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关键

关键需要面对问题的时刻,你想消极应对或在鼓吹消极应对,你自己就是问题所在。

还政于民

什么是还政于民?就是把人民应有的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回到人民多数决的基础上。
如果政体与机制不健全,讲一堆废话毫无建树的,是浪费时间。
道理很简单,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不会因为未还政于民而修复,要从政者做事情,必须捉住让他们去做的关键。
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你不谈换,也不敢换,谈什么下一步?
网络充斥一堆假话,废话与毫无作为的丧气的话。
听信他们一成都死。
他们自己就是大毒瘤。
正本清源,这是必须的。
你不可能不去除问题肇因,更别说消极应对可解决问题。
消极应对,是帮凶。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用好替代坏,就是策略。从候选人起思考,如果候选人没问题,选最好的(候选人都没问题,就看候选人背后的党有没问题)。其次再思考是否需替换州政府,州政府合格,那就思考中央政权是否需要被替换?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故事还没完,是否太乐观?

355修正法案,其实凸显正副首相的不同步。迄今仍有人认定问题不出在在阿末扎希,伊斯兰党总秘书更认定巫统支持,将会与伊党同在。
伊斯兰党总秘书的讲法,意思是355修正法案,变回哈迪个人法案,如果通过巫统支持,国阵政府仍需变成政策。很好奇,张盛闻:马华坚持成功了与周美芬欣慰国阵贯彻共识,其实是不是把话说快了一点?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易只能观察一时

易,变易,简易与不易。
人生变易极大,福祸荣辱难料。很多人不懂易经,易经只是变成文人的卜卦。易经在古代是用来设计机器的。没骗你,以前的“木车牛马”就是用这原理。易经也是用来演绎,动者善察其变,也就是推演逻辑,例如你要设想变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东西,是用来推敲,所以古代人懂易经心思细密。用于命理,其实只能观察一时,不能捉准全部。

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异想天开的政客

从中国近代史,可以看到“北伐”的字眼,孙文壮志未酬,但后续到蒋介石,非要靠战争,把中共连根拔起。
最终,蒋介石败给中共,是因为人民厌战,毕竟没有什么比民不聊生更可怕。
如果有人认定毛泽东多厉害,其实是错在蒋介石并没有给当时统治的一片安宁之地,更没有修生养息的空间。
我倒认定是蒋介石把自己做掉,因为蒋介石除了搞政治,就是搞内斗及战争。
一群水深火热的百姓,如果民不聊生,得不了适当的精神上的出口,迷茫大于深信。
改革者,如果罔顾百姓水深火热,没本事解决问题,解救人民于水火。
迷茫的局势是有另一股力量不断反扑,质疑与杀伤力。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地区,政权再腐败,无法轮替?
毕竟双造奋身权斗,与让国人身陷战争,没什么差别。
没有期待,哪可能有人相信有希望,会改变,有明天!
这样浅白的道理,也搞不懂;别异想天开。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有些时候,我们用自己文明的角度去理解过去,实际上很多人忘却盲点,也少了尊重,诸如一个属于少数民族,一个在森林或海上过了大半世纪,他们延伸了祖上的文化,智慧。
说真的,求生技能,我们从不胜过在森林过活的人,在寻找食材,诸如野菜等,我们对可食用与不可食用,却展现如此盲目与不知。建构在浩瀚宇宙冥冥注定能留下,诚然不容易。
人都是大地之子,在世界各地流浪,一些依据武力与文明技巧,貌似剥夺回来的土地,叫国家。
回归到根本,其实人与人,交流才能发现,发现不足才懂得谦卑。
懂得谦卑,才懂得自重,能自重的人说话才不敢大放阙词。
在文明与您眼中的野蛮,基准点不同,未必优越。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从刑法与执法才能解决治安

必须以神的期待来诠释修法合理。教徒在属于少数的国度难道就不是教徒?他们依然必须生活。
非如此理解与扭曲这是不对的。
教徒能遵循自己模式,什么宗教都一样必须尊重。
其二修法必须一避免法律面前人人丧失平等,也就是一国不能两套法律处理同一刑责。
更不能违宪,州不能处理刑事类,且记得苏丹才是主要管理宗教信仰事物的合法者。

从刑法角度与执法能力去思考改善治安,才是重点。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聪明的你,真聪明吗?

