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星期三

国家窘境

(1)国家领导人贪腐问题的去留与司法不彰显:民主国家机制必须确立机制限制与防贪腐,避免国家领导人身陷丑闻,仍不停职接受调查。一个正常的民主机制是分权的,甚至英联邦体制国家,国会定夺领导人的去留,不是票决,而是宪法与法律决,也就是处在的问题状态决定应领袖的去留。所以一个虽然有宪法与法律,却无法彰显,凸显问题的是国家领导人不再受制国会,反倒是职权过于庞大,是需要削权。其二,三权分立的不彰,大行政蚕食立法或因为体系不全,诸如司法委任。需确立的是独立司法体系,也就是经由国家财政来源任命司法体系与健全司法对抵触宪法下的法律,给予要求退还修正与完整。
(2)政策的博弈:朝野必须跳脱政治局势的权斗,返回依据国家政策的监督与调控,给予国家体系最完善建议。
在野党不应再被动,应该针对政策给予分析,批判,基于人民利益商议要求修正与删减,任何政策在非进入国会阶段,必须先经过民意讨论,在野党甚至可以建立自己观点的民意调查,给予当政者反建议,细节要求解释,不周全要求弹劾,进而从说理上给予启迪民意,甚至给大众建立何谓有利于人民的政策,深化政策与追究政策面影响,纳入更多非政府组织,给予机制与完善的界面。
更浅白一点,就是在野政党很明显针对同样的政策提出不同的观点与看法,修正更完善的政策,就算执政者接纳,也显示朝野执政能力的差异。
(3)法律体系博弈:在立法中,在野党应该清楚列出所有现今执政党管理下富有问题的法律与条规。
依据问题影响的主次,给予人民公开告示,并逐一经由国会,从立法基础上,给予拨乱反正,在野党应该力求更完善司法中立,捍卫宪法,所以任何企图改变原本国体与法律体系,都应该清晰告示政治底线(依据政党,可各自表述)。
从而让选民清晰知道问题所在,而非依据时间与状况不断调整立场,这反倒显示民主倒车与政治原则的不坚定。


(4)回归民本:许多知识份子的文章立场,很显著依据政治现况需求而写作,如果凭借知识份子是有道德良知,应该回归依据人民立场出发思考,否则经常出现非某政党立场,就形同陌路,非置选民于死地,甚至不道德抹黑,抑或忘记“政治现况”只是一个时局内的情况,换了状况,就不同,结果形成知识份子的文章自相矛盾,任何文字缺乏严谨,任何立场缺乏整体思考,任何表述只是逞一时之快,任何评议徒有相互攻击,破坏而没建设,这些浪费时间的表述,就算排山倒海,其实不过是一言堂,错漏不堪,何不回到尊重群众的多元,立场的取向是可以个人,建立尊重与学会理解和沟通,否则许多文章,纵使长篇大论,浓缩后发现只是数个字寥寥,旧瓶新装,乏新可陈。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一种政治叫党内暗流

政治这东西,分析起来很有趣。
政党都有权斗,而一般在朝的权斗比在野还大,在朝的权斗之所以大,因为利益。
任何与利益瓜葛之后,人与人的关系就会变成更复杂。
党内暗流,一般有分明与暗。就算党内已经洗牌,依据党失意份子出走。其实也意味得利份子出现,权力再经由分配而产生,出走的人数不多,这就表示里头争的人更多,只是知道此路不同换道路,如果位高权重的人都离开,这表示利益瓜葛权斗内部才开始。
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一堆人卡位,而位子满,伦理上爬不到,只有人退了,出现松动整个往上涌的情况更激烈。
但如果位高权重的人都离开,他原本所属的人没离开,不就表示一是换了边,二是接下来不获得器重。
这些政党里头的非一即二的情况,肯定恶化一个政党内部的关系,也就是更难搞。
如果一些人属于争取理想的,他会选择离开。
如果一些人就算投靠与靠拢另一些人是关于利益的,自然而然没什么好谈的,就是抢。
会抢的人通常不会退,会退的人自然也不喜欢去抢。
问题是以为机会越大的人,永远是能力越差的,所以一群没那么本事的人,却错觉硬要卡位。
整个游戏,最终就变成更复杂了。
政治暗流,一下明一下暗,明通常是被人摆上台。
就好比枪打出头鸟,所以一些被吹捧,被形容为“明主”,适切整个政治游戏是各怀鬼胎。
在蒋介石最没有转圜,他选择退,而把烂摊子交给李宗仁,李宗仁没真本事,一直说你蒋介石说退但却不是真退,也没把权力交出来,问题是真的没交吗?
不是,是暗底里想取代李宗仁的,大有人在。

