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

关于刘镇东的“后门”

走后门的意思是通过内部关系与不法手段通融,牟取非份利益。
看懂,再说话,比较稳当。说三道四,且看修为。俚语,贴切既合,不贴近,欠缺学问。魏家祥评论似是而非。

要谈,看回全部当年刘镇东的期待,至少看回相关当时他何以提出后门论的文章,清楚他当时讲什么。如果说他“嘲笑”,何以讥讽?其实关键在于他提出直选上议员的文章。如果我们既然要谈公共,是需做,而非不做。
如果机制不足让上议院,角色与机制给补足。
好过他当初描绘的,为了有官职,才出任。为了要当官,走后门。
如果要谈公共,知道与清晰宣导何谓上议员了吗?
至少他刘镇东重视,也清晰谈改革。才有如此的文章。
一般人为嘲笑而嘲笑,讥讽而讥讽,个人议程与立场外,得不到更多的养分,也刺激更多思考与重视。
走后门抑或革新,在于促使改变或重视人的才智被使用。
谁被任命,也不应是局限在议员里头挑选。如果被委任者有想法,想有作为,至少给渠道某些人落实。
言论自由,如果沦为瞎笑与嘲讽,讽刺文字徒像漫画册内容章节的翻滚,没有深层意义,只是嘴巴痒痒。
持续与选择放大枝节而不重视进程,也只是浪费时间。
浅谈而期待社会就会改革,是妄想,不愿更替系统及全面理解,问题难解决。如果兴趣刘镇东任上议员有何期许,出任官职从何做改变,其实也需给刘镇东一两个月履行职责后,再谈他的想法,局外与局内,我更不希望是纸上谈兵。

 就刘镇东提出直选上议员,我也不全盘认可。政治委任与政党委任甚至非政府组织推荐可以成为比例环节,甚至上议员的职责比下议员更吃重,在法律核实的专业考量与执法内容的可行程度,反建议从律师公会与司法界退下来的人选,一并对于立法的完善与执行此法对于国家或民意的影响下,采取比重制。
很大程度,大家并不清楚。如果我没记错,上议员依据西敏制是可以立法的,只是不包含财政或金融的法案。当然他们的角色倾重于修法,如果有立法是需要下议院再通过。其实上下议院的作用,原本是让法律在更周详的考量,甚至有不周全圆满的部分,通过复核与退回,建立一个属于法律体系的拟定执行前的监控。
说真,任何新法被确立,执行按西敏制仍有一个检测时期,新法其实可以被重新再带入议会厅做检讨。
(我个人觉得受为上议员,需要的是一个门槛,建立能力与资格或专业背景或社会需求为基础。打造一个恰当的人在恰当位置,我比较倾向的是举荐制度,而部分上议员直接选举产生,也是依据条件,毕竟属于次阶段立法与修法为主的层次,仔细验证新法与检讨旧法是否存废与拆开甚至因为社会变革立定新法,都是上议员的职责。)

2018年7月15日星期日

巴生文化中心

重提巴生文化中心,一在地文化是时候保存,否则流失。二是文化中心形式,可以是活体,也就是体验的。
好比,饼家掌握籍贯传统糕点的技艺,是算在里头的。
这些属于活体,就算没有文化中心,也需再给新生代知道,尝试。
一些从旧时代留下的绘画风格,如甘榜画,版画。甚至巴生地域画家的著作。另一些是历史人物与区域发展历史收集。
好大一部分,根本没钱没人去考究,但好比许多人名路牌背后的意义,巴生曾存在的桥梁建设,不同时代的人文风情。
整个教育体系,诸如华文教育,食物如肉骨茶,海南饭,吉胆辣椒饭等。
更遗憾的就是旧物,如果从没搜集,分类,留不下来的。
五年十年甚至更久,什么都没动,最终确实什么也留不下了。
文化馆是留给下一代明白上一代,尤其是在巴生作为一个先民踏足的注脚,这里有的不只是华裔,更有爪哇人,米兰加保人,武吉斯人,印度后裔,甚至原住民。
还有一群混合的文化,这些全数属于特殊,通过婚姻的结合,通过混居而影响,没有刻意提出,没有人记得更不懂得的。
我不会因为谁不高兴,而不提。
如果什么也不留存,我们谈什么文化发展?
如果我们只在意那些金钱价值甚至直接可以赚钱的,那谁不短视?
如果应该做的维护工作,你告诉我这些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不能帮你赢得选票,甚至不能有什么利润。
如果是如此,任何博物馆都丧失存在的意义,任何文物与叙述事情时代演变的都无法留存。
人仅像浮萍般,你的过去,你家族过去,你族群的集体贡献与过去,你可以不在意?真的吗?
正确吗?错得离谱。

