致函三个部门要求会面以提出三份备忘录。三份备忘录触及华小、电视台华语节目与中秋节列公共假期等课题,而完全不提之前华裔第二 副首相等高职诉求。漫画家小曼(陈再藩)更以一篇“认同结婚,但不肯签署结婚证书”著画讽刺這件事。

一周后,国文《每日新闻》头版刊登著“华总抨击华团诉求”的新闻,引述华总会长张征雄的话说“这一小撮华团,不应该乘着大选来临而追求个人利益,无视国阵恩惠。”张氏随即归咎记者错误引述其谈话,但是有关澄清后来,並沒有见报。針對此事教总副主席斥华总反诉求言论,是“自绝于华社,令人齿冷!”

面对華社的《诉求》,巫统所表現出來的姿态强硬。當時的副首相阿都拉更在在1999年9月6日表示,国阵不允许讨价还价。當时的首相马哈迪也在當年9月14日定调“大选提诉求为施压手段”,并定性工委会为“无代表性”的少数人;9月20日进一步“警告华团勿藉诉求威胁政府”

也因為這一連串的事物演變,马华与民政開始承受巨大压力,进退失据。最早时,马华即表示认同《诉求》,其副总会长冯镇安甚至抨击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支持诉求立场不明”。不過,當阿都拉表态 后,马华总会长林良实在9月9日建议把《诉求》带入“第二国家经济质询理事会”(MAPEN 2),再于9月19日表示将向内阁解释。如《星洲日报》9月20日社论所言,林氏立场显示“支持《诉求》的民意逐渐被重视”。

然而,在《诉求》中没有提出华总所要求的华裔副首相一职,竟然成了内阁认为 《诉求》符合《2020宏愿》的依据。9月24日,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部长代表内阁原则上接纳《诉求》,並獲得国阵接纳之后,一些马来团体如半岛马来学生联合会(马来学联,GPMS)继续要求工委会撤销诉求。

在这一阶段中,華社诉求所面对的责难,只在于“威胁国阵政府”。這是因為在野党已经表态支持诉求,国阵别无他法,只能“拿香跟拜”,而且这段风波大部分发生在于华社内部,也不严重。对一些在野党支持者而言,在国阵也接纳诉求之后,华社内部原来燃起的不满即刻得到缓解;国阵最终得到了过半的华人支持,诉求因而是失败的。

这种批评,当然是无视诉求通过提出本身政策偏好以促进朝野正面竞争的理念的。从后者出发,在朝野政党都认同之后,诉求所能够与应该做的便是监督政党对诉求具体内容的落实。

1998年9月2日被革职之前,安华原本是马哈迪理所當然的接班人,但因為馬哈迪知道安華並不會乖乖任其操控,而籍罪名將其革職,選擇了听話的阿都拉。安华被革职后不肯就此罢休,并于1998年9月20日,安华在独立广场领导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集会,警方宣布当时出席的人数约有6万人,而民间估计当时的人数多达10万。

不幸的是,安华及其主要支持者當天也在《马来西亚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各政党及民间组织都激烈反对政府动用《内安法令》。稍后,除了安华以外,所有被扣留者都获得释放,而安华則被指控涉及不道德性行为,遭扣留在警察总部。被捕当晚,安华在被蒙住双眼带上手铐的情形下,被殴打致黑眼圈,引起举国关注。9月29日,安华被证实在扣留所中遭当时的全国总警长拉欣诺(Rahim Nor)殴打致伤,中文媒体称此伤人案为“黑眼圈事件”

安华因渎职和鸡奸罪沦为阶下囚后,其妻旺阿兹莎展开了一场「烈火莫熄」(Reformasi)的运动,并于一九九九年成立公正党。安华失势入狱、黑眼圈政治风暴及公正党成立掀起的“烈火莫熄”效应。1999年大选前夕,行动党、回教党及人民公正党组成“替代战线”(简称替阵),并发表了替代阵线联合宣言:《迈向公正的马来西亚》,携手抗衡专横的国阵政府,力求粉碎其三分之二的国会大多数议席。

11月29日大选投票,国阵虽保住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执政权,巫统在马来选区的多数票锐减。由于当时的华裔选民普遍存着不满1987年安华当教育部长时委派不懂中文的副校长掌管华文小学的情绪影响及偏向相信国阵接纳诉求的承诺给与大力的支持,马华公会成为1999年大选的赢家,获得28个国会议席,巫统则因在烈火莫熄的效应只得到72席,马华公会的议席比例占巫统的38.9%,是1969年以来马华公会和巫统席位差距最小的一次。