2016年11月16日星期三

巴生,旅游

《巴生旅游的乐趣等待你发掘》
读了篇台湾游客的文字一段,寻找他口中的路口可以看到五种不同宗教以上的宗教建筑物的地方,说真的很容易找到,巴生南区原来蕴藏了如此美妙的地方。真是宗教福地。
巴生市区旅游价值:一是巴生河畔,二是巴生南区古迹区,三是世界最多不同宗教汇聚区域,四皇家山。外加巴生小义乌——GM加东南亚最大商场之一
Aeon Bukit tinggi;外加岛屿乐趣,三个吉胆岛,五条港还有Pulau Indah。
巴生河畔的亮点是河流倒影。小印度街本身就很特色,印度街刚好把这特色分两边,一边靠近巴生火车站主要是巴生南区古迹区的特色是战前建筑物。另一边是“世界最多不同宗教汇聚区域”,甚至你可以找到一个定点,然后环绕拍摄五个宗教场所或你在这区域可以找到多少个不同宗教场所。皇家山区域就是靠皇宫,爬皇家山,远观巴生。
甚至巴生美食不只是肉骨茶,还有许多地道的诸如班达马兰菜包,吉胆岛美食,因为一群学生而创的“飞机水“,一些文化遗产诸如海南饭,海南鸡扒,著名海南咖啡店中国与昌和等都是不容错过的。
点击面子书阅读可知道更多关于巴生旅游资讯。

纣王无道

干净选举问题只是个开始。这叫不公平。这不仁。
如果钱进从政当权者个人户头,而没事情。这叫没公义。不义!
如果揭发图用官方机密法令保护贪腐,倒要被捉,这是很大的问题。这是颠倒是非。
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的人民遭遇这问题会不吭声的,好比白天变成比黑夜更可怕的状态。
一个暗中来,变成明着干。
纣王无道,这是公定的事实。

2016年11月10日星期四

目标受众群,主导下一世纪

现在网络存在的是社交媒体(Social Media),但后期发展的是目标受众(Target audience)。
站在,Social Media凑合一群人没什么动力,但Target audience group就是一群因为目标而凑起来的人。
例如一个有Target audience group需求,自然有些Apps产生,进而扩大如此的影响力。
更未来的世界,这些价值群体是比较的,竞争的,系统的,甚至有优劣别的,适者生存,形成最终另一个人与人之间的群体关系。
目标受众群将主导下一世纪。

下一个世代靠什么?

或许站在科技角度上,手机互通打破人与人即可联系的便利。就算多年未见的朋友,都联系回来了。
站在手机互通却少与人社交,一次Pokemon的世代,把人都带进户外了。
好了,既然都在户外,但人与人产生最大的价值,在过去叫通力合作。也就是听命于上级你们下属为公司拼命。
好,这点价值,肯定存在。但,下一个世代靠什么?
群策群力,有两种概念,一种在于公,一种在于私。
在公的就是传统的。
在私的就是新格局的,叫组织合作。
也就是一些不敢发梦的人,出了学校,忘记基本上社会可以有无数的组织,通过组织,你可以打造新的远景,新的群体价值,新的协力合作,组织合作也就是组织起来合作。
当科技达到一定的成熟,市场需求对于个人达到一定的满足,但科技对于一群人,一些人的市场需求呢?
做到了吗?
说了那么多,好比巴生就欠缺的就是联谊,就是互动,就是共同打造未来,就是群策群力打造一个属于自己区域的远景的模式。
协力合作不同于通力合作,不用卖命,而是共同献力。
这对整个社区,有什么改变?
你在餐馆可以设定区域除了给情侣,会商,但您有设计给群体活动的空间,有如此的套餐优惠,有如此适合他们集体活动,给大家共同思考玩乐的空间?
对于旅游,看似一群人,但是你似乎只是统筹了一群陌生人,你有思考如何让这群人交流互动同乐与增进社会价值的联系?或许是一群年轻人凑一起,或许让志同道合的人兴趣一致最终旅游的乐趣是前进延续与再而三四五。。
对于商业,看似你们有群体优惠,但大家似乎只是淡然,观望。你似乎忘记把这些群体扣成人与人,甚至帮你产品促销,你的特惠由于你愿意而渗透更多人?
又或者学校校友甚至社会资源,对于一个进入社区,改变社区的正面讯息,贯彻了吗?带动了吗?从环保,打扫除,勾勒壁画,社区探索,价值挖掘,历史记录,整理后文载分享再深入探讨。
这些全部是当前我们都没有做的,对吧?
而你我如此做肯定价值扩大,影响力变成,生活态度积极,人变成更有价值,也不再只是钱,考试,家庭,生老病死。
这些寻求改变的改变来自你,也来自我,更来自他。。。而重点不在手机,不在互联网,不在学校,不在任何现有的,而在你跨出去,拥抱社区,爱护群众,做更多互动,以群体做考量单位,扩大影响力,做得更好。

