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0日星期日

行动党与巫统走不出的框架

无论是巫统,还是行动党在吸票基础是已经鼎盛了!

问题在于如果他们无法持续在思维能力与政策技巧上有焕然一新的新思维;发生在巫统在八十年代的顶峰滑落的现象,即将发生在行动党身上。

一,你是如何吸纳选票的?

二,党内派系问题是不是导致民意呈现倒退,党中央与党基层民意是不是紧密结合?

三,政党是不是一直持续固守一个基础论调?

四,政党是不是有一套取才与纳言机制?巫统在308后无法更替的问题,就在这。

拉伯下台,换上有问题的纳吉,这也严格上表示巫统走不出蜕化的必然过程。行动党未来遭遇同理的困扰!

从东姑阿兹,事件上。看到东姑阿兹个人的问题;他是一个拥有个人能力与主见,却不容易在民意上磨合的领袖。老实说,这样的领袖最终个人观点凌驾与支持群众意愿。

东姑阿兹,本身就像土权阿里,只能在偏见与傲慢下做自己认定的观点。简单扼要说,就是他们偏执。

但是,东姑阿兹与土权阿里显然的不同,就是东姑阿兹是政策拟定的领袖,简单说就是对于执行事务上,他们比较容易当好官,有能力倚靠政策判定。

东姑阿兹加入行动党,的确在某个程度上补齐行动党的不足。

问题是行动党一开始给东姑阿兹发挥优势的位置并不对。

可以见状的是当好官与当好领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特质与体系。除了东姑阿兹,黄泉安也是好的例子。

我们固然知道行动党在处理东姑阿兹声望上,不给予相对而言的高位置,行动党很难以此服众。但是,我回头看现在东姑阿兹从上议员位置上对调成政策研究单位的高级研究员,在位置或许是贬义,但是过程却是翻转了!如果开始行动党对于如此的人才,必须先高级研究员或策略研究员后,再由这位置,让他出任上议员比较恰当。

反观,党副主席职位必须经历民意基础,就不会发生民意相背的事情。

今天,行动党一开始纳入如此的人才,其实本身应该经由设立一种对外不涉及政治表态,实质却在建国起作用的位置,形成一套任命体系,直接对党最高领导负责。

如此下,许多原本出现的问题比较容易解除。这也让那些属于此单位德高望重的领袖,随时为党进行任命。例如,未来改朝换代后担任官僚,还是在大选出战等。

回头看巫统,在308后很明显变化的因素下,纳吉等不可以在党继续直接出任领导,而必须经过全盘开放的民主洗礼,进而巩固政党,才谈所谓的改革。

很明显,国阵并不民主,也从没重视政党机制民主化过程需要如此。

所以,308后巫统整体势力溃败而问题陷入循环困境。

1 条评论:

pingjinn lim 说...

就我个人观点,我倾向于鼓励各个政党直接由该党领导人组成一个政策倡导与遴选委员会,主轴是政策。这政策倡导与遴选委员会交由智囊团与所有现任议员或适当人才组成。直接交给党领导人统管,产生政党政治的实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