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9日星期三

为什么贵党从来不能执政?

有人看到两群人争执,不深入思索,也从来没有长进;永远只会理解成“狗咬狗骨,自相残杀”。

但,我最讨厌这些似是而非的指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就因为有此流。

他思考过问题?没有?如果有。是与非肯定建立在两边都有部分,出现不互相协调,肯定有原因。不就原因思考,只是很表面肤浅的看事情,我说不长进,已经很客气;但是只停留在如此的角度理解事情,与产生争议之流没分别。

现今,我们看到有人批评“还不能沉着气,怎能做大事?这是所有州主席必须知道的:“百忍成金。”

一什么叫州主席必须知道百忍成金?

先生,我国是联邦国家,也就是国家立法分州属与国家中央政府两部分。百忍成金,难道是是非不分的乱忍受吗?自身机制缺乏完善,难道不补强,有人犯错,也一忍再忍?如此的强调法,换政府与没有换政府,区别在什么地方?

再看看那么一句”搞政治须要牺牲,同一阵线都要窝里反,请问政治情操何在?“

难道政治情操不是建立在是非心而是建立在把问题扫入地毯吗?

更可笑的出现那么一句:”我本人(不是党员)支持的是党中央,州委应该配合党,不应该党配合州委。。不要搞搞震!

你支持党中央,党中央不应该党配合州委?你在说什么话?现在吴良山的身份是在野党领袖,他的位子在什么地方?是在州议会,对吗?你说州议员去配合你所谓的党中央,合适吗?

别忘记,我国是分权制度,州属又有相对的独立性,那就是管理地方政府;要州政府深入研究监管地方领袖已经鞭长莫及,现在反倒是交给一群对于事态毫无掌控度与深入研究的中央党领袖,如此一写,不发现指责问题在角度上,陷入死角与盲点有多大吗?

吴良山辞职是在野党领袖,不是行动党的党职位;如此换水摸鱼的混淆在一起,一就是辨识力不足,二就是对于问题认识不够,三就是评议前没有把功课做足够。

谈论事情,需依循当事人身份,而不只是不求甚解的瞎扯或胡闹;一些人不明就理,说理应不满就离开,你说说看吴良山不满什么?另一些说适合当青蛙;如此说的人自己就是因为肺活量与青蛙相差无几,都如此大声,却空空洞洞。

现今,为什么国家建立五十多年,一个长期身为反对党的政党,呆了那么久竟然还没有实力当上执政党。

我说这党本身在领袖建构上是有问题的。如果一个经由民选产生,层次级别显然是开放竞选与唯才是用。他可能出现今天中央与地方派系的意见相违背吗?不可能的。

我们都知道问题出在中央派系想主导整个局势,掌控所有势力,安插所有针眼甚至嫡系,才招惹中央与地方派系关系紧张。

要化解如此的 中央与地方派系紧张关系,才能避免问题一而再存在;为什么问题一而再存在,那就只证明中央在选拔人才上采取空降而不是地方选拔与推荐;更证明行动党一直无法摆脱信赖经由基层产生的人选,自然需要大费周章的安插管理人员,可经由两个不同体系产生的领袖,自然有不同的看法。

受任命的领袖就出现州委必须听从党中央的;而地方派系永远不能理解党中央为什么不直接信赖与任命他们。

这问题出现在于党领袖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治寿命,也形成了中央主导,地方被牵制进而被削弱,如果人人可以经由中央产生,谁还按部就班搞好地方党务。

如果地方党务不是一回事,谁又来服务与组织地方,进而产生选拔与推荐人才;如果中央看到这些地方选拔与推荐的人才,担忧不是自己属意人选,担心这些领袖背叛进而不采取如此的管道;理所当然这些地方永远必须听从中央的错误逻辑存在,也殃及了整个行动党原本可以灵活作战的宏观政治。

如果人人需要经由党中央任命才算中央领袖英明,敢说真话,想做事,做对事情,懂得谋划的人根本无从依附在基础党行政架构上,一切变成纸上谈兵。

劳工党当年就因为太擅长发展组织与上下一心,所以 联盟担心社阵。

反倒,行动党根本没有劳工党这烦恼,却无法自信强化党监管机制,严明法纪,理所当然失去宝贵五十多年执政的机会与本钱。

五零五后,行动党看似国家第二大党,问题是外强中干, 为什么贵党从来不能执政?因为,你无法根治党内选拔人才与更无法在党组织各个环扣形成智库,发挥国家第二大党相对的势力,撼动不了巫统理所当然,因为自身地方与中央的关系如此糟糕,无法登高一呼就无法形成万人敌!这道理,非常根本。

1 条评论:

pingjinn lim 说...

批评对象(网民留言)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93748420686049&set=a.170621889665373.43467.108713149189581&type=1&ref=n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