2016年11月9日星期三

为什么特朗普不输?

一些人认定特朗普是输定了!
但你不能不看他的聪明,整个策略他从大多数人下手,他从中下层人士下手。
说真对手维护的少数民族,女权。
偏偏他是鼓励更多美国大汉站了出来,捍卫枪械传统,拿女权开玩笑,基本上这狂人再狂,不过是小小的玩世不恭,非常地道纽约客,非常贴近大众胃口的小人物。
你能想到美国总统给这样的人做,不就好像普通人都可以当上总统。
这些全部策略,效应与市场设计,打动人出来投你,就是王道。
特朗普没大道理,却赢在对手是有问题的小聪明。
会支持他的,你无法动摇。
他针对的人只少数,要不也没有票。
那些擦屁股文字,哪里懂得选民们要什么?就算奥巴马也当自己是总统。人家特朗普说要向全世界,拿回比不上中国的尊严。
说真的,昨天我们文人上电视说,共和党输了怎么样说检讨?然后什么茶党一类的。结果民主党才是输家,选民拥抱极右派。
我们中文报纸,全亲中。亲谁可以,但是你觉得亲中敢写老美竞选总统,狂操你中国的屁股。为了掩饰太平,为了顾及中国人的面子,什么都没讲。
对吧?但你说你亲中。你亲哪里?大腿,额头还是亲密部位?你要亲,人家给你亲?看似你是华人,但是中国人现实的很,有个商用名称叫等价交易。
也就是你就算多亲中,他们不给你好处。甚至一粒螺丝钉都made in china,你要一路一带?带什么?带给他们进你国家赚钱,你却没本事在中国市场生存,对吧?你说中国市场大,但是能赚钱的项目,你想到他早就想到,你没想到他也想到。
你想说你擅长,但是人家技术比你强,借钱给你,帮你盖好,然后呢?等你还钱啊!还能怎么样?
基本上,我们与老美一样,除非你地位高,能力强。否则,搞个屁啊!一路一带?你有强项就是带,你没强项是制造麻烦,贸易逆差。

特朗普的美国

我想美国人向世界宣布,既定框架下不再成就这美国。
不只是选择认识的魔鬼与你不认识可能伪装的“天使”。
很多人看不懂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奥巴马是代表既定模式。
而美国人看来已经厌倦当前框架里头的美国。
共和党不同于民主党,对于世界观是截然不同,整个影响力切入点也不同。
这是一个一粒螺丝也必须从中国进来的时代。亲中,他有想到给你饭吃?何以一条龙?对等,你才握有筹码。
中国不守世界的规则,特朗普让美国也不在既定的框架。未来世界的博弈,将处在一个看起来在既定轨道,适切原本美国铺设与底线甚至思维框架将完全被打破。其他外围国家,好自为之。
如果是特朗普,开始是共和党对他没办法,后来是中国对他无策。最终是老美人欲哭无泪!英国脱欧的翻版。
大中国裙带辫子扯着世界,美国大牛仔的性情展露无遗。

