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星期五

一种不自觉的错误

一种伟大让自己不停自我放大,一种自我的态度不能忍受非我的批评,一种理想只是民粹的空操。
根本的情意结不能打开。
活在一个洗脑的世界里。
如果拒绝面对真实,不懂得纠正,难接纳错误,深锁在一个原地踏步。
一种思维拥有不会长大的人,徒爱国者,空种族心。

2016年7月15日星期五

公民路线

放弃民粹路线,减少个人崇拜与依赖模式,公民路线除了促成社会改革的好,更需要建立一套系统,尊崇法治与道德法治规范来教育群众,先勿盲从,实事求是,正本清源,做到对于国家体系的拨乱反正。
须知道,我们所谓公民路线必须先摒弃针对纳吉个人,而是思索何以造就一个如此的政治缺陷。
我们必须清晰知道,公民路线不是成就一个属于谁意愿当首相的政权,而是对政治机制与执政体系内外的监督,规范,建设与防范,无论朝野,更必须先拒绝粗暴政治与个人意图政治。
公民的大家请呼吁即将成立的联盟,抬高公民监督与民权角色,再谈政治合作。
可喜的是因为选票趋向,造就另一个创造新国家格局的契机。
可悲的是因为掌握选票趋向,造就短视政治个人化与焦点正确的值得商议。
纳吉换下来,机制未修正,换上去的人可能与可以一样不被设限。

我们必须确立体制内可以限制,而非成就一段政治轮替下无实质意义的动作。

2016年7月2日星期六

政治先做事,把没做事的从政者过滤掉!

如果你不是朝野的从政者,请回归正轨,当一个“公民”,贯彻公民意识,事事为公共权益斗争。
公民社会的角度,要求纠正问题的基础是在于做,也就是纠正的动作,实切有进度,对于生活品质变好的。
公民运动,力求的是避免政治泛泛之谈,浪费时间权争。
公民需要的是务实,深耕与效率。
任何浪费时间,提出批评,就要求解决方案,工作进度与负责人。之后必须经由监督,跟进。如果没有改善,就直接不再给与他们机会。因为这是敷衍,品质不佳。
公民博弈的角度不应该沦为朝野攻坚的器具,那些意图指责却没有实际做过任何事情的从政者,直接丢进政治垃圾桶,永不录用。
谈公民与谈政治是两码清晰事情,楚河汉界。
他们只要是属于政党代表或枪手提出批评,要求给机会,我们就要求他们解决方案,工作进度与负责人。拟定事情解决时间表。不能够,否则直接刷掉这些饭桶!
继续在政治喷口水,我们就直接过滤,不用看如此的文宣,不用多为他们浪费一滴时间。他们充斥在哪里,我们直接忽略,在我们生命中做过滤的动作,不回应,不理会;打再多广告,霸占网络或报纸多少版面也罢!不用看。
你觉得看这些有用吗?政治垃圾。我们把主力做要求,找能帮忙我们的人,做对的事情,不是更好?回应或理由都是浪费时间,让这些人在没有价值后消失。
很简单,到时候,我们认识的政治人物,只有做事与能解决问题的。不是更好吗?

别只是当选民,你是公民!

对于我,当前破局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公民来导正“徒当选民”,也就是你混淆了自己是选民而忘却自己是公民,只当一个大选投票的被动者。
身为公民,你必须认真自己看待问题,寻求出路,要求做事。
让更多具有公民意识的人去撞击这不合理的体系,务实,懂要求,进而催生能做事肯做事的从政者,体制上没有政党与公民合力是不会改变这囧局的。但从选举选人工作上,先下功夫。
政权轮替后,主体是政治问题得以让民权彰显,从外而内比较迅速让国家问题得以拨乱反正。
公民意识的抬头,一样让民权彰显。差别是主体政治问题仍被搁置。
但也唯有在足够数量,务实的态度,催生对于不做事没能力的从政者的反感。进而从内而外,把问题给解决。
别只是当选民,你是公民!

2016年7月1日星期五

为什么超人不飞?假超人如何飞?

对于我来说,我宁不要英雄,英雄是为塑造打造抢救世界,这意味是世界“欠”了他,而且是非他不可。

在坏人可坏,超人不飞的年代,自救是唯一解套的办法。

为什么坏人可坏?因为你纵容!

