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油价跌,物价不会跌

其实如何说油價跌時,认定是好消息本身就是一个怪相,物价没有因为油价而调降,这是事实。
就算油价跌没意义的啦!
至少油价降到最低,美金滑落,甚至美国原油产量大增,再跌跌不休,现在的定价未反映应该有的低价位,倒是油价涨时,就价位高过应该高的一些。
当然,这定价策略的前提是让石油收入不会归本。
把自由浮动后,最高与最低平均持续多久,算一算,再看看都是在赚亏点上打了斧头;是起了多少,降了多少,每星期的起或落都站在盈利点上。
处于如此浮动的油价,造就百姓在高企不下的物价之中。难道有讲错吗?如果当初有补贴油价,基本上通货膨胀率是可以抑制的。
(经济策略上用持续吸纳涨跌幅,但整体经济处理平稳,需知道物价或上就不会下是基本市场原理。)

2017年5月10日星期三

人要完美先要意识人的不完美

物质条件降到温饱求存,人回归到野兽阶段。
人只是共生与繁衍,将期待价值扩大到生生不息,其实都是在一个非我的阶段,蒙骗自我。
人,对于自己的认知。
别回避自己是无能无力,更别妄自菲薄。
存在是对群体内寻求价值,更是寻求自我价值中先寻找心灵深处的平衡。

人生就是如此,不圆满,才谈道德,有问题,才思索法律。人的最不完美就是强求一百分,忘记了对九九分的努力的肯定。
圣人的理念多完美,但圣人本身其实也不是完美。
追究与强求他人达到你的道德,本身也不算很道德。

人要完美先要意识人的不完美。

2017年5月7日星期日

从巴生文遗节说起

《从巴生文遗节说起》
在2017年5月6日及7日,巴生南区也就是巴生古迹区,更贴切的说是在Jalan Stesen 1,klang也就是巴生后街或有人叫日本巷,这是马来友族的叫法。
当然图片这是火车站前路,而举行的地点是隔壁一条路,后街作为巴生人记忆最深切的印象是书包与学校用品,例如校服校鞋等。当年是经济又便宜,甚至是非到这里不可。
有些人是吃了肉骨茶再来,一些人选
来德地非看那已经漆黑的小招牌,写着德地两个字。
德地,一些人选盛发,当然盛发有了壁画绘制肉骨茶历史。
德地,是什么?肉骨地,人名,甚至就是肉骨茶始创人的名字。
文化遗产留薪也留香,当然这些是可以吃的。
不能吃的诸如古老行业埋藏这街头,你要祝贺他人新张,你要找块玻璃,然后写上吉祥话,这行业叫什么?镜庄,但也有瓖一些框架的工作。
这些说真的,你在一般新社区找到吗?没有,对吧!还真不是巴生市区这些老区,找不到旧行业。
诸如你喜欢古董表,坏了不走,找师傅,也得到老街。
老街,好像无事不登三宝殿。
可是她老街解决您的烦恼,其实您也没留意这些地方有什么?说真,消失的很快。
白铁业做了许多当年的器具,说真的很耐用,一个用上一辈子,捉老鼠的笼子,抽油的工具,许多许多,一些实在又好用的东西,你没问老板,还不懂如何使用?那这是什么?
这老街有许多许多。。问题是如果大家不走进来,你看不到潮州人传统的潮兴,也看不到中国酒店的和谐。
这些东西是我们实实在在的文化资产,甚至乐队表演和一些民俗可以流传,老行业的好,不容易!
走进老街,新生代打开你的眼界,看看百年前,你的祖先,你的先辈就这样一步一脚印走来,很不容易。
他们学得技术,他们一代代传承。他们坚守家业。
你们来老街,用挖掘,用发现,重新认识,这才叫文化遗产。

2017年4月30日星期日

《从伊斯兰党与公正党断交谈起》


伊斯兰党最终选择在伊斯兰党党中央代表大会要求与公正党断交,似乎这在大选之前必须处理的事务是与希望联盟的关系,比较尴尬的是如果处于伊斯兰党继续与公正党合作,必然不能再像过去一般的具有更大的谈判空间。

须知道伊斯兰党现在存在内部的分歧比较少,虽然有些现役的国州议员存在异议,但是毕竟政治的现实上这些人继续上阵的可能比较低。

但站在伊斯兰党是否依然存在继续执政吉兰丹抑或在登嘉楼州的胜算?

