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9日星期一

开斋节才宣布

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这一次是开斋节宣布不好消息,给政治对手送子弹,笨!
最新消息,突然U转,但惊弓之鸟,也埋了会收的“影子”。

2017年6月12日星期一

一带一路的迷思

其实许多华商鼓吹,但他们有思考过,中国曾是整个世界制造工厂,也就是先天条件上,他们掌握许多成品与半成品的制造技术,二他们掌握了成本控制竞争的优质条件,其三他们是在内部市场饱和,进而想在外在市场获益,难听讲也就是赚钱。
虽然说得好听是贸易,但什么与什么交换?
在竞争不如中国,许多国家变质成制造业衰退,回到农业社会,我想未来我国或许多国家,一些就好像矽元素一样,大量开采,又或种很多东西,喂饱中国人的口。
在自己并未掌握优势,美国发现危险,开始贸易锁国,英国发现单一货币政策只助长在欧洲生活的同资同酬,根本没有带来更多的价值提升,所以脱欧。
中东充斥在宗教对立,而贫困的国家继续落后。
印度的策略是周边国家的张仪的,而中国采取的策略是苏秦的。
整个一带一路促成中国贸易扩大,相对你我看到哪个国家的贸易在如此情况下是大幅增长?为什么没有?
说穿,不过就是这些优势在人家那,你给人家压着打!

鼓吹一带一路的人,最大的迷失在于没有优势,甚至没适当位置。当没优势,你只沦为被压榨,不可能从而得益,毕竟实力不对等。

2017年6月11日星期日

《各种旅游方式在巴生及周围》之一

《各种旅游方式在巴生及周围》之一
如果您取道联邦大道(Federal highway),进巴生的都门,在跨进巴生之前,就是i-city,那里有新颖的游乐设施,以创新概念及灯光打造的城市。
在这里属于不亚于隆灵的模式,属于新社区城市规划,现在阶段仍处于高度密集发展,未来甚至朝向不夜城,冰走廊这概念犹如在沙漠打造绿洲,而在赤道如此炎热天气下竟然出现冰寒地冻,这当然是人口智慧产生的“诡异”。
从联邦大道(Federal highway)进入,最直接抵达的理想建议是兰花园,兰花园也是巴生肉骨茶汇聚的地点之一,在里头有著名的直落玻璃(瓦煲)肉骨茶分行,这里人盛旺,附近的凤娇肉骨茶与许多肉骨茶林立。
巴生小食馆在这里是著名的,这小食馆算是兰花园裡的一个奇葩,老板娘可是金宝人噢,卖的是大人和小孩都爱吃的包点。
当然初入巴生,必然先知道巴生是福建人汇聚的地方,而巴生福建会馆是福建人的地标,甚至可以说巴生福建会馆当年可是当地最高的建筑物,兴建年份比池龙大厦更悠久。因为地势位置上,当时有个说法,在巴生区不能有建筑物高过皇家山的皇宫,但说法不可考。至于,池龙大厦兴建的妙诀是最高位置仍属于皇室所有。
在这区域附近有两道美食区,说真的,巴生除了吃还是吃,非常吸引人,毕竟这里是美食天堂。
在福建会馆之前的交通圈,可以到巴生百家利,这里是著名的美食区,甚至可以说店里头是高浓度的“食物味道”,为什么?你可以看到餐馆隔壁就是餐馆,餐馆对面也是餐馆,餐馆的核心位置就是美食中心,一座从前是戏院后期改建成美食小贩中心。
百家利最著名的其中一家是大肥面粉糕,什么是面粉糕?相信在外头比较多人吃的就是板面,而巴生一般是吃用手捏成的面粉团片。除此,毛山稿肉骨茶分店芬香与美娜茶餐室独门海南鸡饭也有特殊之处。这一区,是许多食客来了又来,吃了又吃的其中一地点。
而隔壁不远的美食区叫永安镇,最著名的美食区域是大树下小贩中心,这里有许多小吃,是饕客必经之地。除了这里,附近有家你家炸鸡与摇摇冰,是源自班达马兰的口味。另有许多肉骨茶诸如奇香与金刚肉骨茶都是巴生肉骨茶食客,必然五脏朝圣的庙地。
--------------------------------------------
更多巴生旅游资讯见:

2017年6月5日星期一

重点是别闹种族问题!

什么是种族主义?种族主义不是派什么种族出任后就表示没种族问题。
而是任何种族出任官职,都确保不闹出种族问题,才叫种族问题得以解决。
重点是别闹种族问题!

假的?