反对党方面,在马来票分裂情况下,使回教党成了最大赢家,夺得丹登两州政权及27国席,公正党初战就夺下5个国席,反而是行动党在内部问题及马华成功玩弄回教国课题恐吓华裔的策略下遭遇惨败。行动党在1999年大选可谓空前惨败,除了秘书长林吉祥被迫离开了占据他政治生涯中最大部分时间的国会下议院,把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位拱手让人之外,全国主席曾敏兴、署理主席卡巴星以及许多领袖也在这一场选战中落败。

1999年第十届全国大选,國陣是以“华社的选票”保住了江山,所以为了跟进诉求17项83点的项目,诉求工委会在2000年5月开始设立本身的秘书处,并委任黄进发为执行秘书。

2000年8 月16日,也就是诉求事件一周年纪念!工委会邀请了朝野政党共庆其盛,结果替阵四党都有派代表出席,国阵却只有民青团领袖贺绍和到场。次日,中英文报章皆正面报道庆 祝会,唯独《马来西亚前锋报》却以封面报道“华团重提诉求”,让《诉求》一周岁的生日会成为马来社会争议点。新闻刊出当日,13个马来团体的500名代表,到布城向首相提呈备忘录,坚决捍卫“马来人特权”。

《马来西亚前锋报》的所刊登之“华团重提诉求”报导,其实是有特定的政治议程。回顧2000年8月8日,前副首相安华滥权案下判,当日、11日、13日,民众一周内三天在首都、双溪毛糯示威。

再來,就是2000年8月10日,《远东经济评论》(8日之前就可买到)在“Affirmative Reaction”一文中刊出隆雪工商总会秘书蔡国治“土著优惠政策应该检讨”的言论时,《马来西亚前锋报》借机从14日(星期一)起连续三日以封面头条 抨击蔡氏言论和捍卫“马来人特权”。把国人焦点从安华案转移至“马来人特权”的争议上。

來到了2000年8月18日(星期五),巫青团副团长阿都阿兹带领约200名巫青团员到雪华堂示威。秘书谢春荣律师带领9名工委会代表,大方地邀请巫青团代表入内讨论彼此的歧见。不幸的是,阿都阿兹粗野地以食指指着谢律师的鼻子嚣骂,并限期工委会在一周内收回《诉求》,并向土著 / 回教徒社会道歉,否则将号召更多的人来雪华堂示威。而其团员同时展示“马来西亚=马来人”等种族性标语,甚至恫言火烧雪华堂。

不過,針對此事,訢求工委会决定不道歉也不收回,而且不亢不卑的态度,激起了全国华社上下的支持,慰问的花篮、电话、书信源源不绝。假好心的马青及民青代表還尝试居中协调呢!

为了打破僵局,訢求工委会也大方的在當年8月22日(星期二)致函邀请巫青团对话,23日(星期三),内阁会议在副首相阿都拉主持下,要求各方平息争议、24日(星期四)訢求工委会第三次紧急会议上欢迎内阁决定,并呼吁巫青团与《马来西亚前锋报》停止玩弄种族情绪。在甫归国的巫青团团长希山慕丁主持下,同日的国青团会议也决定平息风波。

不料,一日后,巫统党内形势有变,巫青团再借口指訢求工委会解释没有诚意,立场转硬,让争议升级,不過,最后巫青团也始终没有在七日期限后,再到雪华堂进行第二轮的示威,而工委会也始终坚持“不收回、不道歉”的立场。他們也無可奈何!

到了8月30日(星期三),马哈迪首相在其(国庆献词)中,指责《诉求》伤害马来人感情,将工委会与共产党、澳玛乌纳(回教极端组织)相提并论,這可是举国震惊的國慶獻詞啊!這不僅讓华社民众深切感到伤害,還導致民众考虑或淮備移民。

於2000年8月31日(星期四)國慶日當天,訢求工委会在国庆日发表文告,坚决否认首相指责,再次解释诉求本质,并要求与首相会面解释。

不過,面對如此對待,《诉求》也並沒有因此爆發第二波风暴,华社强烈的反弹,反而让诉求风波告一段落。马哈迪首相最终同意在2000年9月15日,在布特拉再也首相署与诉求工委会对话。