2018年7月2日星期一

马哈迪与安华下的希盟

如果马哈迪与安华是按当初的约定,前期属于困难期,马哈迪相对砸下的两个政治作用力,一是制衡巫统(相对虚假的叫法是国阵,但里头两个装饰作用的政党,没什么作用)及借诚信党的待遇打伊斯兰党。二是调整策略,务必纠正弊端,削减集权,但更关键的是他想落实当初他的理想。
诚然,这处于两个阶段的内阁,马哈迪的理想无法通过安华落实,是否延续?马哈迪其实自己多次遭遇到接班人问题,倒不如自己做。
可以肯定的是马哈迪修正主义,在政策上奏效,而外资对于他执政后的路线会不断的开阔与肯定。
毕竟,这一调整,需要一些时间去考验成效。
比较逊色的是马哈迪这个班底相对仍未对经济如何朝向扩大,而暂且只是消费力持续扩大来抵消消费税的取消。
在相对未公布利民与惠商政策,整个步调处于国人调整思维,积极与改变处事态度,这诚然不容易。
适切上没有多少国人明白其实马哈迪向东学习,最大症结还是希望国人学习日本人的严谨,牺牲与求上进的态度。
这很不容易。日本是从悲情城市中大侵略的败走,延伸出务必力求民族性的不同。
单从资源回收的细目与餐馆对于叶子也可以成和式的餐饮垫,人文素质与精致,艺术唯美的态度,哪里有如此多人有闲暇去理会一个老人的唠叨!
二层次的政治任命。安华即将走的路,是力求打破松绑与更有效能的治理,属于微观与细节。
而马哈迪凭借治国多年经验是从老练治理上做宏观与策略。
或许,这两代用人在态度上有差。
马来西亚的困境已经打破,而如何直速前进,说穿了还是需要国际化来推。
马哈迪前段必然是守成,而只有固盘后的安华本质上前段做的好,后段更容易。

2018年6月4日星期一

马来西亚需要多元的在野党

希望联盟在马来西亚的六十多年后,成功轮替成为新政府。而遗留下的在野党空缺,是否有称职的监督角色扮演,抑或接下来的马来西亚民主之路,确立在所谓的两线制,是否依然属于健康?
我们姑且用现有体系存在的马来西亚版图中,三大阵营皆是拥有各自治理州属,而这些阵营同时也是在一些执政党,而另一些敌对阵营在州属扮演相反角色。
在州级别的政权分别由三大阵线所垄断。
站在三大阵营特质上属于主张多元开放路线为主轴的希望联盟已经获得委托。
但站在另两大阵营,或许是否在在野党立场能彰显更充分,让马来西亚朝向更民主,多元与开放,这似乎有些顾虑与纠结。
首先我们从执政与在野特质上检测,我们更全面看到问题:
(1)伊斯兰党为轴心的阵线,分别执政吉兰丹与登嘉楼州属,在彭亨也处于相对不弱。我们姑且可以从伊斯兰党脱离民联后,在国阵积弱,而取得的胜出。又或者我们可以说,这个版块处于穆斯林或指马来人为主的区域版块。
伊斯兰党在本届大选,全力火力攻击,却只在相对自己优势的区域凭借三角战出线,某个程度上在其他州属的败走,也相对显示势力的萎缩。
但从伊斯兰党领袖自己号称,把马来西亚当前困境与难题丢给希望联盟,而未来他们可以主政中央,言辞缺乏务实,但也可以看出伊斯兰党似乎对于解决问题缺乏信心与格局。
(2)以种族政党组成的国阵,这似乎跃起成强大的在野党,但似乎也只是以巫统为主轴,其他种族政党积弱,甚至马华已经示微,甚至战绩不如印度国大党。其他东马如沙巴出现成员党的叛离,而巫统尚未经由党选来合法化政党地位,甚至砂国阵是否继续存在?目前都处于一个相对未知数。我们也可以看到由于国阵内部成员党角色的可有可无,内部制衡的微弱,一党独大与倡导金钱政治,官商挂钩等许多问题。
由于当权时期太久,而未来是否成功在5年十年后夺取,这都是一个未知数。
过去骑劫国家资源来竞选,在失去中央政权后,内部矛盾激烈,很难在一时三刻能有所作为。
-----------------------------------------
反,从这两个主要阵营中,我们看到种族主义路线与宗教势力的影响,角色对调到在野。
在野缺乏一个宏远,有效,能避免在野党未来让国家路线陷入满口宗教与满嘴种族优先,这是一个接下来国会处于相对不健康的水平。
在此刻,其实相对于民众需求,实事求是的精神,接下来5年十年光景,我们需要一个属于比较人民立场的在野党,我们务必从更草根,贴近民意去发展如此的公民立场。
一个相对于国家议会如果充斥着种族主义路线与宗教,都是不健康的。
站在国家前途立场,恳请公民社会的一份子思索,把资源集合,把人脉统合,至少未来五年让如此的属于能把基础民众意见的代议士给建立起来,由于要出线不容易。一切必须源自有服务与接触,更必须得到足够的广大群众的支持,进而得以付托。
站在一个更好的将来,恳请社会良知与公民社会推动的齿轮,促成一股力量从理性问政,系统监督的层面出发,马来西亚需要多元的在野党。
而,希望在地方民主选举中萌芽,倘若我们期待的议会不再是种族主义路线与宗教势力的反扑,甚至未来政权轮替,能有更理想的选择,我国需要如此的准备。