你严密了要求规范与组织群体力量去做事了吗?你严谨监督有清晰思路判别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做了吗?

抑或,你在搞双重标准,让小小的把柄让坏人更坏?

你确定你做了,但如果都做了,整个局势不可能停留在看戏,而角色扮演只是抢舞台,而非做事。

大家本来不应该浪费时间去看戏,好像搬张椅子,做一个三八公三八婆。

实际上,殃及的是你的利益。

他们浪费时间在权斗,因为他们可以浪费的时间,源自你们不要求他们花时间去设想如何改善经济,如何规划好公共交通,如何责无旁贷的管理好公共建设,如何从人民需求角度去做好政治工作等等。

可恶的就是不觉醒,欠教养,水平低落,素质参差的选民。

还有一种只会辩驳。你说如果不把话纠正,错误就是错误,但是指向问题核心的问题是假的?是子虚乌有?谁想当政却想免于批判与监督,那是对的吗?你用各种方式去脱罪。

请问使用公权利得到的钱,是你执政者的恩泽吗?什么是可以吠,不可以咬“主人”。难道公权利下造就一条看门犬?公共机器沦为一套私己利益的“产业”。

难道这分别不大,区隔不清晰,不叫滥权?对于心中准绳清晰的人,这些都是滥权。而且两方夹杂使用公权利的机器抑或阻止这些机器捍卫监督与拨乱反正,这叫大逆不道。

这,你搞清楚才谈改革。否则你进行的社会改革在改革什么?

这是不乏英雄的年代。

这是一个假超人才不可以飞的年代。

这是一切穷途末路,你已经在生死关头的年代,别浪费时间看政治大戏,纵使这些剧情如宝莱坞电影如何夸张,这些都只是政治权斗。都是政党与政党相互较劲的火拼。

对不起,我很感冒,很重感冒,很由衷从头到脚的看不起,也不想看,我要你解决属于人民的问题。哪怕你是朝野,在朝你要做事,在野你要监督,不是监督你被欺负,而是百姓被欺负。

整个国家应该明白什么是公民社会,什么是公民社会角色,公民教育轴心,什么是公民社会应该做的,乱七八糟,怪谁呢?整个社会领袖全有事说两句,没事就静到什么都不敢讲。关键问题没有做好,监督不力!
甚至你是选民公民,什么都不敢要求。
可悲,谁鞭策民主社会不断求进步?

2016年6月26日星期日

鸵鸟的自豪

已经没有多少政府在意学术研究需要时间,私人界更没有多少非政府组织投入资源在学研上。

整个科学与科技跑在钢索上,路越来越窄,抢世间财富的人越来越多,全球各界集中投入的资源越密集在一个已经过度集中的“死水”,没有新意也敲不到金砖,整个思路朝向人与人联系,却榨得枯干。

整个所谓承担社会成本,变成连累负荷,甚至重担;让自由呼吸,夹杂一些不思进取的后殖民思维奢侈梦破产国人的继续挥霍。逃离集体,寻找出路变成一套决裂的威吓。却不在意里头的死套与恶性循环。

人总是自私的活着,不现实的活着,钻牛角尖的“鸵鸟政策”。

谈生化科研,本来是应该朝向医疗健康,却只是把已知的“疗效”,套入“科学验证”,得出一个专业的结果,佐证一些人快速致富的“泡沫”。种种务实必须依据当前人类社会摆脱困境的正义姿态没了,政治家哲学家人权倡导者等不适思索如何促成停战,而是看哪里可以塞多少难民,本末倒置的希望所谓的人道是建立在人类大迁徙。

大量广告词散播在网络去鼓吹一个一夜之间的爆红,之后在寻找目光,用这角度消费消遣。

一致跑得多快的鸵鸟,迅间套入产品模式,启动转移视线,把钱导入口袋,之后人就像一只只把头塞在泥土里的鸵鸟,继续用庞大身躯的爆发力对于鸵鸟的脑袋,继续享受爆红的喜悦,来一场龟兔赛跑,兔子赢后的自豪。

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政治帮凶

不当受害者,别当帮凶,更不当刽子手,你活着逃离不了如此宿命。
因为你不理,所以受害迟早轮到你;只要沉默与选择忽略,你是实质的帮凶,因为你的回避态度成就“政治刽子手”
肮脏政治,从来旁边不会干净,里头更糟糕;拒绝参政最大惩罚,宿命是被糟糕的人所统治!