有攫夺,假的!有破门行窃,假的!有抢劫,假的!有迷魂党,假的!有砸头党,假的!。。。种种再讲下去,我才觉得,我造假,眼睛看到,是业障,当看不到,我觉得自己比较像白痴。

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普腾不过是吉利的外壳

一攻跑车,二攻右驾驶市场(取得技术)。掌控普腾成本足以让中国车跨进东南亚市场就够了。吉利下一战吃南亚市场,再强化技术打回东亚,然后世界。
中国佬要用普腾的壳卖吉利,攻欧洲。

49.9%对50.1是表面,谁的资金雄厚与谁技术领先才是关键。中国佬如果不是遇上无能者,也没机会蚕食,当前只要进了东亚,日本与韩国有消费者认同,吉利很短期就可以收割成果,然后撤出继续不能增长的阿斗合作,很明显的有人形容没错,他只要榴梿(莲花跑车),哪要榴梿壳(负债的普腾)。普腾与吉利生产的车款是同质重叠的,从不鼓励如此的合作,因为对我国毫无好处。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油价跌,物价不会跌

其实如何说油價跌時,认定是好消息本身就是一个怪相,物价没有因为油价而调降,这是事实。
就算油价跌没意义的啦!
至少油价降到最低,美金滑落,甚至美国原油产量大增,再跌跌不休,现在的定价未反映应该有的低价位,倒是油价涨时,就价位高过应该高的一些。
当然,这定价策略的前提是让石油收入不会归本。
把自由浮动后,最高与最低平均持续多久,算一算,再看看都是在赚亏点上打了斧头;是起了多少,降了多少,每星期的起或落都站在盈利点上。
处于如此浮动的油价,造就百姓在高企不下的物价之中。难道有讲错吗?如果当初有补贴油价,基本上通货膨胀率是可以抑制的。
(经济策略上用持续吸纳涨跌幅,但整体经济处理平稳,需知道物价或上就不会下是基本市场原理。)

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人要完美先要意识人的不完美

物质条件降到温饱求存,人回归到野兽阶段。
人只是共生与繁衍,将期待价值扩大到生生不息,其实都是在一个非我的阶段,蒙骗自我。
人,对于自己的认知。
别回避自己是无能无力,更别妄自菲薄。
存在是对群体内寻求价值,更是寻求自我价值中先寻找心灵深处的平衡。

人生就是如此,不圆满,才谈道德,有问题,才思索法律。人的最不完美就是强求一百分,忘记了对九九分的努力的肯定。
圣人的理念多完美,但圣人本身其实也不是完美。
追究与强求他人达到你的道德,本身也不算很道德。

人要完美先要意识人的不完美。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从巴生文遗节说起

《从巴生文遗节说起》
在2017年5月6日及7日,巴生南区也就是巴生古迹区,更贴切的说是在Jalan Stesen 1,klang也就是巴生后街或有人叫日本巷,这是马来友族的叫法。
当然图片这是火车站前路,而举行的地点是隔壁一条路,后街作为巴生人记忆最深切的印象是书包与学校用品,例如校服校鞋等。当年是经济又便宜,甚至是非到这里不可。
有些人是吃了肉骨茶再来,一些人选
来德地非看那已经漆黑的小招牌,写着德地两个字。
德地,一些人选盛发,当然盛发有了壁画绘制肉骨茶历史。
德地,是什么?肉骨地,人名,甚至就是肉骨茶始创人的名字。
文化遗产留薪也留香,当然这些是可以吃的。
不能吃的诸如古老行业埋藏这街头,你要祝贺他人新张,你要找块玻璃,然后写上吉祥话,这行业叫什么?镜庄,但也有瓖一些框架的工作。
这些说真的,你在一般新社区找到吗?没有,对吧!还真不是巴生市区这些老区,找不到旧行业。
诸如你喜欢古董表,坏了不走,找师傅,也得到老街。
老街,好像无事不登三宝殿。
可是她老街解决您的烦恼,其实您也没留意这些地方有什么?说真,消失的很快。
白铁业做了许多当年的器具,说真的很耐用,一个用上一辈子,捉老鼠的笼子,抽油的工具,许多许多,一些实在又好用的东西,你没问老板,还不懂如何使用?那这是什么?
这老街有许多许多。。问题是如果大家不走进来,你看不到潮州人传统的潮兴,也看不到中国酒店的和谐。
这些东西是我们实实在在的文化资产,甚至乐队表演和一些民俗可以流传,老行业的好,不容易!
走进老街,新生代打开你的眼界,看看百年前,你的祖先,你的先辈就这样一步一脚印走来,很不容易。
他们学得技术,他们一代代传承。他们坚守家业。
你们来老街,用挖掘,用发现,重新认识,这才叫文化遗产。