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睡不醒的人

当人生而不平等,土生土长被视为外来,无法涵盖被视为其他。而突出的优越感,却无法自立与自理,依靠别人来养。
整个游戏规则凸显分离,而谈团结。
整个需要持续增长,只谈分配。
整个需要修复体系,只谈威信。
一个临界崩塌,却仍寻找不了的更美好。
依靠“鸦片”麻醉的感觉来强忍痛苦。
必须使用强心针来精神喊话!
仰赖着人治而不去完善法治。
腐朽的贪腐,不知羞耻的继续想主宰,做梦!
南柯终究会梦醒,陶醉在现实仍注射余毒来毒荼。
多少代的少数人享受多数人成就的金纸陶醉。
麻木不仁的检讨人性仅有的尊严,把想说真话的人给捉了起来,囚禁,施虐,粉饰太平。
一场嚎啕大雨,哭醒了万众一心。
一场浩劫的背后,如此的蝼蚁竟然想继续称霸!
糊涂的可以,不可以舍弃他竟是如此的高调!
是活该?是痛楚?是麻木不仁?
是一个失重的感觉,许多人坠落可以更堕落,去捉腐败的余温。

2018年4月14日星期六

谁救国?

差不多二十年前,一位马来长者对我的启发。他说马来西亚像是钻石矿区,英国殖民地政府留下一套足以发展我国成英国美国德国的驱动力,还有英国也没有的天然资源与持续的好天气。这里是钻石矿,我们不能敲出一块,挥霍一块,甚至占为己有,我们要刷新整个辉煌,打造一个富庶,一个永不败!

2018年2月10日星期六

选前论战

其实马来选票越分越细,对马华越不利,好比马华以前掌握了国阵且巫统完整的马来支持票。现在如果华裔票没回弹,巫统上届支持马华的再分散出去。实力比,最显得格外变化的政党不只马华一个,民政,国大党等,举凡依赖这的政党随时翻车。
如果巫统与伊党外加希盟诚信党或土团党,其实玩法变成简单。就是分出来的马来票必须高于非马来选票,巫统才能取胜。某个程度,现况是混合选区如果如此,不利巫统。
反倒城镇区域却对于公正党有利。
剩下马来选区,原本是巫统的票仓,所以这就看彼此实力在该区或州选区的交互影响。
目前变素州属于柔佛,沙巴与彭亨。
谁主导,谁就赢得来届大选。
砂拉越变数不大,且走民主滞留倾向,除非对于伊党颇有微言。否则多保局。

希望联盟凭个别选区情况调整作战就可以反克国阵。国阵的弱,并未造就希盟的强势。
消费者马哈迪,加剧国阵灭亡的脚步,毕竟国阵值得骄傲的时期,全部与他有关。
如果马来选民认定马哈迪可以取代纳吉,那就是国阵溃败的关键点,毕竟从拉伯到纳吉,竟然长达十年以上的马来人普遍上的地位不如从前。
或许,这是伊党看到想取代巫统,问题是伊党本身没足够的政策与执行势力与财政管理经验去做这件事情。我想也是马哈迪站出来的考量点,这是一个关键转寰,资深的选民可以痛恨马哈迪的独裁,却没有人敢驳斥他带动经济的能力,虽然痛恨马哈迪的铁腕与跋扈,却可以说当年经济蛋糕是在扩大的情况下,享有。
而当前纳吉或短期的拉伯虽然企图做大经济蛋糕。但整个国家没有一个环节属于强势,也没有经济环节值得表扬,更没有企业商家在政策辅助下大幅飙增。有的是合并,甚至国营企业的切割,公共建设的不足,庞大的资金调度的不够灵活。这败血的动作在于对于实际经济概况上,纳吉没有充分了解,在实践贯彻上也缺乏务实。
用比较法,很容易带出差异。而马来选民看懂后,似乎国阵已经不再是有城堡城墙的,他们连守也没在做,更别谈攻。攻在经营国家,是对未来国家命运的进取,绝对不是攻击政敌,这点上届国阵搞错,继续搞错的话,似乎大限将至。