严格说,伊斯兰党必须在来届同时面对巫统与前战友分裂出来的诚信党的夹攻,这是属于比较吃力的,毕竟诚信党领袖的出走,本质上除了政治理念上的分歧,其实更重要的是伊斯兰党的模式太守旧,无法有效在州财政上寻求突破,或许形成伊斯兰党与巫统的若近若离。

但不可否认的伊斯兰党必须依靠中央的扶持,财务周转与民生问题才得以解救。

单纯以宗教抑或宗教司派系的退守,很明显政策的选择是越来越少,而过去一贯的清廉形象,随着聂老的离去,似乎在许多伊斯兰党领袖并不能再同日而语。

反倒森林课题的处理,原住民课题,这些恰好是诚信党领袖之前非常重视的课题,这也可以解释两党在东海岸三州持有不同的政治主张。

但基于宗教保守派,根本不能席卷全国,甚至国阵在国家财务解决方案倾向于税务,更不能在开源上下功夫,严格说如果没有大幅削减公务员数目,也等同财政预算案中的行政开销永远需要高企不下。

如果未来必须仰赖消费税来养国家,似乎消费税虽庞大,但累积的国家摊还债务上仍是捉襟见肘的。

国阵似乎不怎么敢要求朋党,甚至要求这些人不贡献也别继续要求那么多。

但执政如此久远,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政经难分离,国家不再像过去可以依赖大型的国企来填充,反倒这些持续国家债务的扩大,让执政者在处理大型的国企上,似乎也禁忌。

长时间东不成,西不就的局面,开源节流的主张不能打开,国家不断的吸纳中国资金来发展,倘若中国资金在自己国土上遭遇问题,整个恶行循环与马来西亚国体缺乏自己能独立的项目,资金或一时遭受影响。

这是不利的。

我国过去依赖制造业与旅游业做基础;但近年似乎制造业不再扮演关键角色,向东学习的呼声,已经近乎呆滞,日本模式毕竟自求多福。

但现在阶段,似乎国家在现任执政者并没有任何建树,伊斯兰党期待与如此的窘境的执政者绑在一起,本身就不算一条好的出路。

另,伊斯兰党寻求第三方合作,却似乎被切割成纯粹宗教与一些回阵等没两样,这些政党本身就没什么影响力。

反倒,如此的切割,对于希望联盟,尤其是公正党是寻求解套的机会。

毕竟伊斯兰党自己先撕破脸,雪州联合政府的模式,让伊斯兰党自己要放弃执政身份,来在雪兰莪竞选,这造成伊斯兰党自己在角逐州选区先丧失优势。

不要阿兹敏大臣的光环,似乎伊斯兰党仍洋洋自得,这些自欺欺人的做法,我是这与从政的基本功是背道。

这没关系,如果伊斯兰党要与公正党断交,也宣布了断交,首先就终结与雪州政府任何关系,选择退出雪州政府,否则似乎接下来落人话柄而已。

你与希望联盟中几个政党都选择不合作,为什么仍留在雪州政府里头?太怪异了。

2017年4月26日星期三

关键

关键需要面对问题的时刻,你想消极应对或在鼓吹消极应对,你自己就是问题所在。

还政于民

什么是还政于民?就是把人民应有的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回到人民多数决的基础上。
如果政体与机制不健全,讲一堆废话毫无建树的,是浪费时间。
道理很简单,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不会因为未还政于民而修复,要从政者做事情,必须捉住让他们去做的关键。
政体与机制不健全,你不谈换,也不敢换,谈什么下一步?
网络充斥一堆假话,废话与毫无作为的丧气的话。
听信他们一成都死。
他们自己就是大毒瘤。
正本清源,这是必须的。
你不可能不去除问题肇因,更别说消极应对可解决问题。
消极应对,是帮凶。

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

你根本无需投废票;用好替代坏,就是策略。从候选人起思考,如果候选人没问题,选最好的(候选人都没问题,就看候选人背后的党有没问题)。其次再思考是否需替换州政府,州政府合格,那就思考中央政权是否需要被替换?