2017年4月30日星期日

《从伊斯兰党与公正党断交谈起》


伊斯兰党最终选择在伊斯兰党党中央代表大会要求与公正党断交,似乎这在大选之前必须处理的事务是与希望联盟的关系,比较尴尬的是如果处于伊斯兰党继续与公正党合作,必然不能再像过去一般的具有更大的谈判空间。

须知道伊斯兰党现在存在内部的分歧比较少,虽然有些现役的国州议员存在异议,但是毕竟政治的现实上这些人继续上阵的可能比较低。

但站在伊斯兰党是否依然存在继续执政吉兰丹抑或在登嘉楼州的胜算?

严格说,伊斯兰党必须在来届同时面对巫统与前战友分裂出来的诚信党的夹攻,这是属于比较吃力的,毕竟诚信党领袖的出走,本质上除了政治理念上的分歧,其实更重要的是伊斯兰党的模式太守旧,无法有效在州财政上寻求突破,或许形成伊斯兰党与巫统的若近若离。

但不可否认的伊斯兰党必须依靠中央的扶持,财务周转与民生问题才得以解救。

单纯以宗教抑或宗教司派系的退守,很明显政策的选择是越来越少,而过去一贯的清廉形象,随着聂老的离去,似乎在许多伊斯兰党领袖并不能再同日而语。

反倒森林课题的处理,原住民课题,这些恰好是诚信党领袖之前非常重视的课题,这也可以解释两党在东海岸三州持有不同的政治主张。

但基于宗教保守派,根本不能席卷全国,甚至国阵在国家财务解决方案倾向于税务,更不能在开源上下功夫,严格说如果没有大幅削减公务员数目,也等同财政预算案中的行政开销永远需要高企不下。

如果未来必须仰赖消费税来养国家,似乎消费税虽庞大,但累积的国家摊还债务上仍是捉襟见肘的。

国阵似乎不怎么敢要求朋党,甚至要求这些人不贡献也别继续要求那么多。

但执政如此久远,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政经难分离,国家不再像过去可以依赖大型的国企来填充,反倒这些持续国家债务的扩大,让执政者在处理大型的国企上,似乎也禁忌。

长时间东不成,西不就的局面,开源节流的主张不能打开,国家不断的吸纳中国资金来发展,倘若中国资金在自己国土上遭遇问题,整个恶行循环与马来西亚国体缺乏自己能独立的项目,资金或一时遭受影响。

这是不利的。

我国过去依赖制造业与旅游业做基础;但近年似乎制造业不再扮演关键角色,向东学习的呼声,已经近乎呆滞,日本模式毕竟自求多福。

但现在阶段,似乎国家在现任执政者并没有任何建树,伊斯兰党期待与如此的窘境的执政者绑在一起,本身就不算一条好的出路。

另,伊斯兰党寻求第三方合作,却似乎被切割成纯粹宗教与一些回阵等没两样,这些政党本身就没什么影响力。

反倒,如此的切割,对于希望联盟,尤其是公正党是寻求解套的机会。

毕竟伊斯兰党自己先撕破脸,雪州联合政府的模式,让伊斯兰党自己要放弃执政身份,来在雪兰莪竞选,这造成伊斯兰党自己在角逐州选区先丧失优势。

不要阿兹敏大臣的光环,似乎伊斯兰党仍洋洋自得,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我是这与从政的基本功是背道。

这没关系,如果伊斯兰党要与公正党断交,也宣布了断交,首先就终结与雪州政府任何关系,选择退出雪州政府,否则似乎接下来落人话柄而已。

你与希望联盟中几个政党都选择不合作,为什么仍留在雪州政府里头?太怪异了。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关键

关键需要面对问题的时刻,你想消极应对或在鼓吹消极应对,你自己就是问题所在。

还政于民

什么是还政于民?就是把人民应有的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回到人民多数决的基础上。
如果政体与机制不健全,讲一堆废话毫无建树的,是浪费时间。
道理很简单,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不会因为未还政于民而修复,要从政者做事情,必须捉住让他们去做的关键。
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你不谈换,也不敢换,谈什么下一步?
网络充斥一堆假话,废话与毫无作为的丧气的话。
听信他们一成都死。
他们自己就是大毒瘤。
正本清源,这是必须的。
你不可能不去除问题肇因,更别说消极应对可解决问题。
消极应对,是帮凶。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用好替代坏,就是策略。从候选人起思考,如果候选人没问题,选最好的(候选人都没问题,就看候选人背后的党有没问题)。其次再思考是否需替换州政府,州政府合格,那就思考中央政权是否需要被替换?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故事还没完,是否太乐观?