2016年6月22日星期三

关键在谁设回教法庭?

一些事情,其实必须搞清楚。
在野党诸如希望联盟必须很清晰立场,也无需为这些课题做加辩驳,反倒按常理,把球回归到国阵,要问也只向国阵追究。
独立时期,国家没有回教法院,回教法庭是国阵时期成立的,也就是如果谈回刑法,首先必须确认回教法庭是处理回教事务还是刑法。
回教法庭在国阵时期成立,国阵成员党诸如马华民政国大党等没有反对,却只针对哈迪刑法私人法案有意见,这是何其失责。
因为,回教法庭如果被限制只能处理回教事务,刑法不在范畴。
国阵,诸如巫统要如此放行哈迪刑法私人法案,在国会辩论,根本错在前面,甚至后面也是错在巫统。
我是搞不懂,为什么必须在希望联盟酿成一个课题?讲真关系到希望联盟吗?根本没有。
希望联盟是把精力集中在百姓福祉与国家改革与建构更美好的将来。
这些下三滥的课题,是国阵制造,国阵要负责。

2016年6月20日星期一

纳吉不敢领军的双补选

其实双补选的意义被渲染。问题是很多人看不透政治选举,我进一步分析,驳斥下。老实说,我不怕纳吉现在就宣布全国选举,如果是他们内部问题,会立即拖跨国阵。

其一是出席投票总合在“高投票率”是关键。高投票率是集中,有目的,系统。听不懂我说什么,也就是当一个课题被提高到剩下两个选择的情况,这才会出现选举高投票率,也就是二选法与排除法。

其二双补选不同全国大选,不能比拟。各选区投票取向有极度大的差异,诸如乡镇,乡区与城市,大都会类型;更别不留意各个政党在个别地区,实切上有很差异的强弱比。

其三国阵在补选辅选的模式是在大选无法比拟的,因为国阵是执政党,滥用中央政府的姿态直接与锁死对象,两个选举注入整个国家资源来打一场仗。

其四就是要诚信党一选定锤让全国选民看到也认识这政党。这是双补选非诚信党不可的意义,如果没经历选举,直接冲大选,诚信党没有足够运作的模式,就好像以前的公正党一样,

其五就是公正党可喜的肯让。这一进一退成就希望联盟的一种态度。

其六伊斯兰党确定马来半岛被离析而非丹登,影响版图缩回比308更糟糕。本来可以与可能伊斯兰党成选民撮合考量的内部默契,结果答案是没有。因为这是伊斯兰党传统战区,老实说输的很难看。

大家有没发现,无论砂州选举还是双补选,纳吉是不敢站出来领军,大选他也想退吗?

我们必须回头看308前的局势,308前基本盘还在。差异的是安华效应,比较不同的这是补选而且是国阵支持区域。我这样说好了,投票很复杂,投行动党未必投诚信党,投黄瑞林未必是因为行动党,当然选举本来并不能僵硬的二分切割与数据,其实混淆许多政治工作,认知与选民爱恶等。甚至现在多了一层就是马来人的顾忌,因为突然整个盘面调整,他们来不及思考,也是选民到选择的关键与你到底在如此一个决裂的局面,票是选民投的。

如何投,整个局势会不断转,尤其是首投族的比重。

公民社会自身也必须理解与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于在野党已经执政数年,他们对于自己内部不协调,排除异己,无法针对丑闻抹黑一等问题,交代的一干二净。也就是留给投两边是差不多的错误印象。

其实,改朝换代的意义是在于把从来没有被替换的集权给予击垮,然后重新洗牌。为何如此?因为权力最终必须先回到公民手中,否则就好像新中国成立的“袁世凯”,撤退到台湾的两蒋就算到李登辉时代,也只有总统直选才破除整个僵化的政治体系,也只有轮替才造就选民确凿有了“民权”。