2017年3月30日星期四

故事还没完,是否太乐观?

355修正法案,其实凸显正副首相的不同步。迄今仍有人认定问题不出在在阿末扎希,伊斯兰党总秘书更认定巫统支持,将会与伊党同在。
伊斯兰党总秘书的讲法,意思是355修正法案,变回哈迪个人法案,如果通过巫统支持,国阵政府仍需变成政策。很好奇,张盛闻:马华坚持成功了与周美芬欣慰国阵贯彻共识,其实是不是把话说快了一点?

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易只能观察一时

易,变易,简易与不易。
人生变易极大,福祸荣辱难料。很多人不懂易经,易经只是变成文人的卜卦。易经在古代是用来设计机器的。没骗你,以前的“木车牛马”就是用这原理。易经也是用来演绎,动者善察其变,也就是推演逻辑,例如你要设想变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东西,是用来推敲,所以古代人懂易经心思细密。用于命理,其实只能观察一时,不能捉准全部。

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异想天开的政客

从中国近代史,可以看到“北伐”的字眼,孙文壮志未酬,但后续到蒋介石,非要靠战争,把中共连根拔起。
最终,蒋介石败给中共,是因为人民厌战,毕竟没有什么比民不聊生更可怕。
如果有人认定毛泽东多厉害,其实是错在蒋介石并没有给当时统治的一片安宁之地,更没有修生养息的空间。
我倒认定是蒋介石把自己做掉,因为蒋介石除了搞政治,就是搞内斗及战争。
一群水深火热的百姓,如果民不聊生,得不了适当的精神上的出口,迷茫大于深信。
改革者,如果罔顾百姓水深火热,没本事解决问题,解救人民于水火。
迷茫的局势是有另一股力量不断反扑,质疑与杀伤力。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地区,政权再腐败,无法轮替?
毕竟双造奋身权斗,与让国人身陷战争,没什么差别。
没有期待,哪可能有人相信有希望,会改变,有明天!
这样浅白的道理,也搞不懂;别异想天开。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有些时候,我们用自己文明的角度去理解过去,实际上很多人忘却盲点,也少了尊重,诸如一个属于少数民族,一个在森林或海上过了大半世纪,他们延伸了祖上的文化,智慧。
说真的,求生技能,我们从不胜过在森林过活的人,在寻找食材,诸如野菜等,我们对可食用与不可食用,却展现如此盲目与不知。建构在浩瀚宇宙冥冥注定能留下,诚然不容易。
人都是大地之子,在世界各地流浪,一些依据武力与文明技巧,貌似剥夺回来的土地,叫国家。
回归到根本,其实人与人,交流才能发现,发现不足才懂得谦卑。
懂得谦卑,才懂得自重,能自重的人说话才不敢大放阙词。
在文明与您眼中的野蛮,基准点不同,未必优越。
越文明理应越谦卑。

2017年2月19日星期日

从刑法与执法才能解决治安

必须以神的期待来诠释修法合理。教徒在属于少数的国度难道就不是教徒?他们依然必须生活。
非如此理解与扭曲这是不对的。
教徒能遵循自己模式,什么宗教都一样必须尊重。
其二修法必须一避免法律面前人人丧失平等,也就是一国不能两套法律处理同一刑责。
更不能违宪,州不能处理刑事类,且记得苏丹才是主要管理宗教信仰事物的合法者。

从刑法角度与执法能力去思考改善治安,才是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