出席對話的诉求工委会代表团有20位代表,包括主席郭全强(董总)、副主席周素英(校友联总)、秘书谢春荣(雪华堂)、财政刘庆祺(南大校友会)、查帐张志开(森华堂)、委员叶新田(董总)、王超群(教总)、李玉书(雪华堂)、陈志成(雪华堂)、刘志文(森华堂)、叶国灿(福联会)、覃武振(广西总会)、程道中(福州联总)、王志坚(留台校友会)、陈松青(华研)、秘书处成员莫泰熙、姚丽芳、陈亚才、钟伟前与黄进发。

马哈迪把左右手留在会议室外,一人与会,有關会议由上午11.10 至中午12:15,历时约1小时。在開始的時候,郭全强主席先按照三语讲稿发表了演讲。他开宗明义表示“《诉求》代表了华人社会在新世纪对国家未来发展的心声,即說明華社提出《诉求》,是因为爱马来西亚国家和民族,而且认为国人不能够自私地仅仅追求个人的物质生活,相反的应该关心国家的发展与进步,协力打造一个在各领域都健全发展的先进国,成为发展中国家楷模。

他認為,有關《诉求》虽然由单一族群提出来,却是全民的宏愿。一如2020宏愿,它所追求的是一个团结、民主、自由、宽容、进步、公正、繁荣与充满爱心的马来西亚社会

他也重申工委会的立场,即“《诉求》尊重宪法精神,并不曾质疑《联邦宪法》第153条对“马来人特权地位”的保障,也“认同首相在2020宏愿提出要建立'经济公正社会'的理想。

他更强调,“每一个有需要的马来西亚人都应该得到应有的援助,不分种族、宗教和其他社会背景”。然而,“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需要营造更有活力的环境,从而加强马来西亚民族在国际上的经济竞争力与适应能力,协助国家克服2020宏愿中的第九各挑战。无论如何,我们同意,这改变必须循序渐进,更必须以全民的共识为先决条件。由于土著占贫困马来西亚人的大部分,有效的'扶弱政策'将会确保土著仍然是最大的受惠群体。 ”

他也提醒,《诉求》在去年9月23日由拿督斯里林良实、拿督斯里林敬益和拿督刘贤镇代表内阁原则上接纳。

最后,他澄清:一、《诉求》“没有极端主张”,“从不曾有意伤害任何方面的感受”,工委会“不应该与“共产党”或者“澳慕阿纳集团”相提并论;

二、《诉求》“超越种族和政党,绝对不是对政府或任何人的一种要胁”,不是要求,“只是民主社会中民意的正常反映”;

三、其提出“并不是因为马来人的分裂” ,华团早在1983年的《国家文化备忘录》、1985年的《全国华团宣言》、1989年的《经济备忘录》到1997年的《全国华团文化工作总纲领》,都曾提出反对将国民依据种族区分和种族固打制。政党包括马华、民政也曾提出类似观点。他期望,这些“巨大误解”将会随着与首相的这次见面而冰释。

马哈迪在郭全强发言完毕后,接下去发表了54分钟的即席演说中宣称,马来西亚比其他国家和谐及平安,因为政府考虑了每个族群的利益。“没有人可以得到他们所要的所有东西。每个人都会有所不满。如果每个人都满意,事情就不对劲了。如果他们有所不满,应该在闭门的场合提出,不是公开宣扬。不然,就会有反击(counter-reaction),那局面就不是你或者政府所能控制的。”

会谈一开始时,他就质疑诉求工委会的代表性。“你们说你们代表马来西亚全民,我不认为你们有权利如此说。你们今天的代表清一色是华人,没有马来人。你们只能说你们代表一部分的华人。我甚至怀疑你们所有成员会完全赞同你说的话。你们未曾征询他们意见。”

他辨称,马来西亚没有平等,因为“财富在华人手里”,并挑战诉求工委会:“如果你们要,可以去调查。在推行新经济政策(NEP)之前,马来人只有少过2 %的全国财富,而华人与外国人所占比重分别是30%与60%。他甚至宣称,(今天)马来人(财富)超过20 %。我们是在说谎。真实的数字远远少过20%。许多城镇只有很少马来人。沙登、蒲种还有许多城镇,已经成了华人的肥地。他表示,在马来西亚,每个人都被平等对待;政府对土著的优惠,也不过是那20%,以便协助他们提升。”