2016年6月5日星期日

《非回教徒在双补选票如何投?》

或许从一些人的言辞上看自己应该清晰的。对于伊斯兰党,他们的主席哈迪:砍手能治好偷窃病。
对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动议,以冀在丹州落实伊刑法。巫统最高理事兼旅游部长纳兹里揶揄,由于丹州许多穆斯林触犯伊斯兰罪行,所以丹州才需要伊刑法。
但对于国阵是否支持伊刑法动议?巫统放行给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动议,掀起国阵内部不满。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声称,她是在征询正副首相意见,且获得两人的指示后,才放行给哈迪提呈动议。
意思是国阵成员党再怎么样闹或反对,这哈迪提呈动议与国阵有直接的关系。甚至纳吉也以成员党中有领袖不理解,只轻描淡写的说会内部协调。
类推,这两方立场殊途同归,除非国阵成员党有人脱离,否则仍旧瓶新装。
再者,大马人权协会(Hakam)主席安美嘉上台开讲说:“为何我支持诚信党?我支持诚信党,因为他们支持《公民宣言》。我支持诚信党,因为他们支持要求纳吉下台。我支持诚信党,因为他们支持制度改革。”
这点比较有趣,过去伊斯兰党高姿态支持制度改革,反对贪腐。而伊斯兰党出现分裂,近乎全数支持国家制度改革不苟同的都脱离伊斯兰党,加入诚信党。反观,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姿态很暧昧,且表示重申可与巫统交好。丝毫无把当今困境放在眼里。
支持国阵的很清晰的看出,巫统与哈迪在国会联合推动伊刑法,国阵实质上已经名存实亡。
如此非回教徒在双补选票,如果觉得不想为局势所困,一是不出席补选,二是投废票。但除了前两项目,大家更指标的知道,把票投诚信党,是重要选项。

2016年5月22日星期日

为什么我们祖上自称唐人而不是汉人?

其实,依据血缘。东山文化,这是我们南方人的文化渊源之一。南方人多不是纯汉族血统,只是汉化的闽越人,所以我们吃米种稻,是百越后代,是其中之一唐朝人口迁移的造成的,之后淮南长江南方的人再迁移,那就是客家人,而粤或闽其实是中华文化汉化与通婚的结果。为什么东山文化消失?因为比较优越系统的文化会蚕食原始文明。
连越南后期也受影响,更别谈被列入唐朝版图后。
有趣的是闽粤客家血统等是接近的而且是南蒙古利亚人。
而长江以北就属于比较接近蒙古血统的北蒙古利亚人,差别在于体格与毛发,北方人比较发达。
而依据语言学,潮州人是最早从北方南下的,但南方人多有畲族人血统,其实我们习惯自称为汉人,但汉初福建这带有畲族人兴建三个国家只是被汉武帝给平了!
很多华人自称唐人是对的,绝对不是汉人。
这是一个时代造就的混血儿。
很多闽,粤或客家人,不懂自己其实不算是汉人,例如客家人只是从北方迁徙南方的一支。或许称呼自己为中原人是没错,但是自称汉族本位的子孙,是大错特错。
因为人类透过DNA血统验证,证明了这点。崇尚汉服,其实也有思考的本位问题。所以,我个人不认同有所谓“易服”之说。历经孙文倡导的五族共和,其实也制订了国服,但也只有官本位。如果依据我们祖先辈的服装,就会发现服饰上差异,适切上祖先辈的服装就是道统,大家也没穿满服。
在不断文化融合下才有所谓的“汉疆唐土”的概念。从文化中国,还是血统中国上看,中国两个字,其实属于中华民族这回事,也就是黄炎子孙属于文化认同,而不是血统上的归属。这些过于倾向于种族主义者,很多都不理解所谓的中国人并不属于种族造就而是文化造就的族群。这或许是当地人需要清晰理解的,否则贻笑大方。