从政者,理应为人民。无奈,最大的权力制造至大的腐朽,而人之所以从政,
接触权力尤其是核心的,良知凋零。
未接触权力的瞻往权力,前扑后续,忘记我是谁?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情,是期待得到人家赞扬。
但另一个现实,却是血淋淋的事实,谁与我争锋,就干掉谁?那怕是兄弟,忠心跟随者抑或曾为自己默默耕耘者。
每一道越接近自己的距离,眼光越凌厉,身怕自己被取代,更怕别人赞扬的人,总有一天会取代自己。
当然政治除了游戏,还有拥戴力,还有能力者,更有功高震主。
所以,迷茫了,狭隘了,丧失理智了!
一个害怕自己被取代的人,用的都是取代不了自己的人,也就是帮自己做事,而没有威胁的人。
很快他发现,他必须用不做事情的人。
结果,没人做事,各个都只是装。
装什么?
装做事。
正正实实在在做事的人,也害怕了,他们开始也学会伪装,学会不再如此积极。
结果真正做事的人少了,离开权力越来越远。
渴望越来越浓烈。
终究出现,权力的腐朽的高峰者,不可替代的人,一个血腥杀戮与不人性,更别谈做事,因为他只剩下贪婪。
另一边,是想效仿他的人,却也用错人,埋葬了自己的良知,青春,总选择愚蠢的事情干。
----------------------------
本来这两种人都与聪明的你我无关。
只要你善用智慧,只要你要求的是他去做,而不是抛高帽,给他去做。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别指望两类人,一种就是权力已经腐朽他的人,另一种就是还没达到权力高峰,已经腐朽差不多的人。

2017年2月15日星期三

哲学三缺憾

当前的范畴,缺乏承认人的不完美,另一个问题就是思索自由的前提是解决你的自由与我的自由是有冲突面的,需要更高的智慧。第三个症结是人人相对的智慧并不一致。
当今哲人,必须思索解决如此三个症结,而不是让哲学的高度与人实际的距离变成一个遥不可及。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救国

救国,真的把一个人换下来就是救。
不对。
换上另一个上去,还是成同样问题。
这救国逻辑,是骗三岁小孩。

避免国家经济陷入“俯冲的状态”

依据解决当前经济困境,没错。确实马哈迪是熟悉的,但从没有根本思维从技术上,把国家体系从泥沼拔出来,似乎也不容易。
他的身份就好比懂得开飞机,而且技术熟练,甚至可以是从自动模式转手动模式。
僵化我国的一环是国家行政开销,另一环是如何有效教会绝大多数人自立与自理,而不是附着在国家体系里头,寻求一种只照顾自己生活的安乐,却未顾及如此庞大的行政开销。
唯如果经济像飞机俯冲的状态,似乎当前也没几个人有如此能耐可以做到安全着路。
而快速解决当前问题,何以如此重要,也就是避免国家经济陷入“俯冲的状态”,再谈解救,那时是回天乏术。

未深耕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民主未深耕,前路选择也不多。
虽然建立一套批判机制,但换人做后如何谋划与落实,相对比较模糊。
在基础上,一个国家拥有庞大公务员体系,要贯彻与落实政治建设,是相对不困难。
比较出现困惑的是批评对手的当儿,没几个人有真本事,知行合一的,有深度系统与捉住问题重点的。
在匮乏这些具体与可落实的方案,改革显得泛泛之谈。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去贪污前提是思索合作,对吧?

全世界民主,其实雷同。我国更明显。
民主有两条出路:
(一)深耕路线,时间长。也就是需要耗时耗力,劈荆斩棘,最终踏实的康庄大道。
(问题在于我国纠结于种族与宗教政治,开国迄今是一片荒野,民主只是从政者开拓的部分,有些不连贯的道路。)
(二)巨人法则,也就是强人政治,时间段。现今特朗普取胜技巧,也就是塑造如此的概念,连美国如此深度民主自主也逃脱不了魔咒。
(我国情况,原本我国延续是政党与政党对比,到后期出现的就是巨人法则,也就是强人政治的强强碰。在一个强人被拘押。我国政局需要另一个强人去抗衡现有失衡的一个巨人。)
-----------------------------------------------
说实在,没人希望民主不去深耕。无奈,民主发展除了种族与宗教政治,还有一个就是“支持者情意结”。
这些鲜明的标杆,有人担忧局势发展成一言堂与政治沦落寡头。
这当然不健康。
站在民主历程,我们可以理解,大是大非与国家处境,需要快刀斩乱麻,避免影响经济基础盘。
但主要政治的着力点必须施加在你我体认一个问题出现两个转换点。
民主走入刀口,个人恩怨与政党活动累计的积怨,谁的高度与能耐大,未必彰显政治动作可以摆脱困境。
我们更希望在举步维艰的当儿,评断与臆测,不如深究寻找更多的共识。
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无论是谁管理,都在思索关键问题,也就是贪腐上,给予一个不但为自己为全民或国家,至少一个大家都站在正确,问题是一些立场与纠结上,都应该可以多进一份努力的,是吗?对吧?

2017年2月8日星期三

告示分类无需扰民

既然执法人员有能力分别毛刷,说穿了不过是执法人员按毛刷种类来分辨。
如果商家可以掌握按毛刷种类来分类。
执法人员无需大费周章的取缔,清真与非清真的油漆毛刷或任何需要分类的商品,给予清晰区隔。
这是非常容易解决的问题,一些人无须复杂成宗教课题,甚至变成一个政治立场的问题。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远在特朗普之上

主流媒体一直谈特朗普。美国司法谈的一号官员,其实比特朗普,更特朗普。特朗普说美国优先,其实他不是谈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