他说:“我们(政府)容许一些我们不应容许的。举例说,马来人最终把合约给了华人。阻止它是不容易的。缴付所得税者中,名列前茅的都是华人,因为他们有钱,在私营化计划中有许多华人公司。许多路是华人公司建的。拥有森那美、Guthrie的国家能源公司,有一个屋业发展计划就委托给华人处理。马来人甚至买不到屋子。我们不能公开这些数据,以免触怒马来人。”

他以这种不平等所可能引起的社会动乱来合理化马来人的政治支配与经济特权。“除了政治权力之外,马来人拥有的东西很少。我们给予乡下选区较大的比重。因为如果我们实行‘一人一票’,他们将会失去政治权力。他们将会发动暴动,因为他们一无可失。在1969年,马来人烧的是华人的商店和汽车。今天,我们确保,如果他们再烧,他们会烧到自己的商店和汽车,即使在经济衰退时期,这里没有暴动。他们没有烧华人的屋子,杀害华人,强奸华人女子。”

他强调,马来人中产和上层阶级都很少。因此我们要扶助一些马来企业家:例如HalimSaad, Tajuddin Ramli。我们却被指责实行“朋党主义”。我们坦然接受这罪名,因为我们需要减少种族之间的不平等,在单元种族社会,贫富之间会有冲突。在多元种族的社会,如果富人分布在一个种族,而穷人又分布在另一个种族,那么种族暴动将会发生。我们有这样一个印象。华人富而马来人穷。经济的不平等会产生冲突。“然而,他宣称政府并没有向共产党般劫富济贫,而是扩大经济蛋糕然后把较大的一份—“新的东西”—给土著。

他更辨称,马来西亚行政系统虽然不完美却良好,公务员以马来人居多,是因为他们不能进入私人界。政治稳定倒过来帮助华人经商成功。他的许多华裔朋友告诉他他们在新经济政策下受惠不浅。

他否定绩效制,认为“如果单凭成绩录取大专生,那么80%大专生都是非马来人,马来人只有20%。如果专业人士都是华人,而非专业人士都是马来人; 你认为马来人能够接受这种情况吗?我们如何能够不以族群为依据给予不同对待?马来人必须受到保护。 ”但他同时表示,马来西亚有600间私立大专院校,几乎全是华人学生;而政府大学有固打制,保留60%学位给马来(土著)学生,但是非土著也有40%。他语 锋一转,批评马来学生不争气,入学的虽占60%,真正能毕业的只有40%;不关心政治的华人学生成了表扬对象。我公开指责他们(马来学生):“你们不读书。”你们去参加示威。我们有要读书的华人。他们要我中止私立学院,因为那主要是为华人而设的,那是真的。我告诉他们:‘我不能因为你不要读书而别人要读书就关掉大学。

他也反对不分族群消灭贫穷。如果你不是土著,政府不能给你。固然有华裔穷人,但马来人穷人更多。如果政府再帮助贫穷的华人致富,马来人及华人之间的差距会更大,因为贫穷的华人会愈来愈少,而贫穷的马来人还是一样多,因为马来人没有掌握到致富的能力及技巧。他在临结尾时说:或许有一天,当马来人和华人一样行时,我们可以忘却彼此的不同。不是现在。

他认为华人应该比较马来西亚与周遭国家华人的待遇,并一再举印尼为例,除了排华暴乱,那里没有华校,华人不会讲华语,只讲马来语,没有华文姓名。菲律宾、泰国、美国、英国等都没有华校,在马来西亚政府却允许它们存在;而且华文小学和中学比政府的学校更大更豪华(马哈迪装傻或善忘?华小的资金大部分都是来自华社的资助。)。他宣称:如果我把这种情况告诉马来人而他们也开始(组织)他们的社团和(提出)马来人的诉求,那类似1969年的种族冲突必然会发生!如果万一马来人也提出诉求要关闭华校,我将我无法处理。我们将会有如印尼的局面。我不认为它是好的。

他并举例说,政府今天允许舞狮,但是并没有告诉马来人,因为他们将会愤怒抗议。言下之意,许多事只能做,不能说。“土著、华人、印度人,每个人都不可能得到他所要的所有东西。

他以此解释政府为什么必须要强大。如果政府衰弱,它就需要理会每个族群的非分要求。所以,我们需要三分二的多数。如果你作出不合理的要求,政府将会说不。我们一定要如此做。这是一个平衡动作。如果我们理会(entertain)你们的要求,马来人会对我们不满;如果我们答应了马来人的要求,你们会对我们不满。这不容易做。他自豪地表示,强大的政府正是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族群国家成功的关键。在1969年后,我们再没有种族冲突。1969年时,他们(外国人)说,马来西亚已经完了。但是,敦拉萨、敦陈修信、敦山斑丹一起坐下来,想了一个方程式。这方程式如此成功,以致南非都要来向我们取经:你如何扶助土著而不必取自他人?’我们的秘诀是让每个人都不高兴。

