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2日星期三

易只能观察一时

易,变易,简易与不易。
人生变易极大,福祸荣辱难料。很多人不懂易经,易经只是变成文人的卜卦。易经在古代是用来设计机器的。没骗你,以前的“木车牛马”就是用这原理。易经也是用来演绎,动者善察其变,也就是推演逻辑,例如你要设想变数,天时地利人和。这东西,是用来推敲,所以古代人懂易经心思细密。用于命理,其实只能观察一时,不能捉准全部。

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异想天开的政客

从中国近代史,可以看到“北伐”的字眼,孙文壮志未酬,但后续到蒋介石,非要靠战争,把中共连根拔起。
最终,蒋介石败给中共,是因为人民厌战,毕竟没有什么比民不聊生更可怕。
如果有人认定毛泽东多厉害,其实是错在蒋介石并没有给当时统治的一片安宁之地,更没有修生养息的空间。
我倒认定是蒋介石把自己做掉,因为蒋介石除了搞政治,就是搞内斗及战争。
一群水深火热的百姓,如果民不聊生,得不了适当的精神上的出口,迷茫大于深信。
改革者,如果罔顾百姓水深火热,没本事解决问题,解救人民于水火。
迷茫的局势是有另一股力量不断反扑,质疑与杀伤力。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些地区,政权再腐败,无法轮替?
毕竟双造奋身权斗,与让国人身陷战争,没什么差别。
没有期待,哪可能有人相信有希望,会改变,有明天!
这样浅白的道理,也搞不懂;别异想天开。