巴生

《巴生河文化遗产 Warisan Sungai Klang 》
我想这概念只是起步。而巴生人对巴生两字如何善用,规划与组织。
是接下来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影响力。
这不是吹牛,巴生早扩大巴生谷,巴生早有巴生港口,巴生有许多享誉全球的。
吉隆坡都没有。没港口,没什么谷,没如此多知名的。
大吉隆坡口,靠海是黄金因素更是关键发现条件,说真的有什么比靠海更容易做贸易?
基础上河岸旁有无数会馆商家,附近可以露天活动的地点其实适合作为结合古迹的商业宣传与文化推广。
附近除了可以举办活动外,更可以做会员招募联谊与推广活动,诸如认识共同认识巴生,一起举办寻宝游戏,挖掘会馆附近美食。
商家与商家之间设计一套优惠券,例如十个点或二十个定期消费的熟客可以获得特惠,共同成立一个组织提供互惠互利活动,发挥集体力量把在外顾客吸引到巴生市中心消费。
或许乡团更可以联合举办畅游,文化说唱,通过表演,童玩,甚至跨种族别做交流。
大家拿出自己文化特色但不干扰与敏感的部分,例如教导以前的古玩意玩法,制作一些简单的短句方言,朗诵。都适合在这一地区举办。
鼓励更多人回到巴市区,回到会馆,认识籍贯,明白由来,大胆交流,突出多元。
或许巴生河边从邵氏广场开始早有表演舞台。
巴生除了经常性可在福建会馆举办美食街外,共同在哥打桥定期举办跨族群方言教育与推广活动,甚至把当地跨族群美食特色给合一推广。
例如巴生客家排骨大王与客家人结合,海南鸡饭或海南饭与海南会馆结合,福建面与福建会馆结合,广府炒与广东或相关籍贯等结合,只是一个用特征做标志,或代表化。
给乡团活动带一些乐趣,诸如把肉骨茶变成巴生华裔美食原生文化的标志,这些都是可以强调与放大,鼓励再深入把家族企业诸如谁曾经做过什么行业,例如金门人骄傲的地基与木炭。客家人传统中药店,把过去与历史还有早期先贤历史给找出来。
或许像海鸥为例子,那边是原来开创的据点。
大家各行各业都有相关的特色~这些以巴生为荣誉。创造带地域经济合体的商业活动机制,也就是在这做生意,你不再是个人是群体。
我当然提出的是一个概念。
就好比一路一带,最终形成据点。
巴生市区或巴生,如何形成一个国际甚至知名的地域品牌,甚至是知名后的平台。
就像义乌的概念一样。
巴生河畔,热爱巴生河,基础上有很多蕴涵,一个巴生其实就是如你提及纽约,巴黎,北京等一样会有鲜明印象,未来就是一个对国际的资产。
因为是国际港口,本来就是有江湖地位,名字也旅游价值,文化蕴涵,商业机会,历史悠久……全是一体的。
久而久之就是枢纽带,核心与黄金地带。
全世界所有城市如果有这特质就是大都会!
巴生河是流域的,是先民历史开始的,是延伸的……爱护巴生河是共同的,远景的。
整个河流的卫生改变可以改变整个区域,这是留给下一代最好的资产。

2016年10月22日星期六

谁借钱给B40社群当Uber?

B40社群:平均月收入为每户(家庭)才RM1847。政府贴钱你买车,当Uber司机!
厉害。请问哪家银行愿意借钱给他们?
(你觉得首相是不是很搞笑?)

2016年10月21日星期五

处于经济下滑,这些必须做的没做

摆在我国经济前边的,一是打造利商的大环境,二是缩减行政开销,增加发展开销。三是把钱丢进教育开发与研发,四是增进高等教育素质,五是缩减公务员人数,增加私人界生产力人口的投入人员流量。六是侧重鼓励高等教育实用价值与业界促成结合,让中小企业不断增长,让大企业更丰富成熟。七,缩减大内阁姿态,优先砍掉伟大不断的首相署制度,这犹如内阁上的小内阁,完全让国家达不到实际管理成效,反倒消耗大批行政开销。

鼓励低收入者驾优步,效率大?

鼓励低收入者驾优步,能起多大作用?中等收入者因而恶劣交通自己被逼买车了。高等教育者更不用讲。现在优步这类竞争还必须面对德士,你拿了4千买了车子,一低收入者是否能负担,二银行是否能贷款?市场因为这措施而变成竞争很激烈。还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