355修正法案,其实凸显正副首相的不同步。迄今仍有人认定问题不出在在阿末扎希,伊斯兰党总秘书更认定巫统支持,将会与伊党同在。
伊斯兰党总秘书的讲法,意思是355修正法案,变回哈迪个人法案,如果通过巫统支持,国阵政府仍需变成政策。很好奇,张盛闻:马华坚持成功了与周美芬欣慰国阵贯彻共识,其实是不是把话说快了一点?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易只能观察一时

易,变易,简易与不易。
人生变易极大,福祸荣辱难料。很多人不懂易经,易经只是变成文人的卜卦。易经在古代是用来设计机器的。没骗你,以前的“木车牛马”就是用这原理。易经也是用来演绎,动者善察其变,也就是推演逻辑,例如你要设想变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东西,是用来推敲,所以古代人懂易经心思细密。用于命理,其实只能观察一时,不能捉准全部。

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异想天开的政客

从中国近代史,可以看到“北伐”的字眼,孙文壮志未酬,但后续到蒋介石,非要靠战争,把中共连根拔起。
最终,蒋介石败给中共,是因为人民厌战,毕竟没有什么比民不聊生更可怕。
如果有人认定毛泽东多厉害,其实是错在蒋介石并没有给当时统治的一片安宁之地,更没有修生养息的空间。
我倒认定是蒋介石把自己做掉,因为蒋介石除了搞政治,就是搞内斗及战争。
一群水深火热的百姓,如果民不聊生,得不了适当的精神上的出口,迷茫大于深信。
改革者,如果罔顾百姓水深火热,没本事解决问题,解救人民于水火。
迷茫的局势是有另一股力量不断反扑,质疑与杀伤力。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地区,政权再腐败,无法轮替?
毕竟双造奋身权斗,与让国人身陷战争,没什么差别。
没有期待,哪可能有人相信有希望,会改变,有明天!
这样浅白的道理,也搞不懂;别异想天开。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有些时候,我们用自己文明的角度去理解过去,实际上很多人忘却盲点,也少了尊重,诸如一个属于少数民族,一个在森林或海上过了大半世纪,他们延伸了祖上的文化,智慧。
说真的,求生技能,我们从不胜过在森林过活的人,在寻找食材,诸如野菜等,我们对可食用与不可食用,却展现如此盲目与不知。建构在浩瀚宇宙冥冥注定能留下,诚然不容易。
人都是大地之子,在世界各地流浪,一些依据武力与文明技巧,貌似剥夺回来的土地,叫国家。
回归到根本,其实人与人,交流才能发现,发现不足才懂得谦卑。
懂得谦卑,才懂得自重,能自重的人说话才不敢大放阙词。
在文明与您眼中的野蛮,基准点不同,未必优越。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从刑法与执法才能解决治安

必须以神的期待来诠释修法合理。教徒在属于少数的国度难道就不是教徒?他们依然必须生活。
非如此理解与扭曲这是不对的。
教徒能遵循自己模式,什么宗教都一样必须尊重。
其二修法必须一避免法律面前人人丧失平等,也就是一国不能两套法律处理同一刑责。
更不能违宪,州不能处理刑事类,且记得苏丹才是主要管理宗教信仰事物的合法者。

从刑法角度与执法能力去思考改善治安,才是重点。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聪明的你,真聪明吗?

从政者,理应为人民。无奈,最大的权力制造至大的腐朽,而人之所以从政,
接触权力尤其是核心的,良知凋零。
未接触权力的瞻往权力,前扑后续,忘记我是谁?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情,是期待得到人家赞扬。
但另一个现实,却是血淋淋的事实,谁与我争锋,就干掉谁?那怕是兄弟,忠心跟随者抑或曾为自己默默耕耘者。
每一道越接近自己的距离,眼光越凌厉,身怕自己被取代,更怕别人赞扬的人,总有一天会取代自己。
当然政治除了游戏,还有拥戴力,还有能力者,更有功高震主。
所以,迷茫了,狭隘了,丧失理智了!
一个害怕自己被取代的人,用的都是取代不了自己的人,也就是帮自己做事,而没有威胁的人。
很快他发现,他必须用不做事情的人。
结果,没人做事,各个都只是装。
装什么?
装做事。
正正实实在在做事的人,也害怕了,他们开始也学会伪装,学会不再如此积极。
结果真正做事的人少了,离开权力越来越远。
渴望越来越浓烈。
终究出现,权力的腐朽的高峰者,不可替代的人,一个血腥杀戮与不人性,更别谈做事,因为他只剩下贪婪。
另一边,是想效仿他的人,却也用错人,埋葬了自己的良知,青春,总选择愚蠢的事情干。
----------------------------
本来这两种人都与聪明的你我无关。
只要你善用智慧,只要你要求的是他去做,而不是抛高帽,给他去做。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别指望两类人,一种就是权力已经腐朽他的人,另一种就是还没达到权力高峰,已经腐朽差不多的人。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哲学三缺憾

