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2日星期日

自己家也没管,管国家?哎呀我的吗!

如果你与你儿子或你与你父亲或母亲,住在一起两年,他/她不知道你从事什么职业或你不知道他/她最近做什么工作,这是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一个曾经管理一个国家的家庭与妇女部门的部长,从她口中溜出如此不可思议的话;这样的部长本事更不可思议,容许如此情况的国家领导人,是不可思议中的不可思议。在一般人当笑话看,对于国家是丑闻,搬上国际是国际大笑话;充分展现国家如此重要任务所托非人,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出来。丑字,该怎么写?

1 条评论:

一介草夫 说...

同床异梦啦一个梦里有牛,一个梦里只有猪,那么一定不知道自己傍边的人,一无所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