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3日星期日

前大臣卡立的失算

前大臣卡立的立场,让伊党尴尬。按逻辑,加入伊党或许比他目前独立人士而靠向巫统好。
其实巫统与伊党是相当大程度选区竞争是对立的,前大臣卡立这一帮助巫统,等于削弱伊党在雪州的胜算。
其实按形势,难道伊党能不击退巫统而得到更高的声望?这是不太可能的。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不够聪明的报案做法

马华报案,报对了吗?其实应该说弄巧反拙。试想不满你的人会费尽途径,用许多已经知道的“代名词”,你不能告更不能查,大家不过哈哈大笑。
但如此分享也不可以,同理心下是把票倒了一大桶。

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公民这笑话

一个他家路灯不亮,做大事的不会去管。
一条沟渠坍塌,会导致他家水患,做大事的不会去管。
他们觉得自己很够公民,不削做小事情,要做就是骂人的大事。
干林神的可以一大群人,讲纳吉可以一大群人,志同道合咬牙切齿。
直到有天,他家淹水,他干天骂地,没人理会他。
大家忙着干林神骂纳吉,你家淹水,你又不会死,谁理会你!

2017年10月15日星期日

自作孽不可活

其实太多人用复杂的心理去理解二十多年与数年的哪位,但同样的问题产生是出自于体制,也就是是一群人造成如此,不是一个人。而角色的扮演,其实也不再只是那么一个人的更替或消失,而是你有想过最问题关键的决定因素不被铲除,昨天问题依旧,之后问题依据当时的问题再循环。而且是累积的。别告诉我,因为谁,而我告诉你关键有二当权这与当政下的政策,也就是政策有没有存在着漏洞,漏洞有没有制造弊端,如果有弊端必然是有漏洞。只有在一个关键点得以修复,那就是政权被更替。这显示为什么政权需要更替,与你找多少理由去阻止更换,脑袋是不清醒的。


我讨厌去理解那种让问题停驻,而自己叫春的自爽。那种卑微,只是自作孽不可活。

2017年10月10日星期二

谁把天堂变梦魇?

有些时候,真不懂自己是庆幸生在马来西亚,还是觉得不幸。
毕竟,在全世界能温饱的国家,没几个。
如此,是否安慰?
但找不到出路,真的吗?经济放缓只因为你当权在睡觉。
如果你侧重在东马,单凭基础建设,五年十年的注入延伸有概念系统的发展,整个马来西亚可以是世界增长最高的地方。
如果马来半岛善用大吉隆坡(不是纳吉败家那种),而是辐射型网络城市串联,真个西彭是辅助后线,我们发展森林平衡,我们发展绿化经济,包含绿化能源,我们开发乡镇与城市的休闲平衡,我们重视人文内涵与充实发展,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堂。
一个物质与生存生生不息连贯的经济。
可是这些靠规划,靠保护,靠挖掘,靠推广,靠人与人自我对生活品质的升华。
这些存在的生心灵,这些经济富裕来自大自然,这些懂得什么是大自然瑰宝,明白植物生态链接,发展永续系统的。
单马来西亚可以发展成独一无二的知识型经济,来自生态环境,来自人文的丰富,诸如语言与文化资产的承袭。
甚至我们承续了欧美文艺复兴的体统,我们有属于相对健全的法律与公务员责任体系。
为什么我们不就自己已经有的深化?
为什么我们不开发属于自己一片不一样的经济体?
为什么我们还被外在充斥的宗教偏见,变成我们一些人牺牲他们在这土地上古老的延续?
民族与种族的特质,不应该构成矛盾,有文明产物的认知的差异,需要的是多一份理解与多一份的包容。
宗教再大的灵悟,不能脱离世俗,活得踏踏实实,问题与矛盾自然降得最低,社会在人人得其所,自然治安好。
不复杂的,别笨了!
不要被政治术语与操纵所蒙蔽,不要被外在那种永无止境的问题所纠缠,这是都无法解套,难道我们还必须往自己身上去让自己过得更不好!
我们天大的笑话,就是把乐园变梦魇,主体就是不要让国家被贪婪所蒙蔽,伤害与支离。

公务员福利好却是赤字预算案!

我国副首相说,当公务员的福利好过外边就业。这是羞耻的!
我说他没搞清楚经济,税务或公务员的福利是建立在国家一直处在赤字预算案。哪里值得骄傲?

出路在哪?

知道政治有问题已经不是重点。
确凿,有效,对症下药
能解决国家当前问题的方案。
你要赢须清晰给大家看出路。

不要说大家政治冷感。
解套不是花时间给你政治造势。
而是思考形成水到渠成,
否则勒紧腰带,喊不出高分贝。

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治水,到底谁要负责解决问题?

治水,到底谁要负责解决问题?
其实分两个部分,一个就是州政府管辖的地方政府设施下的沟渠。
另一个就是水力灌溉局,也就是要中央政府工程部负责的河道管理。
州政府不能也无权去处理中央权限的范畴。
中央也不能负责州政府的不足。
我们整天看到那些嘴巴在骂的。
问题是出现水患,很大程度,州政府与中央政府都脱离不了干系。
槟州淹水,难道吉打不严重。
我相信,两者都差不多。
你们要解决问题,分两个层面,用些心神,把两个层面(沟渠与河流)的问题都做,两者都整治好,别只是捞取廉价的宣传。

2017年8月31日星期四

又放假啦!

稍安勿躁。为了提高国家消费力,促成大家更有钱,宣布假期,等于把资方的负担加重,然后劳方多了自己一天的收入。也就是说,宣布假期是纳吉他的权力,马币会持续跌,跌到一定程度,自然就到底了,到底自然有人捡。东西变便宜,自然卖多,卖多在表面数字上看,出口量增加,成本的话,你商家自己吃暗亏好了!就当这是运动员得奖,人人是英雄嘛!李宗伟赢球,首相夫人居功至伟!道理一样。笑笑就算。

2017年8月16日星期三

吐血的政治情况

要谈政治,首先脑袋清晰有目标。
不能身陷泥沼,自己都沉了,还拉人陪他死,阴公!

------------------------

中共连非洲穷国都敢借钱。为什么不敢借给你?
欠人家钱,人可以跑路。国家不可。
哪里还谈有主权?
跟人大声还怕人家逼债。

------------------------

消费税未获回退款项的原因是申请表填错。
如果属少部分,理解。
大部分如此情况,可疑!
哪里可能大部分都填错?

------------------------

谈执政能力,首先你能还债,再谈借钱!
明白?
------------------------

大吉隆坡?你的计划是在这商场恶性循环的里头,盖多几座商场?
拜托!资金被这些大型白象给卡死!

------------------------

没有新就业机会,你谈就业保险。大家都排队打油,你还在穷人身上扎针?政府是要负责改善经济。而不是商家承担你管理失当!

2017年7月19日星期三

“不要只会说你好毒!”

你要在毒库里头救道友,首先就是把道友抽离,并明白毒品是有毒害的。然后只有道友在你劝导下,有决心改,社会才有机会。
而监管你存在的环境,不让变成毒库是其一,其二必须有清晰的正面价值观,其三你必须让道友知道,你跳脱毒库,不摆脱毒瘾,基本上你依然需要渐进的朝向正确。
而改变两个都是最坏的情况,当然一先要把毒库是常态的形态给消灭,二就是缩小毒库对于正常人的毒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