当前的范畴,缺乏承认人的不完美,另一个问题就是思索自由的前提是解决你的自由与我的自由是有冲突面的,需要更高的智慧。第三个症结是人人相对的智慧并不一致。
当今哲人,必须思索解决如此三个症结,而不是让哲学的高度与人实际的距离变成一个遥不可及。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救国

救国,真的把一个人换下来就是救。
不对。
换上另一个上去,还是成同样问题。
这救国逻辑,是骗三岁小孩。

避免国家经济陷入“俯冲的状态”

依据解决当前经济困境,没错。确实马哈迪是熟悉的,但从没有根本思维从技术上,把国家体系从泥沼拔出来,似乎也不容易。
他的身份就好比懂得开飞机,而且技术熟练,甚至可以是从自动模式转手动模式。
僵化我国的一环是国家行政开销,另一环是如何有效教会绝大多数人自立与自理,而不是附着在国家体系里头,寻求一种只照顾自己生活的安乐,却未顾及如此庞大的行政开销。
唯如果经济像飞机俯冲的状态,似乎当前也没几个人有如此能耐可以做到安全着路。
而快速解决当前问题,何以如此重要,也就是避免国家经济陷入“俯冲的状态”,再谈解救,那时是回天乏术。

未深耕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民主未深耕,前路选择也不多。
虽然建立一套批判机制,但换人做后如何谋划与落实,相对比较模糊。
在基础上,一个国家拥有庞大公务员体系,要贯彻与落实政治建设,是相对不困难。
比较出现困惑的是批评对手的当儿,没几个人有真本事,知行合一的,有深度系统与捉住问题重点的。
在匮乏这些具体与可落实的方案,改革显得泛泛之谈。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去贪污前提是思索合作,对吧?

全世界民主,其实雷同。我国更明显。
民主有两条出路:
(一)深耕路线,时间长。也就是需要耗时耗力,劈荆斩棘,最终踏实的康庄大道。
(问题在于我国纠结于种族与宗教政治,开国迄今是一片荒野,民主只是从政者开拓的部分,有些不连贯的道路。)
(二)巨人法则,也就是强人政治,时间段。现今特朗普取胜技巧,也就是塑造如此的概念,连美国如此深度民主自主也逃脱不了魔咒。
(我国情况,原本我国延续是政党与政党对比,到后期出现的就是巨人法则,也就是强人政治的强强碰。在一个强人被拘押。我国政局需要另一个强人去抗衡现有失衡的一个巨人。)
-----------------------------------------------
说实在,没人希望民主不去深耕。无奈,民主发展除了种族与宗教政治,还有一个就是“支持者情意结”。
这些鲜明的标杆,有人担忧局势发展成一言堂与政治沦落寡头。
这当然不健康。
站在民主历程,我们可以理解,大是大非与国家处境,需要快刀斩乱麻,避免影响经济基础盘。
但主要政治的着力点必须施加在你我体认一个问题出现两个转换点。
民主走入刀口,个人恩怨与政党活动累计的积怨,谁的高度与能耐大,未必彰显政治动作可以摆脱困境。
我们更希望在举步维艰的当儿,评断与臆测,不如深究寻找更多的共识。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无论是谁管理,都在思索关键问题,也就是贪腐上,给予一个不但为自己为全民或国家,至少一个大家都站在正确,问题是一些立场与纠结上,都应该可以多进一份努力的,是吗?对吧?

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告示分类无需扰民

既然执法人员有能力分别毛刷,说穿了不过是执法人员按毛刷种类来分辨。
如果商家可以掌握按毛刷种类来分类。
执法人员无需大费周章的取缔,清真与非清真的油漆毛刷或任何需要分类的商品,给予清晰区隔。
这是非常容易解决的问题,一些人无须复杂成宗教课题,甚至变成一个政治立场的问题。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远在特朗普之上

主流媒体一直谈特朗普。美国司法谈的一号官员,其实比特朗普,更特朗普。特朗普说美国优先,其实他不是谈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