对于内阁在《诉求》课题上出尔反尔,他较后对其中的权谋考量直认不讳:大选期间, 你们提出一个政府很难接纳的诉求,但对马华及民政却是一个威胁,而他们是我们的伙伴。他们需要你们的支持。如果我们不接受《诉求》,选民可能转向支持反对党,所以(林)良实只好接受你们的诉求。可是,他们同时也要考虑到我们。最后,谁会嬴 ?在华人中会是行动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在马来人当中,回教党会胜利。诉求工委会绝对可以私下对他或者马华、民政提出要求,但是,在大选前提出就是在威胁政府。如果政府失去华人支持,回教党将会有很多人当选。

他表示,有些议题只能在经济咨询理事会(MAPEN)这样的闭门论坛里讨论;而蔡国治公开发出要求改变政策的声音,是犯了错误,偏偏工委会有紧接其后再提出诉求。我在国庆时发表了措辞非常强烈的献词。我要传达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我不这样作,你们就不会当真,现在不要提(诉求)。以前,良实说它(诉求)是好的,他是在要胁下说的。我们现在不能实行它。你们可以见我或者良实。

马哈迪并宣扬政府经济政策对华人的好处,不点名地批评倾向东亚金融危机期间主张经济改革的安华。如果政府选择国际货币基金会的方案,外国人就会入主大银行和工业,掌控大局。一部分华人将能够生存下来。但是,大部分将为外国人工作。政府对外国经济势力入侵说不,不单保护马来人,也保护华裔公司。对我而言,任何企业的失败就是政府的失败。税是企业缴的。他质问,眼前政府虽然将多数机会留给马来人,但是如果政府政策果真都对华人不利,华人怎会发达和成功?

他也批评回教党缺乏执政能力,尽管他们或许对宗教有很深认识。他也质疑回教党善待华人的真实性,宣称所谓让西海岸猪农迁去丁加奴养猪是回教党的宣传伎俩,因为那里95 %是回教徒,没有适当的地点养猪。相反的,国阵却允许马来西亚这个穆斯林国家拥有本区域最大的养猪场。立白疫灾时,政府出动军队毁猪,还花钱赔偿猪农。虽然赔偿数额不可能让每个人满意;这一切政府都没有自吹自擂。另一方面,政府因为没有就“口蹄症”赔偿马来农民,反而在选举中成了攻击对象。

马哈迪强调,政府公平对待各族;虽不完美,却是华人所能够得到者中最好的。他表示政府会允许华社在文化、语言、教育等方面的要求,但是华社不可提敏感课题,因为马来人还没有足够的信心。他举被爱尔兰、印度的族群冲突为例,警告不要去打扰现状;否则,大家都无法阻止事情发生。他质问:你们要什么?人民互相攻击,还是一点牺牲换取大家和睦共处?你们回去思量。这是你们的国家,一如是我的。你有你的权利,但请你明智地履行权利。你们回去想想政府是否真的歧视(华 人)?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平衡各方。他最后说这份文件(指主席致词)是你们的看法。我也表达了我的看法。我不要辩论。你们回去再讨论。

工委会副主席周素英提出整场对话会中唯一问题:东合自由贸易协定AFTA 将在2003年开始推行,面对自由化的市场,政府现有的政策是否影响我们的竞争力?马哈迪强调稳定压倒一切,并认为马来西亚不能够接受全球化现在的定义。如果马来西亚开放让财雄势大的外国银行在全国设立分行,本国银行将承受不起竞争而被接管,最终马来西亚人将没有银行。如果福特入主国产车,他们将会以国产车没有效率为由结束营运。因此,马来西亚必须采取保护政策,直到我们的人足够强大为止。

马哈迪最后表达希望工委会代表能够明了政府运作的方式(government pattern),站起来和每一个代表握手,就走出会议室。这次会面严格而言是工委会与首相各自表述,没有对话;但是它给了双方一个下台阶,平息8月的风波。

下一章将出现华社永远蒙羞,认贼作父“敬茶”相送的一幕!《1999年华团大诉求》最终章:屈膝为奴,为大家诉说华社内有不争气的家伙在“暴徒”的恐吓下屈膝“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