-----------------------------------
“畲”字来源于“畲”,来历甚古(畲畲这两字使用非常混乱)。在《诗》、《易》等经书中就已出现。“畲”字读音有二,读yú(余),指刚开垦的田;读shē(奢),意为刀耕火耘。“畲”字衍化为族称,始于南宋时期。据刘克庄《漳州谕畲》载:“民不悦(役),畲田不税,其来久矣”,“畲”作为族称,是由于当时畲民到处开荒种地的游耕经济生活特点而被命名的。因此《龙泉县志》说:“(民)以畲名,其善田者也”。“輋民”名称也出现在十三世纪,文天祥《知潮州寺丞东岩先生洪公行状》说:“潮与漳、汀接壤,盐寇輋民群聚”。“輋”音shē,是广东汉人俗字。关于“輋”解析,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云:“粤人以山林中结竹木障覆居息为輋”。显然,以“輋”字作族称是侧重于居住形式,指在山里搭棚而居的人群。“輋”的含义虽与“畲”有差异,但非指两个不同的民族,也不是指同一民族的两个不同经济发展阶段,而是前者指福建畲族,后者指广东、江西畲族,这是由于汉族文人对闽、粤、赣畲族经济生活观察的侧重点不同而出现的异称。
宋末元初,各地畲民组织义军,加入抗元斗争的行列,《元史》中又出现“畲军”、“畲丁”等名称。明、清时期,闽、浙各地方志以“畲民”、“畲人”和“畲客”等称畲族的非常普遍,粤、赣各地方志以“輋户”、“輋蛮”和“山輋”等称畲族的也比比皆是。清代以降,由于许多人不了解畲民的民族成分,还有以“苗族”、瑶族”、“瑶僮”和“苗民”等称呼畲族的。

2016年5月8日星期日

选举粉丝

或许,批判这东西。党内与老大或掌权者,对着干,会被排挤甚至被标签是“非主流”。
当然主流自然是当政的,“非主流”当然不入流。
如此,自然敢在党内讲真话的人少了。有异议,听话的多,不听话的自然被筛选,拿掉。
从政就是那么现实。
明白从政者一一被剔除,只因“不听话”,而不听话的定义,很多只是因为敢讲话。
民主,是什么?
民主是能容纳异议才谈民主,能突围而掌政,先决条件就是能忍别人所不能,前提是不排挤人。
看到一些格调不同,意见参杂,很草根的政党。
背后支持力量有两股,一种就是只为不满现况而站进来,另一种就是通过现实包装效应产生的“粉丝”。
“粉丝”是一般不明就理的。
他们不明大道理,只为了一种硬道理,那就是羊群效应。此类“粉丝”在朝野都有。
本来就是民主的一大障碍。问题是他们产生的模式是建立在一种崇拜与鼓吹,一种类似“文化大革命”那种虚假的“怂恿”。
提及问题,问及关键,就目瞪口呆的“口哑哑”;一旦一群人中一个开始“反扑”,一群人就跳出来用集体的“暴力”来惩罚一个人。
他们不用大道理,也不理会事件的真假,更别谈对于事情有没有深思熟虑。
批判,他们不会,更不会对崇拜者产生威胁。自然,在民主的“功课”里头,就出现如此的出位者被委以重任。
问题是这些人是“粉丝”,拥护自然有自己以偏概全的道理,对于醒觉与“非粉丝”,产生的思维自然落差与截然不同。
很明显如此的“粉丝”,是由于选举而产生,我称呼他们是“选粉”(选举粉丝)好了。
“选粉”是两面刃,惯用粗暴,习惯宣泄,不讲道理,也不谈自己角色,他们只希望获得眷顾他的“偶像”的眷恋。
却可能因为争取眷顾而自相残杀,更别谈他们可以如何有效的影响身边不是“选粉”的人。
一般不是“选粉”,自然感觉这些人不是味道。
“选粉”的出现与数量大,自然会产生唯一结果就如品牌忠诚度高的人,永远出现的就是强势区;对于非“选粉”区域,自然感应不高,也没有所谓的忠诚度。
选举,谈的是民主,如果徒有如此的操纵,异议自然少。其实巫统也是那么一套,否则有问题的人哪里会重新获得委任?
把概念厘清,对于民主发展良好发展。
健全的思维与高度判别是非的能力是必须的。
高度民主在于选民知道自己底线,也清楚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利用。
高度民主的来自懂得自主与监督,懂得权利的授给,更理解权利的剥夺。
高度民主不可能出现过度数量的“选粉”,而且朝野皆是“选粉”,体系本来就不健全。
那是两股属于被操纵的力量透过展示自己力量的对弈,而不是公民的选项。
公民,首先要确立的就是独立思考自主的思维,不给予政党结社的不自由造就选项的减少。
可悲的是就算美国自诩自由大国,讲爽与毫无克制与自律的人可以突围,丑闻缠身的人也有机会对决。
我们看到人类历史民主选举,徒有其名,而鲜有其实,利益瓜葛,集团瓜分。
选民自觉与具有独立判断的人如果不是大多数,选举永远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