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日星期五

章龙炎,反对稀土环保产品,也是环保


读毕《绿色盛会打着绿旗反绿旗》,章龙炎可以证明的是风力发电与混合动力汽车等使用稀土产品的消费品不环保;不能证明稀土是环保的。依此类推,章龙炎文章在鱼目混珠!
道理很简单,我们需要张椅子,这动作不叫环保,我们砍棵数来造椅子,这叫破坏环境!
问题是使用木椅,我们仍可以重新种树;可稀土提炼厂的杀伤力是无法修复。
章龙炎写的《绿色盛会打着绿旗反绿旗》论点充斥谬论,稀土本身不是绿旗。绿色经济并非全然倚赖稀土,所谓稀土厂带着的是管理的隐忧,而我国政府的管理无能与红泥山经验,再再显示我们的忧虑大于一切。
再者,什么是环保?什么是绿色经济?
真的没有稀土就没有绿色经济?绿色经济领域并不是章龙炎说指的如此狭隘,没有稀土就没有绿色经济存在。
章龙炎上文写偏了,说错了!或者减碳排污,这事情并不是环保,而是减少对于环境的杀伤力。
世界需要稀土没错,蔡细历自己也说没有多少人是稀土专家;如果没有我们为何而建?这些应该交给先进国去处理,不是吗?为什么先进国都拒绝?
原因很简单,因为得不偿失,因为无论消费品的价值多被世人需要,但是都不是环保。
他说,风力涡轮机里的永久磁铁需要用上2吨的稀土。
问题在于,2吨的稀土可提供多大的经济效益?这些经济效益不是环保。而是人类社会文明需求啊!
环保产品混合动力汽车,也是。所以,只要是经济消费概念下,我们倡导的环保只是把杀伤力降至最低。而不是因为环保产品就代表它完全没有问题。
汽车一多,本来污染就高,难道环保产品混合动力汽车已经是零排放?不对吧!
这些议题不清,搞出来的文章是不汤不水!因为写作的人为了合理化自己拥护的人的动作,不是绿色盛会的绿并不绿,而是章龙炎自己把经济消费有了环保部标签就认定否定这些产品的价值,就等同反对“环保”。
还说没有稀土就没有绿色经济?这逻辑不对。
倡导环保,本来就集中于倡导公共交通系统的完整性与廉宜,能做多少就多少只是碍于比较下的环保价值,这些消费动作本来就不环保。
如果真倡导环保,《绿色盛会打着绿旗反绿旗》中绿旗的说法只是笑话。
节省能源和减碳的功能,只是思考更环保的价值观,但它们一样对于环境具有杀伤力。
绿色盛会既然打着绿旗,借无知的章龙炎文章提醒大家,能不多消费就不消费,能不开车就不开车,这才叫环保。
稀土的问题并没有因而在地球上消失是因为文明需求没有消失,混淆说法,可能只是写作人的无知,并不是人写的文章就是对的。
章龙炎,只要稀土制造不环保,反对稀土环保产品,也是环保!

绿色经济
http://baike.baidu.com/view/139606.htm
绿色经济是以市场为导向、以传统产业经济为基础、以经济与环境的和谐为目的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经济形式,是产业经济为适应人类环保与健康需要而产生并表现出来的一种发展状态。
北京工商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遂宁绿色经济研究院院长季铸教授是绿色经济系统理论的创建者和实践者之一,他将绿色经济(Green Economy)定义为:绿色经济是以效率、和谐、持续为发展目标,以生态农业、循环工业和持续服务产业为基本内容的经济结构、增长方式和社会形态。  绿色经济漫画图绿色经济一种全新的三位一体思想理论和发展体系。其中包括“效率、和谐、持续”三位一体的目标体系,“生态农业、循环工业、持续服务产业”三位一体的结构体系,“绿色经济、绿色新政、绿色社会”三位一体的发展体系。

1 条评论:

pingjinn lim 说...

流行坎止:打着绿旗反绿旗●章龙炎

http://www.nanyang.com/node/425912?tid=812

整体而言,除了槟州发生(为什么是槟州?)不愉快事件,2.26绿色盛会2.0可说是和平举行。这一点,参与者应该受到赞扬,国阵政府说好的和平集会,也没令人失望。
可是,盛会当天一些接受电视访问的民众,包括绿色盛会2.0筹委会主席黄德在接受电视访问时那一副咄咄逼人的神情以及“人民出声了”这一句话,我感到不吐不快。
不吐不快的理由,不是因为我特别关照国阵,而是因为我本身对环保的思考。为了了解稀土是什么东西,我在网上搜寻相关的资料,得到的讯息是:稀土已经成为全球的战略矿物;因为稀土在节省能源和减碳的功能,没有稀土就没有绿色经济。
稀土废料会有辐射
稀土在这个地球上并不稀有,而是他分布太散,开采不容易。稀土本身是无害的,但在提炼后留下的废料会有辐射。稀土用途广泛,从我们日常使用的手机及其他电器,电动车到军事、风力发电和太空业用途,稀土不可或缺,因为稀土的一个特色是即使在高温下,仍然保持磁性。
以环保人士喜爱的风力发电为例。每一个3百万瓦特的风力涡轮机里的永久磁铁需要用上2吨的稀土。另外的一个环保产品混合动力汽车如Prius每一个摩托含有一公斤的稀土,每一个电池至少含有10公斤的稀土。
废料勿埋我家后院
因为有这样的了解,我从绿色盛会2.0得到的第一个结论是:绿色盛会的绿并不绿,主办单位是打着绿旗反绿旗,为了环保但却反对环保。
因此,不管是绿色盛会1.0或绿色2.0或n级版绿色盛会,最大的目标就是不要稀土提炼厂在我家后院,莱纳斯最好滚回澳洲,把废料埋在自己家的后院。
好了,即使我家的后院没了稀土提炼厂,地球的另一边还是会有稀土提炼厂,地球还是同样受污染。我们是不是还要还大力提倡大家使用像混合动力汽车的“环保产品”和风力这样的可循环能源呢?
我不否认也无从否认绿色运动—不管是真绿还是假绿,会激起人民的力量和反思,从绿色盛会2.0里民众的一些反应(我相信许多参与的人是也是这么想)来看,把绿色课题和人民力量、人民是主人、这是我的国家、亲政府反政府等论调混淆者占绝大多数。
地球不会消失稀土
从这一点来看,绿色盛会在提升人民对环境保护的意识而言,我认为是彻底的失败。原因就是它打着绿旗反绿旗,传达的讯息并不鲜明(至少对我来说这样的)。从公民社会的角度来看,非政府组织或者其他民间组织,议题不清,搞出来的结果是不汤不水,也容易被人“骑劫”。
我胡说了吗?那请问,反稀土和反莱纳斯是同一个课题吗?不是的。绿色盛会2.0筹委会不管把自己讲得多么的绿,把反稀土和反莱纳斯混为一谈却是许多人不愿意谈的事实。也就是说,即使莱纳斯被“成功”赶出马来西亚,稀土的问题并没有因而在地球上消失。
文:章龙炎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