2018年2月4日星期日

抵巇

抵巇,物有自然,事有合离,天下間任何事情都有裂隙。
抵者,可抵而塞,可抵而却,可抵而息,可抵而匿。
而巇,隙得到弥合,继续保持它的继续完整。
事有近而不可见;有远而可以知。
攻坚之道,轫乘瑕则神。
纵者,合众弱以攻强。横者,聚强以攻众弱点。
纵横之术,以载大道,合乎情与理。

2018年1月14日星期日

肉骨茶

或许只有吃过方知味浓,爱吃才懂多疯狂,肉骨茶对于巴生人是传奇,吃肉骨茶的习惯更是另一个层次的传奇。
这吃的文化如果来自生活,来自习惯;也只有在地人看了偷偷笑,笑之后其实我所言非假,这神奇的故事从一个人呱呱落地开始。
(1)肉骨茶当奶喝,这一开始流着肉骨茶家族的血的婴儿,原本应该从喝奶开始,结果这些对奶过敏的父母请教这些肉骨茶汤可以养大孩子的秘密,当然这是偏方,结果除了卖肉骨茶的,巴生也多了喝肉骨茶长大的孩子。
(2)小童级别的吃法,一盘肉骨茶饭淋满汤汁就这样喂饱孩子。再晋级就是,拿几块瘦肉,然后撕开铺在饭,这又是谁的肉骨茶吃法?
(3)排骨与瘦肉的少女与儿童的吃法。这是一个正式吃肉骨茶的开始,当然如果你随着家人吃肉骨茶,其实你是吃瓦煲的,严格说如此的吃法,还没有独立!
小孩当然当自己很自豪,自己长大的,就是父母亲点了一碗小碗肉骨茶。
能够吃是自豪的,因为象征自己被当一个独立的个体开始。
很多孩子开始都不懂欣赏猪皮更不懂连肉带皮吃,不懂咀嚼,品尝。
所以这算一个阶段。
(4)孩子到少年,经常吃肉骨茶会吃腻了。而这开始吃小骨瘦肉,一些摊位煮得很滑顺。父母或许会给孩子点五花肉,一些孩子尝试了带层次,三层肉的吃法,或许改变了一些小食客。
但这些吃的培养不容易,为什么我特强调小骨?因为小骨一开始皮带肉,嗯,依据如此吃,香Q是特色,嚼劲也培育出来。
从你细节上吃,突然你就发现骨头连胫的乐趣。
不得了。。再停不下来,对吧?
(5)发现大骨的乐趣,你觉得如此就是食家,差得远。
有人365天天天吃,也未必晋级。
大骨,其实分Ka Wan,没错,听起来就是你的Kawan,朋友。。目前还有人必须吃三个,肉质,肥油与嚼胫。所以与汤合一就是Empat sekawan。。
(6)吃吃下,更精湛的吃法出来。
脚弯算什么?我要特点脚弯边。
脚弯边是留份,也就是一只猪,四个脚,能有多少脚弯边?
吃脚弯边,还不够。。
这肉骨茶的吃法,吃到最终是神话级别,那就是享受起猪尾巴,这东西只有特殊特别爱特别留,因为一条猪一份。
甚至我现在要讲的是猪元蹄,这东西很够力,现在女人都抢着吃,何以?胶原蛋白也!
我不懂谁能一定要档主留给他或她,但如果天天报到,或许垂青吧!好吃的档口能吃到是恩赐。
这写下,肚子饿了,记得来巴生!

2017年12月3日星期日

前大臣卡立的失算

前大臣卡立的立场,让伊党尴尬。按逻辑,加入伊党或许比他目前独立人士而靠向巫统好。
其实巫统与伊党是相当大程度选区竞争是对立的,前大臣卡立这一帮助巫统,等于削弱伊党在雪州的胜算。
其实按形势,难道伊党能不击退巫统而得到更高的声望?这是不太可能的。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不够聪明的报案做法

马华报案,报对了吗?其实应该说弄巧反拙。试想不满你的人会费尽途径,用许多已经知道的“代名词”,你不能告更不能查,大家不过哈哈大笑。
但如此分享也不可以,同理心下是把票倒了一大桶。

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公民这笑话

一个他家路灯不亮,做大事的不会去管。
一条沟渠坍塌,会导致他家水患,做大事的不会去管。
他们觉得自己很够公民,不削做小事情,要做就是骂人的大事。
干林神的可以一大群人,讲纳吉可以一大群人,志同道合咬牙切齿。
直到有天,他家淹水,他干天骂地,没人理会他。
大家忙着干林神骂纳吉,你家淹水,你又不会死,谁理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